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八·交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转身面朝他看了他一眼,目光放在他腰间的玉佩身上,挑了挑眉道:“兵部的人。”

    兵部的人?

    董思源狐疑的看着他们,并没有放松警惕:“兵部前几天已经来过人查探此事了,你们是哪里的?位居何职,姓甚名谁啊?可有公文?”

    他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看了看他们又看向他们身后不远处被踩在地上的秀才,变了面色问:“又为什么欺压千户所的人?!”

    他带足了人手,一点儿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他还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什么,因为就算是他们真的是朝廷派来的兵部的人,若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他也不会让他们就这么活着回去的。

    只是.....

    若是在这官道上动手,动静毕竟也确实太大了一些。

    他正想着各种可能性,沈琛便轻飘飘的笑了笑:“我们?我们是武库司的,奉了员外的命令,要往福建去巡查兵器一事,途经此处,打个抱不平罢了。”

    武库司的?

    董思源倒是知道武库司最近的确是要派人去福建清查上一次兵器的事,因为出了易家跟彭家的事,现在兵部办事比以前严谨了许多,做事平添了许多程序。

    他瞥了沈琛一眼,打了个哈哈:“原来是兵部的上峰,打抱不平?这又是从何说起?”

    他一面说,义卖年对属下使了个眼色,让人去把那秀才给扶了起来:“打抱不平,怎么打到我们千户所的头上来了?”

    听这些人说是奉员外的命令,意思就是只是正五品往下,他好歹是个从四品的,加上自恃有后台,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只是既然是兵部的,便想着若是能打发,就尽量和和气气的把人打发了就是。

    秀才得了救,脚步飞快的朝着他这里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站定了,跟他附耳说起了悄悄滑:“大人,他们是京城来的,鬼鬼祟祟,之前说是行商的。开口闭口问的都是镇南王的事,刚才还打听了是哪些人在万言书上带头签的字,您为什么没被牵连......”

    秀才站定了脚,摸了摸已经出了血的鼻子,气冲冲的道:“恐怕是来者不善。”

    要真是去公干的,为什么还会多管闲事问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事?

    根本就是故意冲着镇南王府的事来的。

    沈琛和卫安都没说话,董思源就已经皮笑肉不笑的让底下人都围了上来:“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兵部来的上峰,眼看着天又黑了,离城里又还远得很,不如就往寒舍去暂住一晚如何?”

    这些人除了那个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少年,看上去就是有武功在身的,真要是在这里闹起来,绝不可能不闹出动静。

    到时候兵部来人,他们并不好交代。

    还是要想法子先安抚好他们,才好进一步想法子对付。

    沈琛便看了卫安一眼。

    胖妇人担忧的不行,连忙去扯卫安的袖子,吓得手有些抖的摇头:“您几位还是走吧......”她朝卫安使了个眼色,皱起眉头来:“不能去的.....去了就凶多吉少了。”

    看来董思源的本事实在不小,对上能瞒得住那么久,对下能把人压得这么死。

    怪不得能横行霸道这么多年。

    卫安安抚的朝胖妇人微笑,轻轻朝着沈琛点了点头。

    他们本来就是冲着董思源来的,在他脸皮被彻底撕下来之前,跟他多接近一些,并没有什么坏处。

    反正不管怎么样结局都是一样的。

    沈琛会意,朝着皱着眉头的董思源很快便笑起来:“既然如此,那就要劳烦董大人了。”

    “不劳烦!不劳烦!”董思源做了个请的手势,朝底下人飞快的使了个眼色。

    这些人他要引到他的地方去再决定如何处置,可是在这之前,茶寮这里还是要先审问清楚,看他们到底跟人家说了什么。

    秀才媳妇儿还以为自己是要被放了,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跟秀才一样往董思源那里蹿,就被谭喜寻了个机会一掌劈在了颈后,劈的晕了过去。

    秀才眼疾手快,瞪大了眼睛嚷嚷起来:“我媳妇儿!我媳妇儿!大人,他们把我媳妇儿......”

    谭喜便啧了一声,装着无措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这.....这位夫人太激动了,骂人骂的估计一口气上不来,昏过去了.....这可跟我没什么干系。”

    这些小事在董思源眼睛里根本称不上什么,他冷冷的瞥了秀才一眼:“把人带回去便是了,不要大呼小叫!”

    处理好这些不明来路的人才是正经的。

    他迎着沈琛跟卫安上了马车,才让自己的部下团团把他们围在中间,自己翻身上了马往董家去。

    镇南王的事原本以为都已经下定论了,可是谁知道又平地起波澜。

    这帮人要真是兵部的,那就麻烦了。

    可是没道理啊,萧家的情报一直很准确。

    之前萧明宇就已经给过河北卫指挥使明示了,说这件事基本就已经这么定了。

    怎么兵部还是生了波折?

    难道是赵二那里出了什么岔子?

    可是也不至于......

    赵二是个直肠子,从来就不知道弯弯绕绕的那一套,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把从战火里拼杀来的百夫长的官位都给丢了,成了个跑船的。

    他爹又已经死了,他是个孝子,他安排了秀才挑唆了他几句,他就已经深信不疑了。肯定是泄漏不了什么的。

    那问题到底是出自哪里?

    他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没有纠结太久,便招呼了随从:“先去茶寮那里,把那一家子都给我抓起来,他们之前说了什么,严审!”

    随从答应去了,他便又招过另一个亲信来,想了想便道:“去前头看看,上头有没有传什么消息过来,若是有,立即送回来。若是没有......”他顿了顿,才道:“你就亲自跑一趟廊坊,问一问萧指挥使,京城最近有没有动静,有没有听说兵部派人下来查之前镇南王占田的事,若是来了,具体来了多少人,都要问清楚。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