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二·白眼

一百三十二·白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安长公主来时满腹的心事,回去的时候仍旧是满腹的心事,等到临走的时候还去见了女儿一面,叮嘱了些事,才由着楚景行送了出来。

    上车之前,她又停了动作,屏退了下人问他:“镇南王府那边......”

    楚景行的脸色便立时难看了起来。

    那些侮辱和闲言碎语至今还让他耿耿于怀,他活到这个年纪,还没人敢这么算计他。

    卫安跟他之间结下的仇怨,是永世无法化解的了。

    长安长公主没有受他横眉冷目的影响,仍旧道:“你也该表现得好一些,虽然如今名声已经坏了,可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总要挽回一二。”

    楚景行低头应是。

    转头让袁嬷嬷准备了厚重的丧仪送到镇南王府去。

    可是镇南王府显然是已经决意跟他成仇,王府的人还没走远呢,他们便让人把礼物原封不动的都从大门口扔了出去,喊着要王府下人把东西带走。

    原本京城百姓们便喜欢看热闹,因为锦衣卫四处抓人,消停了一阵没有热闹可看,如今遇上这事儿,便纷纷又聚了起来,把这事当成街头巷尾的谈资津津有味的说起来。

    楚景行到底没再上门送过礼,老王妃出殡那一日,也没有以临江王府的身份送纸扎彩亭,更不曾设路祭。

    倒是沈琛跟楚景吾都以自己的名义,一人送了三十座纸扎大彩亭,三十座纸扎小彩亭,且在出殡当日,让家中下人在路上设了路祭。

    这些镇南王其实并不大关心。

    对于他来说,楚景行哪怕是把王府都给搬来,也是无用。

    老王妃的性命对于王府来说实在太要紧。

    老王妃活着,便是一块活招牌,不管是谁当皇帝呢,看在先帝的面上,为了拉拢人心证明自己仁慈,都总要厚待镇南王府的。

    老王妃一死,这意义可就不同了。

    他虽然是正儿八经的镇南王,可偏偏不是老王妃跟老王爷的亲骨肉,人死茶凉,他这个过继来的往后的日子跟从前就完全比不得了。

    为着这个,他不仅恨楚景行恨得咬牙切齿,对自己的外甥女卫玉珑更是失望透顶。

    卫安让人关着卫玉珑不许她出门,不许任何人跟她说话,他便也仍旧让下人按照卫安所说严格执行。

    只是卫安进宫去了一段日子不能出来,不给饭食这一点却不成,镇南王便让人一日送两顿饭进去,只维持着卫玉珑不被饿死。

    等到出殡完毕,老王妃的身后事都已经料理完毕了,他也没想起还有卫玉珑这一号人物。

    还是丫头跟嬷嬷们上来禀报说卫玉珑寻死了,他才想起卫玉珑来,看了一眼仍旧素衣肃容的卫安,问她:“母亲临终之前没有说明要怎么对待她,我这个做舅舅的,也并不好做什么决定。你跟母亲的时间最长,对母亲也最了解,且这件事也是你一手操办的,她如今的生死,便由你决定吧。”

    卫安点了头,跟着庄容一起去后院关押卫玉珑的地方。

    卫玉珑的确是憔悴了不少,原本她便是瘦弱的,在苏州将养了一阵虽然好些了,可是到底身体的底子摆在那里,经过这些日子的折磨,她便瘦的更厉害了。

    没人跟她说话,没有人在她旁边出现,连饭都是下人开了门放在地上便走。

    她早已经被折磨的差点儿疯了,见了卫安便猛地就要扑上来。

    卫安灵活的闪开了,看着她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也只是牵了牵嘴角。

    卫玉珑翻过身来看她,目光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愤恨,许久没有开口说话了,她一出声险些听不出自己的声音,适应了一阵才冲着卫安冷笑了一声,问她:“你满意了?”

    她笑了笑,擦了擦不知何时滑落出来的眼泪,冷淡的再问了一遍:“鸠占鹊巢,占了本该属于我亲姐姐的身份和地位,占了她该拥有的一切活了下来,现在又成了郡主,逼死了我母亲,抢走了我哥哥,抢走了外祖母,现在你满意了?”

    道理已经说过无数遍,可是不懂的人永远不懂,也不会听。

    卫安已经懶的跟她说道理,只是冷冷的告诉她:“外祖母已经出殡,入土为安了。”

    卫玉珑瞳孔紧缩,看了她一眼,而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庄容忍无可忍,上前攥着拳头骂了一声:“你简直是疯了!外祖母对你已经仁至义尽,可你偏偏不满足.......”

    “怎么仁至义尽?!”卫玉珑的眼泪唰的便下来,埋藏在心里的这么多年的委屈瞬间倾泻而出:“我到底该怎么知足啊?!要不是她,要是没有她,我母亲不会跟父亲离心,我母亲不会变得心狠手辣,她现在有的一切就都该是我的!她抢走了我的东西,还要摆出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样让人同情,让人觉得她才是受了苦难的,可我呢?!”

    “我从前跟你说过的。”卫安终于出声打断了她喋喋不休的抱怨,面容冷淡的说:“我曾经跟你摆过事实讲过道理,我也告诉过你,我亦没有你想象当中的光鲜,可是你不信。”

    她盯住卫玉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你不仅不信,还勾结外人,私自跑回来,想要害死整个镇南王府,气死了外祖母你也不觉得愧疚。我拥有的一切不是从你那里抢的,是你自己不要的,是你自己让自己的处境越来越糟,是你让外祖母跟哥哥对你失望透顶,不是我。”

    卫玉珑根本不肯听,尖叫着让她闭嘴:“我不过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我要求的不多,我只是想光明正大的用定北侯女儿的身份活着,是你,是你跟外祖母,是你们不肯让我过的好,非要把我送去苏州,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依靠,让别人都以为我是哪里的孤女。”

    她尖锐的笑了一声:“还要我嫁人......”

    庄容已经忍无可忍:“外祖母替你挑的人家是她的亲戚家,若是这样都不合你的心意,要怎么才合你的心意?!她难道会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