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三·放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快沈琛他们就趁着浓雾冲杀出来,跟这边的人起了冲突。

    沈琛他么显然一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跟他的底下这些普通士兵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他底下的人根本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很快就被冲的东倒西歪。

    最要命的是,沈琛他们一个个针对性十足,根本就不恋战,很快就从这群普通士兵里头找到了应对方法,且加以利用,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他手底下加起来总共有二十余人,可是竟然连七个人都打不过。

    董思源看着几乎被毁于一旦的花厅,目光逐渐转冷,直至充满毫不掩饰的杀意。

    亲信怔了怔,看着他的脸色,一时竟然没敢再开口说话,过了许久,才在众人的示意下小心翼翼的上前试探:“大人......”

    董思源猛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吓得他连连倒退,才冷漠的道:“加强巡逻,分派人手,每个角落都不许放过,让管家征集府中如今的人,一个个的对照花名册,若是有对不上的,格杀勿论!”

    他说完,一马当先的点了十几个人,冲出了院子,往前院冲出去了。

    不能让沈琛他们逃出这里,否则死的就是他自己了!

    他还没走几步,亲信便迎上来,连忙道:“大人,您看老太太那里......”

    董家老太太是董思源的亲娘,本来是个姨娘,后来母凭子贵,因为生下了董家老太爷唯一的儿子董思源,才熬死了原配,成了老太太。

    董思源对她向来孝顺,基本上她说一,董思源不会说二。

    他顿了顿,还是决意先去看母亲,嗯了一声便道:“你,领着人去前院,一定要小心谨慎,不可放过!”

    亲信应了一声,他才放心的转身带着几个人往后院去了。

    这么大的事,他母亲一定是吓坏了。

    她一直胆子都不大的,因为嫡母不能容人,母亲受够了苦,一点儿惊吓都受不了,现在沈琛他们该死的放了这把火,还差点儿烧到了他的母亲和儿女。

    母亲向来就疼爱孙儿孙女,现在孙儿孙女都跟她在一起......

    他叹了口气,焦急的加快了步伐。

    可是等他急匆匆的跑到了短短时间里就被烧的面目全非的院子的时候,他便被赶过来的下人们给淹没了。

    他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看着他们惊了一跳:“怎么了?”

    还是他的夫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抹着眼泪的告诉他:“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不知从哪里跑来一群人,冲进了老夫人的院子,把老夫人还有孩子们都给挟持了......”

    董思源眼睛便瞬间转厉,冷声问:“什么?!”

    沈琛他们是不怕死了吗?!真的当他董思源是个软柿子,谁都可以来踩一脚?!

    他咬牙切齿的冷笑了一声,回过头对身后的手下说:“把人都叫来!”

    他要让沈琛不能活着走出这里。

    他正准备让人进去想法子跟沈琛联系,亲信便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跟他禀报:“大人,出事了,您的书房......”

    董思源右眼皮猛地跳了起来,整个人都如遭雷击,瞬时瞪大了眼睛:“书房出事了?!”

    亲信垂下头有些迟疑,后退了一步才小心翼翼的点头:“是.....还有,还有秦姨娘那里.....那里的东西都已经被洗劫一空了!”

    可是他的书房密室里有这些年来真正在保定府搜刮得来的账簿,里头连给谁送了多少礼,收了多少田租,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就在昨天,他还在账簿上又添了一笔,因为户部给保定府军户的补偿的银子下来了,数目巨大,他这些天折腾了这么多天,终于把账目做的漂漂亮亮,对下遮掩瞒骗欺压,又搜刮了一笔巨大的数额,已经存入了地下钱庄。

    还有,他把准备给上头的,包括河北卫的萧指挥使,还有兵部的右侍郎......等等之前有关联的人,都记在了上头。

    他顿时觉得如同遭受了五雷轰顶,深吸了一口气就道:“不管那么多了,召集弓箭手,不能让里头的人活着离开一个!一个都不许!”

    他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显然是失去了分寸,吓了一跳的亲信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是。

    董夫人急的不行:“孩子们都在里面呢,峰儿胆子最小了......”

    董思源脚步不停的越过她到了门前,看着已经被烧的看不出字来的牌匾沉声道:“闭嘴!我自有打算!”

    他当然也知道里面有他的儿子女儿,可是.....

    可是只有正妻的儿女。

    他这个媳妇儿向来是小气自私的出名的,从来就不贤惠,像这种来拜见老夫人的事,她是从来不会亲自领着妾室的孩子们来的。

    孩子他有很多。

    母亲......

    母亲会理解他的,他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母亲向来最疼的就是他,母亲一定能明白他的难处......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召集弓箭手,放箭!”

    里头的汉帛忍不住就瞪大了眼睛:“这个董思源不是说最是孝顺的吗?怎么明知道他老娘在我们手里,竟然还这么丧心病狂!他.....他疯了吗?!”

    卫安倒是一点儿都不惊奇,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已经吓得几乎要晕过去的董老太太笑了一声:“孝顺?孝顺自然是孝顺的,没事的时候自然是可以孝顺,可是现在他肯定是已经知道了账簿在我们手里了,你说,连命都快没了的时候,他还能不能孝顺?是孝顺重要,还是他自己的性命和荣华富贵来的重要?而且更别提.......更别提如果他能顺利度过这一次的事,杀了我们,以后的事就可以随他说,死无对证,还有谁知道他孝顺不孝顺?!”

    这么丧心病狂?!

    汉帛骂了一声,啧啧两句就看了董老太太她们一眼:“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等死吗?董思源这人这么心狠手辣,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他连他老娘的死活都不顾了,何况是咱们呢......那咱们岂不是就更加死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