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章·报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背着手站定了,见银杏树下有石凳石桌,便招呼卫安坐下,认真的问她:“你想好了没有?”

    这不是件小事。

    对于卫安来说,或许是脱身的计策,并不能算什么。

    可是事实上凭郑王对隆庆帝的了解来说,既然这件事发生了,便不会白白发生。

    何况沈琛跟他如今都是隆庆帝着意要拉拢的人。

    他见卫安似乎仍旧没有反应过来,便叹息了一声道:“你还不明白吗?上头或许会为了更加方便拉拢我跟沈琛,或许是很乐意这门亲事的。”

    至于永和公主,跟这个比起来,又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卫安便反应过来父亲的意思,郑王原来是在担心她跟沈琛的事,她略微思索了一瞬便道:“当时的情况之下,这个说法是最合适最能说服人的说法,我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而现在若是圣上想利用这一点做文章......”

    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郑王嗯了一声,紧跟着很是焦虑:“女孩子婚嫁乃是大事,绝不能轻易下决定。沈琛为人虽然不错,可是到底如今前程未卜。”

    他看了卫安一眼,并不避讳的道:“而林三少是锦衣卫指挥使,同样经历坎坷,并不能算得良配。”

    为人父母者,总希望子女能过的平安喜乐。

    可惜这两位显然都不能满足这个条件。

    若是当作朋友自然是好的,可是若是作为夫婿来说,都显得太过冒险了。

    郑王见卫安没有说话,便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等卫安朝自己看过来了,才轻声道:“安安,你要早做决断了。”

    卫安还没有想过这么长远的事。

    经过了彭采臣之后,她总以为婚嫁这东西她大约这一世是不想碰了。可是显然这又绝不可能,她若是不嫁,尘世的唾沫都能把她的家人淹死。

    何况紧跟着便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难缠的问题。

    而如何挑选夫婿,显然又是问题。

    卫安咳嗽了一声,见郑王很是关心的皱着眉头,莫名又觉得有些安心。

    上一世她无依无靠,才会掉进彭采臣的陷阱。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有父亲有亲人,自己也不是从前的自己,不管是嫁谁,过的如何,都不会重蹈以前的覆辙。

    这样一想,心里便好受多了,她定了定神便道:“这件事应当还有选择的余地,圣上如今也未必就有精神顾及我,不是说议储风波如今愈演愈烈了吗?”

    的确是愈演愈烈了。

    说起这件事,郑王神情便更显得郑重:“说起这个,我会让卫五小心些,他是兵部左侍郎,如今右侍郎出事,他便是更是要众多事一手抓了,很容易便要被人盯上。”

    “您是说,有人会撺掇他上书参与此事?”卫安也站起来:“是不是......”

    她一句话还未说完,蓝禾便神色匆匆的奔了进来,一脸犹豫又茫然的模样,好半响才气喘吁吁的握住了卫安的手,声音起伏得厉害:“姑娘,出事了......”

    她顿了顿,半天才敢说出那句话:“老王妃.......老王妃没了......”

    郑王立即便站了起来。

    这么多年以来,要不是老王妃处处照拂,卫安不会是如今这个模样,他是真的极为尊重老王妃。

    虽然出了长宁郡主的事,可是长宁是长宁,她一直是很分得清的。

    现在听说老王妃去了,他一时便有些不敢置信:“之前不是说,老王妃的身体已经见好转了吗?”

    是啊,昨天孔供奉过来的时候还曾经提到过,说是老王妃最近在吃人参养荣丸,情绪平复加上子女孝顺,如今已经见很大好转,若是顺利,应当是没什么问题的。

    怎么不过短短一天时间,老王妃便不行了?

    卫安还没有反应过来,白芷便也匆匆的到了,见了卫安便匆忙行了礼道:“郡主,王府来了人请您立即过去,听说王府那边......那边出事了。”

    卫安的脸色苍白,之前耳朵一直嗡嗡响听不见东西,一时竟好像察觉不到痛觉和痛楚,等到现在反应过来了,心才开始揪着痛了起来。

    那个一直给她保护,在她最难的时候给她坚持的那个人,竟然真的不在了。

    郑王已经伸手搀住了她,担忧的道:“我陪你一道过去。”

    听见这样的消息,过去是极为正常的事,谁也不能借这个生出什么事端来。

    卫安点了点头,提着裙摆快速到了卫老太太的合安院。

    合安院里三夫人和二夫人等人都已经等在那里,见了卫安便都有些担忧的朝她看过来。

    还是陈嬷嬷快步上前含着眼泪的喊了一声郡主,看着卫安道:“郡主,老王妃去了,王爷让我过来接您过去。”

    田管家就在她身后,见她说完便迎上来补充:“老王妃是一个时辰前去的.....家中表小姐年纪小,其他姑娘少爷们也都还小,王爷毕竟是总理外事的,无法兼顾内宅,便要麻烦郡主您过去照看照看,维持局面了。”

    表姑娘?

    卫安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词,看了田管家一眼,问陈嬷嬷:“什么表姑娘?”

    陈嬷嬷便沉默了一瞬才咬牙切齿的冷笑了一声道:“就是咱们府里出去的那位表姑娘。”

    独一无二的卫玉珑。

    卫安的目光便瞬间变得冷硬起来。

    卫玉珑早已经被老王妃远送到了苏州,老王妃为了防止她生事也为了防止有心人生事,一直都是派人紧盯着她的,她说过,哪怕将来她自己要死了,也绝不会允许卫玉珑回来替她送终。

    就没有接她回来的打算。

    可是现在卫玉珑却回京城了。

    在没有镇南王府的支持,没有老王妃的准许下,她却在这个时机回来了,她回来做什么,怎么回来的?

    老王妃的死又是不是跟她回来有脱不开的关系?

    卫安心里迅速闪过许多念头,又在一瞬间便都收敛了,抬头看了卫老太太一眼,冷静的道:“祖母,那我便先过去了。”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握住卫安的手叮嘱:“万事小心,稍后你几个伯母都会过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