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三·反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程的路上,很多事便不用再遮着藏着了,林海抓紧时机告诉她:“郡主,我们收到了侯爷跟林三少送来的消息,萧家的事现在已经平息了。不知道怎么,圣上的怒气忽然就熄了,董思源死了以后,案子便差不到就是这个样子了。”

    卫安在马车里嗯了一声,喝了口茶让他:“你接着说。”

    林海应了声是,便紧跟着又道:“还有,董思源在狱中不知道给圣上上了一道什么密折,圣上看了以后不久,便有了皇后娘娘宣召您入宫的旨意。”

    难道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关联?

    卫安有些摸不准。

    旁边的蓝禾也有些心惊:“姑娘,董思源肯定不会说您什么好话,要不然,咱们想想法子,不能进宫去啊。”

    可是如果真的是董思源上了密折,所以才有她进宫的事的话,那么要她进宫就是隆庆帝的意思。

    那她怎么能不进宫?

    这根本就是没的选择的。

    连卫老太太也知道,她并没有说太多其他的话,只是拉了卫安的手告诉她:“沈琛送了消息过来,他说,圣上大约为的就是你为什么会跟他一起出现在保定的事,因此怀疑我们卫家跟临江王府有联系。”

    现在隆庆帝无疑最忌讳的就是这一点。

    卫阳清在一边难得的清醒的意会到了这件事的关键,连忙插嘴:“说的是,其实圣上就是觉得你出现的时机不对,还有你跟沈琛的关系太密切。所以大约是想试探你。”

    而同理可证,这回董思源上的密折之中.......

    卫安飞快的把这些事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很快便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关键。

    董思源是没那个本事能直接把折子送到隆庆帝手里的,刑部重重把守,谁愿意给他递信,那是谁?

    意思就是这封折子代表的是楚景行的意思,楚景行的利益。

    而楚景行最想做的是什么?

    当然是报复她跟沈琛乃至林三少,想要他们为这次揪出董思源的事付出代价。

    而要做到这一点的话,其实董思源要对隆庆帝说什么呢?

    她想了想,心中便略微有些数了,轻声安慰老太太跟卫阳清:“祖母父亲放心,我都知道的。”

    现在也不能说更多了,宫里来的内侍在外头等的都已经不耐烦了,给的赏钱再丰厚,人家也是急着回去复命交差的。

    卫阳清只好亲自起身送卫安出去,下了台阶又忍不住叫住她,轻声道:“安安,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是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你母亲。我希望你好好的。”

    最近卫阳清时常说这样的话,卫安已经听习惯了,便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轻轻朝他点了点头,便急匆匆越过了他,趁着出门的功夫跟林海交代了几句:“让谭喜继续盯着长安长公主府,她们应该有动作了。”

    林海忙应是。

    卫安便上了马车。

    到皇宫的时候已经将近正午,春日的太阳晒得人有些发晕出汗,这回迎出来的仍旧是皇后宫里的肖姑,见了她便笑着道:“郡主真是越发的出挑了,前儿皇后娘娘还念叨您呢,说是您老不来,给四皇子的香囊都不知从何处下手。”

    卫安上次进宫,身上佩戴的一个银镂空香球里头的香料配的好,能让四皇子安静下来,方皇后便亲口让卫安下次把配方带进宫来。

    卫安也答应了,这回便忙笑:“一直备着呢,只是怕娘娘忙,打扰了娘娘。如今已经带来了。”

    肖姑便笑着迎了卫安进去。

    正殿里方皇后正逗弄四皇子玩耍。

    四皇子脾气不好,拿着小鼓便不肯要球,见一样扔一样。

    方皇后皱皱眉头呵斥他,他便哭。

    他一哭,方皇后便彻底没了法子。

    四皇子是不能受刺激的,否则就容易犯病。

    方皇后只好越发的小心翼翼,孩子都是最擅长察言观色,看大人的脸色的,看出方皇后对他没法子,四皇子便愈发的放肆。

    这仿佛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方皇后一面忍不住揉额角,一面受了卫安的礼,让她起来后又端详她一阵:“听说你最近可是做了一番大事?”

    卫安在她的示意下坐在一旁,有些腼腆的望着她:“不知道娘娘说的是什么大事?”

    方皇后看着底下的宫娥展示内侍省送来的蜀锦,又笑了笑,似乎漫不经心似地:“还能有什么大事?你今儿可来的晚了,是怎么了?”

    这些本来就没什么好瞒着的,连她的行踪都知道,其他的就更不必说了,既然证实了心里的猜测,卫安心里便有了数,轻声道:“回娘娘的话,臣女到镇南王府去看舅舅了,舅舅刚回来,外祖母让我过去。”

    方皇后哦了一声,似笑非笑的道:“你跟他们感情倒好。”

    卫安垂下头没有说话。

    方皇后便又道:“这回镇南王恐怕得好好谢谢你这个大福星了罢?”

    方皇后字字句句都是在旁敲侧击证实她去没去过保定府的事。

    这肯定不是她自己要问的。

    那就是隆庆帝想听。

    卫安垂下头不过片刻,便似乎有些犹豫的鼓足了勇气道:“娘娘.....臣女犯了大错......”

    方皇后咦了一声:“什么大错?寿宁你向来都谨言慎行的,能犯什么了不得的错?”

    卫安有些惊慌,双手不安的搅弄着衣摆,说着说着,噗通一声滑在地上跪得端端正正的,声若蚊蝇的道:“回娘娘,这回......其实臣女也去了保定.......”

    方皇后手里的金橘便放在了旁边的水晶盘里,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你说什么?寿宁,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卫安声音颤的越来越厉害,仿佛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说着说着,都快哭起来:“回娘娘,我也是好奇,沈琛说,沈琛说他要做一件大事,他说他知道我舅舅是冤枉的,还知道是谁陷害了他,我.......我又想救我舅舅,又想去看看抓坏人......就跟着去了.......”

    她知道董思源跟楚景行的杀招在哪里了,既然他们这么看得起他们自己,她就也让他们看看她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