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八·谢氏

一百四十八·谢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皱着眉头说:“这些事我是不能替安安作主的,她是个有主意的孩子。”

    盲婚哑嫁那一套,他绝不会用在自己女儿身上。

    沈琛跟林三少固然不算是什么盲婚哑嫁,他也的确是很喜欢这两个小伙子,可是喜欢归喜欢,嫁人跟他们过一辈子的又不是他这个当爹的,还是要卫安自己喜欢才重要。

    他虽然瞌睡已经醒了,却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冲沈琛道:“我自然是两不相帮的,你们就各自凭自己的本事吧。”

    沈琛哦了一声,又转了个话头:“我今天来,也不只是为了这一件事。”

    还有事?

    郑王停住了脚:“我是不会帮你的......”

    这两人都挺好的,还是让他们自己凭本事看谁能抱得美人归吧。

    “不是这个。”沈琛坐直了身子:“是另一件事,我今天去找过袁东了。”

    袁东?

    郑王终于严肃了起来,重新回到位子坐下,问他:“他是怎么说的?”

    沈琛把他跟袁东的交易说了一遍,轻声道:“他还是在意袁家基业和他两个儿女的,已经答应了。”

    郑王的目光便变得沉重了些:“他能应下来便好了,最近长安进宫的次数越发的频繁,听说永和公主都不如她在皇后面前得宠了。她做这些事,一定是有缘由的。”

    可惜现在长安长公主跟楚景行那里都防的特别紧,他们的人根本起不了作用。

    能得楚景行跟长安长公主信任的也就是那两个人,他们只能做到这里了。

    希望袁东能够争气些,不负众望。

    沈琛嗯了一声:“我也知道这一点,眼看着出殡之日就在眼前,我心里不怎么的便越发的不安。”

    楚景行这人太安静了,总是让人心里不踏实。

    郑王明白他的感受,抬手拍了拍他肩膀:“这担子是重,可惜又不能杀了他一了百了,否则就省事了。”

    可不是,否则就省事了。

    沈琛苦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外拓雪松就砰砰砰的敲了门,向来冷静的声音也有了起伏:“侯爷,青枫来了,有事禀报。”

    沈琛便看了郑王一眼,忙道:“让他进来。”

    青枫一阵风似地刮了进来,连礼也顾不上行了,就一下子跪在地上:“侯爷,出事了,谢家三老爷......出事了。”

    谢家三老爷?!

    卫安义兄的父亲?!

    卫安对谢良成极为尊敬,已经结为了异性兄妹,这事儿卫家跟谢家都是知道的,两家从此便当作亲戚往来。

    沈琛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也不知道,是谭喜告诉我的。只知道,谢三老爷不知为何,在去巡视粮仓回来的路上,出了意外......”

    沈琛心里便咯噔一声,跟郑王对视了一眼,问:“死了?”

    “倒是没死。”青枫摇头,有些为难的说:“是在......在醉虹楼里......得了......马上风.......”

    马上风?!

    沈琛震惊得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他对谢三老爷的为人并不了解,因此不敢断言谢三老爷到底是不是贪酒好色的人。

    郑王就更是了。

    他只知道自跟谢家以亲戚的身份来往之后,谢家向来的礼数都是很周全的,从来不曾闹出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来。

    卫安对携家人也是很好的,逢年过节都有礼物相送。

    谢三夫人还时常往卫家去。

    可是现在,怎么出了这样的事?

    “什么时候的事?”还是郑王先反应了过来,问青枫:“就这几天?”

    他们在廊坊呢,消息要传到卫家这里,应当要个一两天吧?

    毕竟总不能人一得了马上风就立马宣扬。

    青枫点了点头:“就是今天的事,听谭喜说,是谢家少爷亲自往京城来的。”

    谢家少爷里头,谢良清是个傻子,来的自然就是谢良成了。

    沈琛某头紧皱,神情莫辨的问:“那谭喜说了没有,郡主是什么反应?”

    青枫点头:“说了,正是因为郡主让他去查这件事,他才告诉我的。”他顿了顿,吞了口口水看着沈琛,道:“发现谢三老爷出事的当天,据谢少爷说,他好像,好像看见了咱们王府的人。”

    沈琛便更加意外了:“我们王妃的人?”

    郑王也眉头紧皱的忍不住问:“那难道这件事又是楚景行那个龟孙子做的?”

    他现在对楚景行是厌恶至极了,这人三番两次的想要害他的女儿,他要不是顾忌着现在不是动他的好时机,真的早就忍不住把他给大卸八块了。

    青枫道:“只知道郡主是这么怀疑的,已经让谭喜他们去查了。我觉得这事儿得知会您一声,所以赶着来告诉您了。”

    沈琛嗯了一声,匆匆站起来跟郑王告辞:“王爷,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了。这事儿未必有那么简单,我还是先去问问。”

    郑王应了一声,跟他并肩走了几步,才道:“楚景行若是真的这么肆无忌惮,那看来就是他肚子里藏的那些坏水差不多要涌出来了,到底事情怎么样,你问问清楚,别叫安安上了人家的当。”

    沈琛答应了,领着青枫跟雪松汉帛出来,径直回了平西侯府。

    花厅里的玻璃灯罩散发着温暖的光,他皱着眉头想了想,便招手将汉帛叫到跟前,轻声吩咐他:“你去袁驸马那里再走一趟,就说是我额外托他问一件事,让他尽力明天之前给我结果。”

    楚景行现在是被胡长史监视了的,如果真是楚景行做的,他肯定不能自己动手,人手都要借长安长公主的。

    而长安长公主要是动用人手,肯定不会用公主府的那么显眼,大约会是仙容县主的陪嫁------仙容县主的陪嫁,很大一部分都是公主府的人,现在又在王府。

    楚景行行动受限制,可是他们却是不被限制的。

    汉帛知道事情紧急,也不再多说,连忙答应了,起身连夜去了一趟袁东那里,把事情跟他说了,又道:“驸马,侯爷说,事情紧急,您没有多少时间了,还请您早做决断,尽快回到公主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