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四·刺激

一百三十四·刺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嫡亲血脉吗?

    血浓于水的道理,她以为卫玉珑已经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她冷淡的拿了手帕擦了擦手,觉得卫玉珑的手脏似地拍了拍裙子站起来,轻声道:“太晚了。”

    卫玉珑一霎时安静下来,双眼紧盯着她,含着最后一丝希望终于示弱:“我不闹了,我错了,我给外祖母磕头,我给外祖母赔罪.......”

    她看着卫安,含着眼泪楚楚可怜:“我再也不做错事了,你们不要送我去家庙里.......”0

    镇南王妃就是在家庙最后悄无声息的死的。

    没有人折磨她,她是自己忍受不住孤独寂寞,自己一根绳子吊死了自己。

    青灯古佛,说的好听点是游离于世事纷扰之外,说的不好听点,就是青菜萝卜,连菜都没有点油盐的苦日子。

    她受不住。

    从小娇养到大,哪怕是在苏州,厨子也是费尽心机学了赣菜和湘菜来百般希望她多用一点,穿惯了绫罗绸缎,用惯了胭脂水粉,哪里还受得住那种日子?

    卫安便不由觉得好笑。

    好笑之余又觉得有些齿冷。

    老王妃的死没有让她醒悟。

    这些日子以来的冷淡和苦楚也没有让她醒悟。

    倒是以后未来的苦日子让她低头认错了。

    这多可笑,又多可悲。

    连庄容也忍不住拂袖:“你真是无可救药!”

    无可救药吗?卫玉珑揪住卫安的裙子不肯放,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到底,我不过就是想为着自己多考虑一些罢了。你们站在我的位子上,莫非就能做的比我更好?我原本什么都有的......我也只是一时被嫉妒蒙了眼.......”

    她擦了眼泪,慌忙道:“就算是外祖母还在世上,也一定不会忍心我受苦的。”

    “我也不忍心外祖母在地底下寂寞。”卫安耐心彻底耗尽,一个字也不想再跟她多说,轻声道:“你既然知道错了,就去庙里替她念经祈福,这样你也可以早日洗清身上的冤孽,脱离苦海,岂不是好?”

    她将卫玉珑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认真又固执的重复了一遍:“你是没有真的受过苦,所以总觉得别人亏待了你。现在你便一点一点去经历经历,若是有一天你想通了,或许舅舅愿意放过你。”

    卫玉珑便气急了,忍不住口不择言:“那我宁愿现在便撞死在这柱子上!”

    卫安看着她,直到她自己忍不住转开了眼睛,才忍不住笑了,开口道:“好啊,如果你真的撞死了,我或许还高看你几眼。”

    她说完,便看了庄容一眼,毫不犹豫的将卫玉珑甩在了身后。

    镇南王已经在大厅里等着她了,听说她要把卫玉珑送去家庙,也只是犹豫了一瞬便点头:“原本我的意思,不如让她去了干净的。既然你说要让她青灯古佛,那也罢了。”

    卫安知道镇南王如今心绪不宁,便也不再多说,只是道:“她是不知道错的,若是让她死了,反而是成全了她。倒不如让她长长久久的活着。”

    没有了名声又没有了身份,只能以羡慕嫉妒的眼光看着旁人在大千世界活的精彩纷呈,这才是对这样的人,最狠的报复。

    镇南王叹了口气,他着实是被老王妃的丧事给累惨了,这阵子为了筹备丧事,又要应付各种打探,简直好似苍老了十岁不止。

    他看了卫安一眼,却还是打起了精神,问了她在宫里的事。

    “我早出宫因此不知道,宫里究竟出了什么事?”他压低了声音:“怎么后来便闹的夏首辅......夏家说是通了叛党呢?”

    卫安简明扼要的把事情大概的跟他说了,轻描淡写的道:“其实说到底,就是楚景行的不甘心罢了。”

    “不甘心?”镇南王有些不可置信,半响才哗然而笑:“就为了这不甘心三个字,他竟做得出这种蠢事来,怪不得临江王让人回来带了奏章,要请圣人撤了他的世子位,换人来当。他原也配不上那个位子。”

    做事丝毫不考虑后果,现在大业未成,才进展到哪一步呢,他倒是先行玩起兄弟内讧的事来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卫安还不知道这件事,不由偏了头问:“褫夺世子位?”

    镇南王便拍了拍脑门:“是了,这事儿忘记跟你说了,你一直在替老王妃守灵,足不出户了这两天.......”

    他把临江王派了信使回来跟隆庆帝请求换世子的事情说了,又道:“听说还让信使当场数落了他的罪状,说要把他带回封地去。”

    当时沈琛一直说着给楚景行的惩罚在后头,原来是在这上头。

    他终归还是选择让临江王自己结束这个祸患。

    这也挺好的,沈琛虽然在楚景行的问题上显得过于拖泥带水了一些,可是说实话,有人情味的总比没有人情味的人好。

    她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心里忽然突的跳了一下。

    可她很快又下意识的压了回去,想起楚景行要回封地的事来。

    楚景行其人,真的会乖乖的坐以待毙,等着别人决定他的下场吗?

    镇南王知道她想什么,便道:“他也是没有法子了,现在临江王壮士断腕,圣人又正是要用临江王的时候,哪里有不答应他的道理?楚景行的世子位是不要再肖想了,何况临江王又有备而来,有不少人跟着回来送他们两夫妻回去。”

    言外之意便是临江王已经派人不错眼的盯着和看着,楚景行已经闹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卫安心里的那口气却还是没有全然放下。

    这回自作聪明,把元一跑出来的举动的确是让楚景行元气大伤,可是楚景行到底没有被波及到,他就仍然是自由的。

    他手里除了元一和那些萧家的人之外,可还格外有长安长公主的势力支持的,长安长公主怎么可能坐看女儿跟着楚景行吃苦?

    就染不可能放任女儿跟着楚景行吃苦,又有把柄被人家我是在手里,恐怕还是有一场好闹。

    她想了一会儿,蓝禾便进来了,说是卫老太太请她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