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九·咳血

一百一十九·咳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完这句话,长安长公主便下意识看了楚景行一眼,她对楚景行算的上是很了解了,知道楚景行从来都不做没用的事,说多余的废话,就有些迟疑的问他:“你是想在德妃和皇后身上再动手脚?”

    她自己说完了便又自问自答的摇头:“这不成的,刚才圣上便来看皇后了。虽然他们之前情分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可是经过四皇子这一事之后,他们两人的感情又似乎重新好了起来。”

    这是自然的,灾难总是容易让人的心更软和一些。

    死的毕竟是个曾经在他们怀里撒娇的小孩子,跟他们血耐相连,他们该是有说不完的共同的话题和回忆的。

    可是那又如何呢?

    楚景行淡淡的笑了笑,见仙容县主神情紧张,便道:“那圣上处置德妃了吗?”

    长安长公主便是一愣:“圣上已经下令让锦衣卫严查,虽然都说是五皇子招惹了豹子,且五皇子身边的内侍宫女仿佛早有所料一样把五皇子护起来了,可是到底现在没有证据就是彭德妃所为,圣上怎么会处置她?”

    那不就得了?

    隆庆帝当然得有理智,且他现在只剩下五皇子一个儿子了,难道他还真的会拿五皇子怎么样?就算是真的是五皇子做的,他肯定也是要对外说不是,另外找个替罪羊的。

    可是对于方皇后来说呢?

    她会管现在隆庆帝只有一个儿子了吗?

    她才不会,她只知道自己的儿子死了,这才是最要紧的。

    他们两人眼看着现在是没有冲突,可是其实只是没有暴露出来罢了。

    长安长公主越说便越明白楚景行的意思,坐了下来慎重想了一会儿,才问他:“那你打算怎么样?”

    仙容县主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也跟着道:“现在恐怕不适宜做那些小动作,圣上平安侯李健还有世子李空掌管金吾卫,加强巡查,又有锦衣卫时常出入,要是一不注意恐怕就容易出事的。”

    只要不出现跟卫安有关的事,仙容县主向来算是有些脑子的。

    长安长公主欣慰的嗯了一声,也跟着劝楚景行:“你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到现在,你想想,晋王反了,刘必平故意缩紧防线,让倭寇进犯不断,内忧外患,现在四皇子也死了,德妃皇后势成水火,便是不再做什么,如今也算得上是风雨飘摇了。”

    且不必提隆庆帝本人。

    她跟在方皇后身边这几天,已经听说过许多次隆庆帝让道士给丹药才能睡着的事了。

    她正这么想着,楚景行的目光便变得深邃起来,他轻笑了一声,带着些无所谓的问:“多么?我做的越多,在父王那里,只怕就死的越快。只有一个瑜侧妃跟楚景谙倒也罢了,她们礼法上争不过我,可是偏偏楚景吾还好好的,且名声甚好。这便不大好了。”

    长安长公主也知道这不大好,便不再出声,楚景行对楚景吾的忌惮是摆明了的,且这回楚景吾还毫不犹豫的在隆庆帝跟前踩了他一脚,这是对楚景行莫大的侮辱。

    忍字头上一把刀,已经自认为忍了他那么多年的楚景行又怎么忍的下来?

    与其劝楚景行再自相想想斟酌后果,长安长公主很清楚,到还不如努力的帮楚景行把这个局做的缜密一些。

    反正事到如今,不可能有回头路可走了。

    她跟萧家一样,甚至比萧家还甚,连谢家的势力和楚王留下的东西都给了楚景行了,要是事发,隆庆帝容不得她,临江王照样容不得她。

    她只能跟着楚景行一条道走到黑了。

    仙容县主有些紧张的问他:“那您想怎么做?”

    楚景行没有回答她,站起来仍旧看着外头已经不再小声交谈,可是结伴离开了的沈琛跟楚景吾,露出一抹悠长的笑意。

    凤仪宫里的方皇后并没有休息,她才进了寝殿没一会儿,便迎来了隆庆帝,因此只好打点起精神陪他说话。

    隆庆帝比从前温和了许多,待她的态度让她有些恍惚,总以为是回到了从前两人刚大婚的时候。

    她却并不为此觉得欣喜。

    因为这天差地别的态度之中,如今隔着她儿子的一条命。

    她沉默的给隆庆帝端了杯茶,便坐在一旁垂头绣着手里的荷包。

    隆庆帝走近前看了一眼,见图案是蟾宫折桂,便有些伤感,沉默了片刻才问:“是不是给阿满绣的?”

    方皇后隔了一会儿没有说话,手里的针线却如何也再落不下去,良久才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阿满之前一直吵嚷着要,说看见了永和有,缠着我亲自给他绣。可我哪里有时间理会这个?让奶娘和尚衣局的人给他绣了一堆,可他都不肯带。我嫌他脾气大耍性子,越发不肯给他了。可现在......他虽不能带了,可我却后悔了.....还是给他做一件罢。横竖是个念想。”

    隆庆帝被她说的难过至极。

    人活着的时候自然是有千般不是。

    可是一旦死了,那些不是也成了好处了。

    何况还是个孩子。

    说到底也就是脾气暴躁了些,他以看接班人的看点看他,自然就难免觉得四皇子处处都不好,可一旦以孩子的父亲的身份看他,当然又觉得四皇子到处都是好的。

    他记得想亲自抚养四皇子时,四皇子每每到晚上也不肯睡觉,只有等到了他,才会闭上眼睛。

    那一份依赖,再也不会有了。

    他这么想着,只觉得喉咙里一股腥甜涌上,咳嗽了许久,竟咳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来。

    方皇后也有些慌了,看着手帕心神剧震,一时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没有料到隆庆帝的身体竟已经不好成这样了。

    之前是知道隆庆帝最近身子不大爽利的,为了这个还曾几次召他信任的几个道士进宫给他炼丹药,可是并没有想到已经严重到咳血的地步了。

    她稳住了心神,握住隆庆帝的手,有些焦急的想要转身叫人:“您等一等,我去让肖姑去找孔供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