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五·禽兽

一百一十五·禽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仙容县主被骂的抬不起头来。

    可更让她震惊和惊恐的还是刚才方皇后说的,卫玉珑跟楚景行有私情的事。

    这怎么可能?!

    她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跪到了中午竟才觉得腿麻的厉害。

    快要入夏了,天气渐渐变得炎热起来,太阳晒在人身上没一会儿就热的让人受不了。

    外头陆续有人进来报说哪位诰命晕倒了的。

    方皇后态度冷漠的厉害,听见说晕了,连眼皮都不抬一抬。

    还是肖姑安排了下去,让赶紧送去偏殿休息。

    那些低等的诰命连茶都不能喝一口,多有受不住的,可也只能死扛。

    倒是殿里的这些,要么是皇亲,要么是内命妇,还能得个休息的时候。

    长安长公主看着空儿便将女儿拉在身边,见她失魂落魄的,便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她:“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皇后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做事谨慎些,被她看见这副模样,待会儿又有了不是。”

    仙容县主的重点却不在这个上头,她揪住长安长公主的袖子,眼泪瞬间便下来了,抽抽噎噎的问她:“母亲,你说,你说世子他是不是真的......”

    长安长公主神情便变得复杂起来。

    她向来知道仙容县主嫁给楚景行是心甘情愿的,女人动了真情,比起男人来说可要可怕的多了。

    譬如根本分不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更不必提什么理智二字。

    她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皱着眉头看着似乎要面临崩溃的女儿,冷淡的质问她:“你在伤心什么?你觉得你丈夫是一个色胚?”

    这自然不是,仙容县主连忙否认。

    长安长公主便道:“那便是了,他这样的人,你什么时候看他在女色上头用过心?”

    仙容县主带去的那几个陪嫁,他没有一个看得上的。

    而也从来没听说过他寻花问柳,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方皇后嘴里那种为了女人就什么事都敢做的人?

    “既然知道,你还担心什么?”她看着仙容县主恍然大悟的样子,便轻描淡写的看了远处侧头听郑王妃说话的卫安,冷声道:“刚才娘娘才说过,最近我们都不必出宫了,就住在宫里,也方便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现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还想什么儿女情长!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该想的,便别再想了。”

    仙容县主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才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攀附着长安长公主的袖子,压低声音问她:“母亲,这回的事,是不是卫安做的?”

    她说起卫安的时候,很自然的便去掉了心里的惧怕,变成了满心的怨忿。

    她目光怨毒的往卫安的方向撇去了一眼,随即便立即把目光收回来看着长安长公主,带着些希望又带着些怨恨的问:“是不是她设计了这一切?我记得,世子要卫玉珑回来,好像是为了对付卫安的。之前设计卫安不成,反被卫安和沈琛摆了一道,让夏首辅跟萧家都惨遭重击,世子几乎被气疯了。”

    她至今想起楚景行的怒气还是会忍不住的后怕,瞪大了眼睛有些后怕的道:“那时候世子气的几乎疯了,几天都没有闭眼,他最爱的马也被他一剑给斩了......”

    那时候她正好去演武场找他,想要安慰安慰他,可是却被马匹的血溅了一身,吓得几天都吃不下饭。

    而后她便听袁嬷嬷说,白先生回来了,世子有了对付卫安的新计划。

    只是这个计划的成果她还并没有太看到,只知道老王妃死了,还以为这就是楚景行的报复。

    谁知道现在又听说了楚景行跟卫玉珑有私情的说法。

    长安长公主爱怜的替她拨了拨碎发,压低了声音凑近她:“不然你以为呢?你说卫安最在乎的是谁?别的人对她当年可都不怎么样,是老王妃一手把她养大。老王妃死了,最生气的,你说是不是她?而气死老王妃的偏偏又是卫玉珑,接卫玉珑回来的又是世子,她不陷害世子跟卫玉珑,陷害谁?”

    这就是卫安的报复,毋庸置疑了。

    她就是想让楚景行跟卫玉珑双双身败名裂。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做到了,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背上私通有妇之夫,又气死自己亲外祖母,这样的事,足够让她沉湖了。

    卫玉珑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了,活着以后也是生不如死。

    而楚景行?

    他以后要是真的想争位,这一关便是一个大麻烦。

    现在整个京城都知道他是色魔了,身边的仆妇都不放过就算了,居然还气死人家外祖母,闹的鸡飞狗跳。

    想起这个,长安长公主便不由得有些头疼:“这丫头心肠实在太狠毒了。”

    仙容县主咬着唇,几乎要把嘴唇都给咬破了:“也不知道世子怎么样了。”

    长安长公主亦有些担心。

    楚景行正被隆庆帝大骂。

    当着内阁来回话的大臣的面,也当着锦衣卫指挥使林三少的面,还有郑王沈琛等一干人,隆庆帝根本就没给楚景行留什么面子,劈头盖脸的拿了几分奏章摔在了他脸上,扇的他偏过了头,而后才冷笑道:“你能耐了!这样丧良心没人伦的事也做的出来!”

    楚景行被打的脸都偏向了一边,跪倒在地上沉默不语。

    卫安的这一手实在来的太神来之笔了,时机掐得这样准,局做的缜密得天衣无缝,让他连说不是的机会都没有。

    他现在说什么,都像是在狡辩,只会让名声变得更糟。

    一旁的镇南王已经跪倒在地上,痛心疾首:“家丑不可外扬,臣原本不愿意拿这样的事出来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臣的母亲亦不想坏了阿珑的名节,因此让我们三缄其口。可是谁知道.......”

    谁知道却被别人抢先说出来了。

    镇南王又是为难又是羞臊又是愤恨,长跪不起的求隆庆帝还他个公道。

    隆庆帝便冲着楚景行冷笑了一声:“镇南王老王妃乃是老封君了,连朕见了她,也要给她几分脸面。你现在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