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六· 开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谭喜从前是走镖局的,走镖局的常年在外,难免会有病痛,他便自己久病成医,能看些病症,且还很像回事了。

    这回他一开口,便跟之前那些赤脚大夫说的差不离,一直连哭都哭不出来的妇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将怀里的孩子搂得更紧,满怀希望的仰头看着他:“那还有没有救,能不能治啊?!”

    她还年轻,可是一双算得上清澈的眼睛里却晦暗一片,若不是刚才忽然有了些神采,简直就跟个暮年的老人没什么区别。

    卫安朝谭喜点了点头。

    谭喜便很干脆的应下了:“治啊!怎么不能治?!”他顿了顿,便摸了摸下巴道:“只不过这是富贵命,需要长期拿燕窝人参养着罢了。”

    他一面说,一面看着卫安跟沈琛,扬起声音问:“大少爷二少爷,咱们出来的时候倒是带上了些老参,这时候就正好能派的上用场了。这孩子身体瘦弱且严重受凉,恐怕是肺也不大好了,若是以老参入药,养血补气,上清下消,是极好的......”

    一众人听的目瞪口呆。

    还是那个胖妇人先反应过来,又是激动又是兴奋:“这怎么使得?”她说着又泄气了:“我付不起银子的......”

    人参多贵啊,她怎么吃的起?

    “不必银子的。”沈琛笑了一声,看了雪松一眼,见雪松飞快的去马背上的袋子里取了一个小匣子出来,便伸手递给了那个胖妇人:“这里面有五颗十五年左右的人参,你便先用着吧,若是不够,到时候我们再派人送来便是了。”

    秀才跟秀才媳妇儿吃惊的眼睛都瞪得溜圆,怎么也没想到这批人不仅能打架,出手还这么大方,联想起之前沈琛和卫安对千户所补偿银子的事表现出的好奇,他们便警惕心大增。

    尤其是秀才媳妇儿,尖酸刻薄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我说怎么忽然硬气起来了呢,原来是攀上高枝儿了,这人参燕窝都要吃了.......”

    她斜眼瞧了胖妇人和缩着脖子的年轻女人一眼,冷笑道:“你们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人事情吧?”

    不知者无畏,她猜到沈琛他们身份不平常,可是却也不过分害怕,只是朝着胖妇人出言警告:“你可要弄清楚,一天两天的好日子谁过不得?长长久久的能过日子才是本事呢.....啧啧啧,可别病治好了,命却没了,到时候可找谁去说理去呢?”

    她说话难听尖酸,旁边的秀才却连连点头附和:“说的是,你们肯定是勾结了外人了,这是把千户大人的话当了耳旁风!就这样,你们还想要银子?!一文钱都没有!”

    勾结外人?

    这话终于有点儿意思了,沈琛再次砰的一下踹了秀才一脚,把他踹了个趔趄飞出老远,而后立即又踩上了他的背,冷然问他:“勾结外人?你们千户大人指的谁是外人?”

    他不再理会这个秀才,见胖妇人犹豫着不敢伸手接那人参,便道:“既然给你们,便是诚心诚意给的,拿着罢,孩子用的上呢。”

    胖妇人犹豫再三,跟旁边的丈夫对视了一眼,才迟疑着伸了手接过来,急忙朝沈琛跟卫安道谢。

    卫安摇头,见她局促的厉害,便问:“你们不是亲兄弟吗?”

    收了人家的银子又收了人家的人参,胖妇人极为不好意思,见卫安问,便忙不迭的点头:“我家当家的跟他是亲兄弟。我家当家的当年当兵,银子全给他读书用了。供个读书人出来多难啊,我公婆又没什么本事,帮不了忙。家里的重担都压在我们一家子身上,后来三叔他考中了秀才,便再考不中了,连考了七八年,眼看着就是考不上。我们便又张罗着给他娶了媳妇儿,谁知道升米恩斗米仇,他们并不念我们的好,反倒是觉得我们处处都不好了。觉得我们生了孩子了不管他们了,觉得我们跟从前不同了。”

    “处处都要比,处处都要让。”胖妇人眼眶都红了,揉了揉眼睛很是难过:“可是谁知道就算是这样也不满足,公婆我们养,他们说我们占了公婆的好处,后来他们生了孩子,也要我们出钱做酒席.....”

    “这些便都罢了,都是一家人,我们也没说过什么。”胖妇人皱了皱眉头:“可是后来他大哥腿断了,他借着他大哥断了腿,得了千户所文书的事儿,他同样也没个谢字。年节也没走动,没消没息的,嫌我们穷断了往来。就是最近这阵子,因为我们快补军饷了,他们就又来闹腾了。我们也说了,孩子病了,家里到处都是要用钱的地方,实在是挪不出来,给不了什么好处费。可是他不肯听,天天就是带着人来闹。”

    汉帛双手抱胸冷着脸瞥了秀才夫妇一眼,冷声道:“他们就不怕吗?”

    胖妇人笑了一声,很是无奈:“怕什么呢?他们可是千户所的,董大人就算是看自己家的狗都比看别人家的人要尊贵些。何况是替他做事的手下人?要是我们敢告官,恐怕不是孩子活不了,是所有人都活不了了。”

    都知道底下卫所现在不干净。

    可是不干净到这个地步,还是令人难以置信。

    尤其是保定府还是归河北卫管的,河北卫又是萧家的人居着主位......

    底下的狗都吠的这么厉害,就不难想象其他那些上位者们的嘴脸了。

    怪不得他们连镇南王都有胆子陷害,原来是嚣张惯了,压根就已经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了,恐怕连栽赃镇南王,在他们看来都不是什么大事。

    沈琛沉默了一瞬,而后便问:“那你们之前被征收田租,真的都是镇南王府直接派人下来催收么?”

    胖妇人犹豫了一瞬,显然是有些不敢回答。

    倒是她那个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的丈夫,忽而出声问:“您几位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拖拉着断腿站起来看着他们:“我看您几位好像不是什么行商的,而是专门冲着这事儿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