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四·相克

一百二十四·相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妃便静默下来,隆庆帝无缘无故的要开什么法会来问神,这事儿怎么看怎么透着古怪。她很怕事情会牵连到自己身上。

    “安安。”她叹了口气,将卫安拉在身边,很诚恳的开口问她:“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这次的事,是不是有蹊跷?”

    她看着宫娥进来摆好了碗筷,声音便有一瞬间的停顿,等到宫娥们都退出去了,只留下几个贴身伺候的人,才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我知道,这回圣上留我们在宫里,为的就是四皇子的事。”

    其实站在隆庆帝的角度上看,留人有绝对的道理。

    毕竟敢设计能设计四皇子的人的确是有限,京城里能留下来的,除了晋王已经无人质可威胁他之外,基本上有威胁的都已经被他拉进攻了。

    这样一来便能大大的降低到时候出事,那些人逃脱的风险。

    但凡查出四皇子的死跟谁有关,直接扣下来便是了,连个声响都不会有的。

    卫安知道有时候一无所知才是最可怕的,便也选择不瞒着她,想了想,便道:“四皇子的死,自然是不简单的,虽然对外都说是豹子扑死了四皇子,可是该知道的其实也都知道了,那是因为那只雪豹的爪子上有毒,四皇子才会死的。既然有人下毒,就肯定是有凶手,圣上把宗亲都宣召进宫,又不再让出去,明着是说方便宗亲,不必出宫进宫的麻烦。可实际上却是扣住众人的借口罢了。他这是怀疑,问题便是出现在这些宗亲之中------毕竟手能伸进宫里来的,也的确是只能怀疑这些亲近人。”

    这些郑王妃还是想得到的,她缓缓点了点头。

    卫安便又道:“而现在又出了五皇子的事......”

    五皇子对外还只是说是得了风寒罢了。

    可是谁都知道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彭德妃连面子功夫都不顾了,四皇子这边干脆就彻底甩开了手脚,连过来也不过来装装样子了。

    “所以圣上更肯定问题是出现在我们这批人之中了?”郑王妃吓得厉害,随即又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嘟囔:“可是其实会不会就是因为议储风波,所以两宫互相厮杀所致呢?”

    这当然是外人头一个会有的想法和怀疑。

    可是对隆庆帝来说,她显然不会愿意相信自己的妻妾之争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何况锦衣卫也不是摆着看的,他们一定能证明不是两宫所为。

    卫安挑了挑眉,握住郑王妃的手,很是耐心的安抚了她的情绪,而后才道:“您也不必过于担心,别人做事总有目的的。”

    就像杀四皇子是因为想嫁祸德妃,让争斗更激烈些,刺激隆庆帝的情绪,让百姓和朝臣们恐慌。

    而故意毒害五皇子......

    如果不是为了陷害方皇后,那只能是旁的。

    至于是什么?

    卫安意味不明的扯出一抹笑。

    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外头的宫娥便敲门禀报说来人宣召她们前往凤仪宫了。

    问神这么隆重的场合,一般来说应当不会允许有女眷在场才对,就像隆庆帝从前要跟天上的神仙交流的时候,烧青词的是道士,最多也就是让他特别宠幸的朝臣陪同,旁人都是沾不上边的,何况是女人。

    现在却让她们也一同去,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卫安扶着郑王妃到了现场才揭开了谜团------之所以会有她们的位置,是因为元一道长说,他算了一卦,卦象上表明,皇嗣们连番遭遇意外,都是因为犯了小人。

    原本就对这次问神的目的有些猜测的卫安便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趁着旁人不注意,轻轻套头飞快的扫了场上诸人一眼。

    沈琛跟楚景吾站在一起正好也朝她看过来,见她抬头,便跟她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色,做了个口型。

    卫安读出来是小心两个字,心里便有数了。

    楚景吾也正跟沈琛咬耳朵:“这么兴师动众的,难道真的是准备问神?好端端的问什么神?”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隆庆帝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便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而后便道:“宫中最近屡屡生事不太平,道长说是有小人作祟,需要做个道场祈福消灾驱邪,因此便让你们都来观礼、”

    众人尽皆屏息凝神,齐齐应是。

    隆庆帝便对元一道长点了点头。

    元一道长在场中绕了一圈,而后才开坛做法。

    他之前是替四皇子做道场的,招魂幡才放下,如今便又驱起了邪祟,做的还很是得心应手,一套程序下来,让人眼花缭乱,竟不觉得乏味无聊。

    祛邪祟这个说法实在太笼统了,众人提心吊胆的看着元一道长比划,站在原地都颇有些不知所措,生怕忽然便出现什么岔子。

    可是偏偏想什么便来什么,不知怎的,元一道长手里的符竟怎么也点不着了。

    隆庆帝的眉头皱起来。

    众人的心也都跟着一瞬间都提在了嗓子眼。

    直到元一道长大喝了一声,符还是纹丝不动,众人才都有些慌了。

    楚景吾便垂下头极小声的嘟囔了一声:“装神弄鬼。”

    元一道长便皱着眉头发问:“众位贵人当中,是否有属鼠的,四月出生的?”

    果然来了。

    郑王妃便吃惊又觉得理所应当的担忧的看着卫安,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衣摆。

    去年才给卫安过过生辰,她对卫安的生辰是很熟悉的。

    郑王也立即便转头看了过来。

    卫安自己最为镇定,很快便点头承认:“我属鼠,四月初出生的。”

    “那便是了。”元一道长看了她一眼,回头看着隆庆帝:“这位贵人的生辰八字刚好跟殿下的生辰相克,不宜接近。”

    一下子就让她成了克五皇子的了,卫安静静的立着没有动。

    隆庆帝便似乎有些意外,看了郑王一眼,紧跟着才问元一道长:“生辰相克?”

    元一道长认真的点了点头:“是,这位贵人跟五皇子生辰相克,不宜接近,否则轻则病痛缠身,重则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