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五·冲谁

一百二十五·冲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隆庆帝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饶有深意的问:“那么,以你之见,现在又当如何呢?”

    元一道长眉头紧锁,一看便是在仔细思索的样子,片刻后才道:“五皇子命格金贵,受不得属鼠的女子冲撞,若是想要身体康健,郡主恐怕是得避一避了。”

    隆庆帝情绪不辨,手里玉扳指转了半圈才停下来,带着些漫不经心的问:“那就是说,她得出宫去了,五皇子才能安稳康健了?”

    元一道长恭敬的行礼道是。

    摸不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的郑王妃吓得一颗心悬在半空,一时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揪着卫安的衣袖,想说什么,却又连嘴唇都不敢动一动。

    一直没有表情的方皇后闻言便看了卫安一眼,再看看旁边的彭德妃,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又盯着卫安的属相说起来。

    她还以为,彭德妃来这么一招,该是冲着她来的才是,谁知道这些刀子转眼之间就齐刷刷的朝着卫安飞过去了,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事。

    当事人卫安倒是沉得住气,一双明亮的眼睛放在元一道长身上,不闪也不躲,片刻后才轻轻笑了笑。

    她这笑意落在元一道长眼里,便是一种不知死活的无畏了,他端起一脸慈和的笑意,悲天悯人的叹了一声。

    真是花朵一样的年纪,可惜不久之后便要死了。

    不过也好,有他做伴,谁人敢说自己死的冤枉。

    彭德妃反应最快,立即便出声:“让她出去!让她出去!”

    她静下来,才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定了定神才道:“元一道长乃是德高望重的天师,有大德。他说的话定然是准的。”

    准吗?

    隆庆帝转过头问元一道长:“依你所见,五皇子之所以病了这么一场,全是因为寿宁的属相不和因此才犯了忌讳?”

    元一道长应是。

    隆庆帝便又道:“那可还有谁人犯忌讳的?”

    元一道长仔细想了想,便道:“除此之外,并没什么可顾忌的了。只是......”

    “只是什么?”隆庆帝态度仍旧随意,微眯了眼睛看向他:“还有旁的避讳吗?”

    元一道长点了点头,特意点了沈琛跟楚景吾的名:“这两位在做道场的时候也不宜在场。”

    这些和尚道士做事,的确是忌讳良多的,时常说这个冲撞了那个冲撞了,他现在单点这些人出来,也不会显得突兀。

    隆庆帝拖长了音调哦了一声。

    转头便冲着沈琛跟楚景吾他们摆了摆手:“既然如此,你们便出去等罢。”

    至于卫安,隆庆帝皱了皱眉:“时辰不早了,她现在一人出宫也不适宜。便明日一大早便出宫吧,现在先去永和那里等着。”

    卫安应了声是,捏了捏郑王妃的手示意她放心,便紧跟着宫娥退出了凤仪宫。

    “你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啊。”

    她没走几步路,便听见沈琛跟楚景吾的声音,便停下来等了他们片刻,才笑了笑:“你们不是也同样沉得住气?”

    楚景吾便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得,我可不是跟你们一样千年的狐狸,我到现在心里还忐忑着呢,不如你们两个谁行行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啧啧了两句,打量了他们两个一眼,唉声叹气:“跟你们这样的人相处可真是特别累,咱们有话就直说行不行?”

    沈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楚景吾向来是在楚景行面前昂着头,在沈琛面前弯着腰的,被他一瞪就蔫了,跟在他们后头走了几步催促:“说真的,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一声,他们这是闹什么呢?”

    沈琛就跟卫安对视一眼,尽皆笑了。

    “闹什么?”沈琛两只手背在身后,笑的像是一只狐狸:“故意要支开我们三个的,你说会不会是什么好事?”

    尽是说些废话。

    他也知道肯定不能是什么好事啊。

    楚景吾不免跟着叹气:“到底说不说啊?!”

    他有些不大耐烦了:“好端端的要问神,又好端端的把我们都弄出来了,到底在做什么呢?”

    沈琛就看了他一眼:“你昨天没听林三少说,五皇子是因为吃的豌豆黄里头有夹竹桃粉末因此才中的毒了?”

    楚景吾便有些茫然:“听说了啊,可这跟问神有什么关系?不交给锦衣卫查案,反倒是去问神仙究竟是谁在给五皇子下毒,岂不是可笑?”

    卫安比沈琛倒是有耐心的多:“有什么可笑的?大家不都知道圣上笃信三清吗?这个元一道长可是深得圣上欢心和宠幸的。”

    楚景吾站定了脚想了想,像是有些明白了,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有人想用他来算计我们?”

    他又有些想不通了:“可是这算是哪门子的陷害啊?不过就说卫安是跟五皇子属相相冲啊,属相相冲是常有的事。哪怕真的跟五皇子相冲呢,往后少来往不就得了吗?还有我们,他只是让我们出来避一避,做道场的时候不要在那里便是了。这样就能陷害咱们?”

    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些人。

    楚景行办事哪里给人留过后路啊。

    这么不痛不痒的挠痒痒的局,真的是他设的出来的?

    这可不像。

    卫安看出来他的茫然,便提示他:“你觉得这个元一道长如何?”

    “不好说。”楚景吾一脸凝重:“总觉得他古里古怪的,说话也是拖长了音调,一副故弄玄虚的模样。比起张天师差的远了。”

    可隆庆帝恰恰是吃了他的丹药才有效果,所以最信任他。

    沈琛便不跟他卖关子了,径直告诉他:“楚景行找他来,不是为了害我们,而是为了维护我们。”

    维护他们?

    楚景吾更糊涂了,被沈琛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不由得有些急了:“你说的清楚些行不行?有话便说清楚,这样遮遮掩掩的,急死人啦。”

    别人又不是他们两个,做个口型都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