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五·嘱托

一百三十五·嘱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不能给老王妃结庐守孝,没有这个道理,便决意要送老王妃最后一程,从宫里出来之后便收拾了东西到了王府,不眠不休的守着老王妃的棺木两天两夜。

    如今又耽误了一天,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镇南王便让她从府里带些东西回去,一面又道:“虽然你外祖母走了,可你舅舅总是你舅舅,待你跟从前总是一样的,你若是得空,时常过来。”

    卫安一一答应,抿了抿唇,到底什么也没再说,便领着蓝禾她们回了定北侯府。

    定北侯府的栀子花已经开了,远远的便能闻见香味。

    见了卫安回来,在家里并不曾跟着去的纹绣便笑起来,跟她说:“姑娘,我剪了栀子花给您插瓶,放在书桌上了,您看书写字就能看见。”

    卫安冲她笑一笑:“这敢情好,我正好说山茶花如今没了,不知道看什么花好了。”

    纹绣知道她最近因为老王妃的事一直心情不好,见她愿意说笑了,便忙道:“谁说没有山茶花了?”

    素萍在旁边跟着笑:“是啊,平西侯刚刚送了一盆抓破美人脸来,开的可好了,已经摆在咱们廊下了,到时候您便能看着。”

    抓破美人脸?

    卫安恍惚记起来沈琛的确说过要送盆山茶花给她养的事,不由感叹了一声他动作快,笑了笑便往卫老太太的合安院去。

    合安院里外头的翠竹长得越发的好了,枝叶舒展,随风摇曳,夏日里遮荫蔽凉是极好的去处,卫安抬头看了一眼这些竹子,便冲着打帘子的白芷笑了笑。

    卫老太太正倚在榻上跟三夫人说些什么,听见外头喊郡主,才含笑冲三夫人说道:“可算是回来了。”

    三夫人也跟着点头:“可不是,也不知道瘦了没瘦。”

    说话间卫安已经进来了,跟她们行了礼便一把被三夫人搀扶了起来送到了卫老太太身边。

    三夫人眉眼都带着笑:“你可把老太太给想坏了,若是再不回来,老太太只怕是茶饭不思了。”

    卫老太太嗔怪的瞧她一眼:“哪里便有你说的这样严重了。”

    一面对三夫人道:“你原先布置的那些东西便已经很好,不必再添置旁的东西了。这样便很够了,御史们现在盯得紧。”

    三夫人正是来跟卫老太太说船的事情的,嗯了一声把单子收了起来,便又道:“还有件事要跟您说一声,三老爷问,这船不知道是租还是买?”

    京城中大户人家有的是,可是养一条船实在是费事,因此连侯府也少有买船的。

    只是自己有条船的话总归是方便许多,卫家今次去福建,怕路上并不平坦,因此三老爷跟二老爷和五老爷商量了,意思是不如便买一条。

    卫老太太想了片刻便也点头答应:“既然如此,便买一条船便是,只是不要过于奢靡了,普通些的便好。”

    那些浪荡子们的画舫动辄便是一二万两的银子扔进去布置,只是卫老太太却不觉得这样招摇有什么好处。

    三夫人答应了便退下,让她们两个自在说话。

    孔嬷嬷跟了几步,轻声问她:“夫人,姑奶奶那里的事......”

    她说的是卫玉琳的事,卫玉琳如今在夫家过的算的上是不错,连生了两胎都是女儿之后,终于生了儿子。

    这是喜讯,可偏偏有些不好的,那便是同时产子的还有一房姨娘。

    三夫人有些烦恼的皱起眉头叹了一声气,想了想便道:“让卫珹走一趟,女婿的确是有些不像话了。”

    卫老太太并不知道屋外还有一段这样的故事,只是看着卫安抱怨:“知道你心实,可也不必这样自苦。这原本便不是你的过错。”

    卫玉珑是老王妃作主要留下来的。

    心慈手软以至于养出了这么一个反过来咬人一口的白眼狼,虽然冤枉,可又有什么法子?

    卫安嗯了一声,将头靠在老太太怀里,由着老太太替自己梳理了头发,才问她:“我们要启程了吗?”

    卫老太太应了一声,告诉她:“等到四皇子入了地宫,咱们便去福建罢。你大伯母几番来信,都说那孩子......那孩子惊慌不定,我想快些过去。”

    那是明家仅剩的男丁,最可贵的竟还是嫡支的。

    老太太只要想到,就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卫安知道她的心思,顺从的答应下来,又问她:“祖母,您说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啊?”

    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卫老太太却不觉得奇怪,仔细想了一想才认真的回答她:“总会过去的。”

    再难也会过去。

    年轻的时候不经事,一点很小的事都以为再过不去了,就到了头了,可是等到越大,经历的事越多,才知道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存着希望。

    说不得哪一日便云开雾散,拨云见日了呢。

    她替卫安梳着头发,一面垂头看她:“宫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安把对镇南王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这回还补充了许多细节,末了便道:“楚景行是想把我们打成元一的同党,让我们跟晋王扯上关系的。元一毕竟出声让我跟沈琛他们先走了,这落在有心人眼里,便是在保我们。等到他一刺杀圣人,坐实了逆党的罪名,再牵扯上的我们,谁会听我们辩白呢?只是这回却并没费什么功夫,圣人根本不曾疑心我们。”

    这是当然。

    卫老太太笑了笑:“林三少跟沈琛早有准备呢,知道要问神,林三少便做了个文书,装作是五皇子宫里的小太监招认的,说是元一道长曾经让他给五皇子吃过丹药。这一层圣人可不知道,元一也没跟圣人提过,圣人一听怎么不起疑心?那小太监又死了,人死无对证,元一偏还跑来跟圣人说什么招了邪祟,圣人素来是多疑的性子,想一想也要把这些事情都归结到一起。”

    这回楚景行实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卫安嗯了一声,又抬起头来道:“父王跟父亲都要去浔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