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二·中毒

一百二十二·中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皇子刚去世不久,五皇子紧跟着便病了,彭德妃吓得不轻,彻夜守在五皇子身边,不等天亮便让人去寻了隆庆帝过来。

    隆庆帝收到了消息便片刻不停的从太极殿赶了过来。

    因为四皇子的事,他虽然不去方皇后那里留宿,可是为了顾念方皇后的心情,虽然他记挂着彭德妃母子,却也是在揽月宫逗留了一阵便回太极殿去休息了。

    谁知道闭上眼还没有多久,便又被五皇子病了的消息给惊醒了。

    他如今唯有这一个儿子了,听说儿子病了,急的连衣裳都顾不上披,飞快的登了龙辇,径直奔去了揽月宫。

    五皇子脸色苍白,脸蛋烧的潮红,睡梦中也不安的在哼哼唧唧,似乎极为难受。

    他坐在床沿上握住了五皇子的手,还来不及跟彭德妃说什么,便立即让孔供奉说五皇子的病情。

    孔供奉也不敢怠慢,跟他说五皇子先是腹痛不止,而后便连跟着拉肚子,到后来便发起了高热,如今吃了药已经睡过去了。

    隆庆帝皱着眉头,目光冷淡,片刻后才亲自替他掖了掖被子,转而问他:“是什么缘故,知道了吗?”

    彭德妃攥着儿子的手不肯放,听见了这话却再也忍不住,扑在隆庆帝怀里哭出了声:“圣上,您要替他作主!太医说,小五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隆庆帝眼里的戾气一瞬间便差点要冲破眼眶,转头看了一眼仍旧呼吸着的儿子,稳住了心神不动声色的问孔供奉:“吃错了东西?吃错了什么东西?”

    孔供奉头根本连抬也不敢抬起来,趴伏在地上不断磕头,而后才敢壮着胆子吞了口口水,紧张的道:“回圣上的话,在您来之前,臣等已经查验过昨晚皇子所食用过的所有东西,发现是一叠豌豆黄中,不知怎的有轻微的夹竹桃粉......”

    夹竹桃粉?

    隆庆帝便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随即心又忍不住悬了起来。

    果然,四皇子过后,就又打算对他的另一个儿子下手了。

    想着他又觉得无比的愤怒。

    之前四皇子的事尚且还没有解决,没查清楚凶手,现在就又出了五皇子中毒的事。

    这些人把他的皇宫当成了什么?又把他这个皇帝当成了什么?

    如今竟然还敢趁着四皇子的祭礼而顶风作案!

    他很快便将殿内众人都环顾了一眼,而后便不动声色的吩咐安公公:“请林三少。”

    彭德妃吓得面色发青,跪在隆庆帝身边,膝盖一直是软的,竟直不起来。

    只要想到儿子差一点就死了,她就吓得魂飞魄散。

    她哭的厉害,隆庆帝却暂时没机会顾得上安慰她,回头去问孔供奉:“现如今五皇子状况如何?”

    孔供奉和孙院判对视了一眼,两人便都上来拱手:“回圣上的话,如今毒已经解了,只要等到五皇子不再发烧,接下来的事便好办了。”

    自古以来的太医都爱开太平方说太平话,可是这回他们两个却谁都不敢说这些话来糊弄隆庆帝,更不敢吊着隆庆帝的胃口说什么未必能好的话。

    但凡是说错了一句话,他们的性命恐怕就没了。

    隆庆帝嗯了一声,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睡着了也不大安稳的五皇子,心里有些庆幸,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看着他不安的转了个身,才站了起来。

    林三少已经侯在殿外了,隆庆帝让人宣了他进偏殿,径直问他:“四皇子的事,查的有眉目了吗?”

    他向来是信任林三少的,可是这回林三少的办事效率着实有些低了,以至于那些人竟还敢再次猖狂的朝他另一个儿子下手。

    这让他无法容忍。

    林三少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一如既往的镇定,轻声道:“臣无能,正在跟进。”

    隆庆帝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生他的气,只是冷笑了一声:“那正好,两个案子可以一起办了。”

    他朝着安公公点了点头。

    安公公便连忙把五皇子中了夹竹桃粉的毒的事告诉了林三少,末了便道:“这些人藏在宫中,实在是让人寝食难安,防不胜防,圣上和各位娘娘的安全也无法保障,指挥使要上心了。”

    短短几天时间之内,在用豹子的爪子染毒之后又对五皇子下手,这批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林三少眉头紧皱,目光里尽是担忧。

    沈琛难得跟他有机会私底下能说得上几句话,一听说五皇子竟也是中毒便道:“你怀疑也是楚景行所为?”

    林三少嗯了一声,负手站在廊下看着外头的花树,背对着沈琛看不清楚面容,冷淡的道:“四皇子的事,我查到那只豹子一直是由一个叫小夏子的太监负责喂养的,可是在那只豹子出事前两天,小夏子却因为生病而被夺走了这门差事......”

    他转身看着沈琛,一字一顿的强调:“这个小夏子,就是之前进出你们临江王府的那个小夏子。”

    沈琛的面色也凝重起来。

    楚景行竟然能在宫里布下这么多条线,且一根根纵横交错,结成了一个复杂的关系网。

    “这跟线索又断了。”林三少转身正对着沈琛,看着他的眼睛:“因为小夏子病死了,尸体已经被运送出宫,运去了城郊的乱葬岗。”

    那种小太监死了,基本上就是这个结果,若是没亲人了,草席一卷便随处扔了。

    小夏子一死,想查都不知从何查起了。

    “五皇子身边的那些内侍宫女们怎么拷问都说不出什么来。”林三少静了警才又嘲讽的说:“四皇子身边的那些伺候的人......其余的都众口一词说不知道,还有一个四皇子最亲近的奶娘,也因为主子去世而跟着殉了。”

    线索就彻底断了。

    沈琛很是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自杀的?”

    林散晒点了点头。

    “哪里有人会不爱惜自己的性命的?”沈琛皱着眉头,手指轻敲着窗台:“我记得四皇子的乳娘的确是很得四皇子和皇后娘娘的宠幸,就因为这一点,她也不会想要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