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七·杀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和林三少都没人理会他。

    等到楼并让人去通知的保定知府六大人满头包的来了,林三少才让他把这些人都给妥善的处置了,并且将董家封了。

    六大人不敢怠慢,连连应是。

    他知道董思源的来头不简单,因此一直跟董思源井水不犯河水,可是现在董思源都惹到了锦衣卫头上,他也不是傻子,知道董思源的这官怕是做到头了,当然也没有帮着董思源的道理。

    因此他立即让人将董家上上下下都给搜了一遍,确认无误了,才让底下的衙差封府。

    又殷勤的问林三少跟沈琛是不是打算上他那里住一晚:“天气寒冷,附近的住所又少,不如二位就先去寒舍将就一晚,明日再做打算?”

    林三少拒绝了,难得好性子的跟他多说了几句话才把他打发走。

    而后便立即先去看卫安。

    董思源是货真价实的动了杀心想要杀了沈琛跟卫安的,要不是他来的及时,就算沈琛制住了董思源,后来的事也说不准。

    因此他想起来便不由后怕。

    可是卫安却仍旧冷静。

    面临生死的时候太多了,卫安的确是没有觉得这一次有什么特别,见林三少来了,反而头一个反应是:“三少为什么会来?!”

    这一句话她问的又急又快。

    事实上,汉帛在庆幸于林三少的到来的时候,她便先感觉到了不对。

    林三少作为锦衣卫,实在是出现的太巧了。

    沈琛也意会过来:“你最近不是在查晋王的案子?就算是圣上后来让你查赵二的事,可是也是让你协助刑部调查,你怎么会来保定?”

    林三少实话实说,也并没有打算瞒着他们:“有人给我送了封信。”

    送了信?

    沈琛立即便问:“什么信?”

    林三少看了楼并一眼,楼并便从怀里把信拿出来了:“是这封,上头说您跟寿宁郡主有危险.......”

    说他跟卫安有危险?

    知道他跟卫安一起来保定府的,郑王跟老太太都知道。

    可是他们俩都不可能知道他们在保定府的遭遇。

    他们也根本还来不及写信回去说近况。

    那就是......

    沈琛冷冷的把纸团成了一团冷笑了一声:“是楚景行。”

    楚景行?

    卫安跟林三少对视了一眼,片刻后就都明白了楚景行的用意。

    他恐怕是一直都知道卫安跟沈琛的一举一动,也一直在给董思源传递消息。

    可是为什么明明在董思源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他还会通知林三少呢?

    通知了林三少过来,那不就一切前功尽弃了吗-----林三少一出现,谁都别想再从他手里动卫安跟沈琛一根汗毛了。

    楚景行这么机关算尽,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可是他却还是通知了林三少。

    为什么?

    林三少显然也有同样的疑问。

    还是沈琛毫无预兆的笑了一声。

    他回头看着卫安还有林三少,沉声问林三少:“京城这几天出什么事了没有?”

    林三少嗯了一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便告诉沈琛跟卫安:“有大臣上书,建议圣上早立储君,以正朝纲。”

    立太子?!

    立太子.......

    隆庆帝早就因为立太子的事焦头烂额。

    他私心里当然是希望立五皇子的,毕竟五皇子最像他且是幼子,因为许多原因而一直跟他极为亲近。

    可是大臣们当然是想立长立嫡。

    因为知道这个,他才一直不提立太子的事,想要拖到孩子大些,且四皇子原本就有病了,以后若是再犯病,他便能以这个理由光明正大的拒绝大臣们立长立嫡的说法。

    毕竟一国之君怎么能有这样大的缺陷?

    可偏偏是这个时候,底下的人提出册立储君。

    这个时候,四皇子的病还没有闹的天下皆知,大家都还记得四皇子是什么大皇子转世的事。

    虽然隆庆帝后来处置了钦天监等一众提出这种说法的人,可是毕竟没有明说,还有许多大臣和百姓们都觉得他是认可这种说法的。

    既然隆庆帝自己都因为种种顾忌而并没有直接反驳此种说法,那自然就有信以为真的。

    加上这一点,立四皇子的呼声是最高的。

    连冯家都参与了进来,说这乃是天命所归。

    一时之间,隆庆帝被这些事纠缠的焦头烂额。

    沈琛跟卫安对视了一眼,沉默了片刻便出声问:“还有什么事?”

    “还有件事。”林三少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的看了一眼天上月亮:“晋王反了。”

    晋王真的反了。

    虽然早就知道晋王会反,可是真的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朝廷上还是一片震惊。

    晋王的檄文还写的慷慨激昂,言辞激烈的指责隆庆帝本就不该继承皇位,而继承了皇位之后又排除异己,诛灭功臣,天下灾祸不断,百姓们多有流离失所,实在不堪为君。

    因此他起兵乃是替天行道。

    这檄文一出,天下哗然。

    而隆庆帝更是被气的不轻,当天夜里紧急召集内阁,商议诛灭叛军一事。

    两件事加在一起,隆庆帝如今已经是怒气冲天,随时都在爆发的边缘。

    卫安顿了顿,手指轻轻敲在桌面上,看着那些账簿,忽而发问:“如果现在,圣上发现林三少跟临江王府的关系,又当如何?”

    又当如何?

    沈琛跟林三少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

    如果隆庆帝在此时发现临江王府跟林三少过从甚密,那么,在盛怒边缘的隆庆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令杀林三少,甚至灭林家,连林淑妃都会受到牵连。

    而临江王,也会一并被打上野心勃勃,图谋不轨的帽子,到时候会被盛怒之下的隆庆帝给下令剿灭。

    而临江王为了活命,又因为搭上了林三少跟沈琛甚至楚景吾的三条性命,难不成能忍得下这口气?

    他本来就准备要反的。

    这个不过是加快了他造反的进程罢了。

    步步紧逼,环环相扣,楚景行的心机竟然如此之深,思虑得竟如此周详,就没有不在他算计之中的!

    连林三少也不免为之胆寒,冷笑了一声道:“果然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