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二·商量

一百五十二·商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怨天尤人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伤心难过也没办法解决问题。

    最该做的,就是沉住气,抓住机会,在机会来临的时候,狠狠的一脚踹回去,一次不能,就两次。

    两次不能,第三次就不是踹不踹的事了。

    卫安见谢良成面色低沉,便轻声道:“那义兄,你接下来是留在京城还是先回廊坊去?”

    “家里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谢良成抬起头来:“父亲和母亲如今都已经搬进了新宅,你又让赵期他们去了,不会出什么旁的问题,我留在京城。”

    卫安点了点头,想了想便道:“两家原本就已经是通家之好,你便不用住去别的地方了,就在家里安置下来吧,若是有什么事,到时候商量也方便。”

    至于避人耳目?

    何必要避人耳目。

    卫老太太也出声挽留:“安安说的是,就在家里住下罢,这样到时候有了消息再通知你,也方便的很。”

    谢良成并没有犹豫,想了想便应承下来。

    直到花嬷嬷亲自去告诉过三夫人,三夫人又排了屋子出来,谢良成去歇下了,卫老太太才抬手摸了摸卫安的头,有些惆怅的道:“楚景行倒不像是临江王的儿子,更像是圣人的儿子。”

    跟隆庆帝一样疑心病重,锱铢必较,心胸狭窄。

    而这回又做的的确实在是太过分了些。

    卫安的面色冷峻,平常灿如星辰的眼睛全是看不到底的冷漠,她已经给了临江王很大的面子。

    隆庆帝如今已经如同强弩之末,坚持不住多久了。

    为着这个,为了家族前程,为了亲人们的将来,她给了临江王这个面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楚景行。

    是他自己不珍惜,这怪不得别人。

    他如果嫌之前受到的报复不够好不够大,那她就给他一个惊喜。

    夜深了,卫老太太见卫安情绪有些低沉,便叹了口气:“你也不必想的太多了,楚景行原本就是这么个人,只是我们确实不够周到,也没有想到他会挑旁人下手。”

    卫安却没办法不想太多,说来说去,谢三老爷的这无妄之灾还是她招来的。

    义兄不管前世今生待她都这样好,可是她差点儿还是害的他跟上一世那样家破人亡。

    上一世固然不是她所为,这一世却实实在在的是跟她有关了。

    她心里内疚的厉害,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纹绣在外间值夜,听见她翻来覆去的叹息,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等听说沈琛来了的时候,便带了点迁怒,轻声跟卫安说:“姑娘,您若是心里不好受,便不见他罢?若不是他心慈手软......”

    直接杀了楚景行,也就没有这之后的事了。

    卫安摇了摇头。

    这些事不能怪到沈琛头上。

    纹绣就只好叹了口气,服侍卫安换了衣裳往前头去。

    二老爷三老爷都去衙门了,是卫玠在招待沈琛,他们俩素日就因为袁洪文的关系玩的亲近,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顾忌。

    沈琛借机问了他对林三少提亲这一事是如何看的,卫玠便老老实实的摇头:“妹妹的婚事她自己有主意,祖母跟父亲都在呢,轮不到我说什么的。”

    他笑的有些促狭,显然是看出来了沈琛的用意。

    沈琛只好偃旗息鼓,等到卫安来了,才忙站了起来。

    平常相见,他们之间都很自然。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从林三少挑开了那一层窗户纸之后,一切都不同了。就如同现在,他站起来的时候,都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

    他看了卫安一眼,见她脸色不大好,便有些担忧的问:“一夜没睡?”

    纹绣原本是最有规矩的,此刻也忍不住出声讥讽:“出了这样的事,能睡得好吗?今天是冲谢三老爷下手,谁知道明天是不是就对我们少爷来了......”

    卫玠就连忙呵斥:“纹绣!”

    纹绣这才不说了,却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如果是林三少就好了,林三少之前可是一直都主张对楚景行赶尽杀绝的。

    沈琛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卫安,道:“我来正是要跟你说这件事的。”

    卫玠见状便知道他们有话需要单独说,对纹绣点了点头,自己率先出了门,留他们两个说话。

    纹绣一走到门口就被玉清扯了袖子:“你也真是,怎么能怪到侯爷头上去?他素日怎么对姑娘的你忘了?就说去保定府拿回,他自己都快死了,也从没有忘记保护姑娘,楚景行的事你也怨不得他,他如今又不是能自己作主的。”

    杀了楚景行,后续有多少麻烦啊,她虽然不懂,可是听谭喜和赵期说,也大略的都能明白一点儿。

    纹绣就垂了头叹了口气:“我也知道怪到侯爷头上太牵强了些,可是你不知道,昨晚姑娘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几乎一晚没睡。她素日就是很在意谢少爷的,出了这样的事,她心里多难受啊。而且楚景行那样变态,谁知道他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事来,我是在替姑娘担心.......”

    说起这些,玉清也免不了跟着叹气,忧心忡忡的附和道:“这倒是,眼看着姑娘就快要启程去福建了,只希望这趟行程能顺顺利利的才好,要是再出些什么事,这京城能不能出去都是两说了。”

    而出不去京城,到时候晋王真的打进京城来,那可怎么办呢?

    卫家跟如今的圣人毕竟还挂着关系呢。

    何况跟晋王素来又没什么交情。

    她们忧心忡忡的相对着叹气,一面又忍不住想着沈琛跟林三少到底是谁更可靠些,到时候若是真的出了事,这两人不知道哪一个能护得住卫家,护得住自家姑娘。

    选哪一个看来都是好的,可是反过来看,选哪一个看起来又都好像凶险万分,都好像是在悬崖上走,稍不注意就会摔得粉身碎骨,真是让人两难的很。

    还是玉清先笑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宽心:“何必靠别人,咱们姑娘说的对,她自己也不是任人宰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