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二·措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景行眉间的戾气一闪而过,很快便换上了一副温和的面容,看着少年笑了笑又坐下来,好整以暇的道:“你倒是把人摸的挺准的。”

    他顿了顿,带着些嘲笑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萧明宇,你跟我这样亲近,萧家大房的人知道了,会不会把你逐出家门?”

    “这可真说不定。”萧明宇眼神明亮,半点儿不像是开玩笑的回头来看他,松开了皱着的眉头,终于把手里一直捧着的书给放下了:“我大伯可是被王爷吓破胆了,王爷都直接跟他说了,日后若是他再帮你做事,往后是不要想在他那里得到支持的,这样的话都说了,你说萧家会是个什么态度?”

    他啧了一声笑起来:“说起来,你可真得感谢我,要不是我,你可就真的断了手脚了,还想做现在这许多事,还想操控薛长史他们?”

    这说的是实话,楚景行对他倒是比对自己亲弟弟还多几分耐心,竟也没生气,只是翘了二郎腿,露出不在人前露出的随意一面嗯了一声:“对,你说的都对,谁叫你是老师的爱徒呢,老师说你是少年天才,这可是极难得的评语。你十一岁中童生,十四岁下场,当时是老师让人压了压你的名次,让你落了举,就是为了多历练你,老师有多重视你,可想而知了。”

    夏首辅跟萧家联姻,大部分原因也是冲着萧家出了这么个天才而去的。

    毕竟这个人一看便知道不凡。

    当年楚景行能结交上他,也费了不少功夫。

    萧明宇喝了杯茶施施然朝他摇头:“你每次这样夸我的时候,便是又有事了。说罢,这回又是什么事?”

    楚景行也不废话,端起杯子跟他做了个碰杯的动作,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而后才抬起头开门见山的说:“该开始了。要用一用你的人脉了。”

    萧明宇嗯了一声,半点儿也没有意外,只是问他:“什么时候?”

    “就这几天。”楚景行转着手里的杯子,目光仍旧放在杯身上,过了片刻又道:“不如这封奏折,便由你亲自执笔。”

    他笑了笑说:“务必写的用心一些,那群文官们是最容易被挑唆,最容易风闻奏事的。你一旦写的好了,自然而然的会有无数人附庸。到时候,圣上总该要做选择的。”

    萧明宇并没有为难,沉思片刻便答应下来:“老师那里,如何说?”

    “这么多年了,老师应当知道,上头那个,是不适合当皇帝的。”楚景行目光不变,态度依旧淡淡:“他心知肚明,不管换了谁做皇帝,他这个首辅的地位都不会变。可一旦上头那个是被赶下去的,他又没来得及提早表态,那怎么办?”

    他是个聪明人,是不会让自己落入那样的境地的。

    所以就算是不会帮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也是肯定能做到的。

    何况夏松怎么会不知道,隆庆帝身体不好,而偏偏他的孩子们都实在太小,且现在两宫便争斗不休,偏偏隆庆帝还在这两宫之间摇摆不定,又不肯早日定下储位。

    要是他们能催促着隆庆帝早日下定决心,说不定夏松还要推波助澜一把呢。

    萧明宇并没有耽误,当天晚上便跟萧家的几个谋士一起,把写好的奏折摆在了楚景行面前:“你瞧瞧写的如何,若是可以,便就这样送上去了。”

    楚景行将奏章摊开手来一瞧,便看见了这封绝对能掀起巨大风浪的奏章的面貌,他越看眉头便越是紧蹙,到最后又渐渐松开,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妙!”

    他小心的把奏折合起来,想了想道:“人选呢?送上去的人选选好了吗?”

    他顿了顿,没等萧明宇他们说话便径直道:“不如就让冯远来写?”

    冯氏族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倒是还有几个旁支的,隆庆帝待他们很是宽容。

    而且他们身份天然便特殊,要是他们来写,这奏折的分量又会不同。

    就算是激怒了隆庆帝,那也是好的,至少影响力更大。

    可是萧明宇却想也不想的便摇头拒绝了,面不改色的道:“不好,不必用这样当噱头。既然是当一件正经事来做,那就务必正经才好。就让郑源来做。”

    郑源?

    楚景行想了想,才想起了这个郑源是何等人物。

    郑源是个出了名的死心眼,当年为了明家的事,一连上了十七封奏折,替明家伸冤。

    而他又是个特殊的,其他的替明家说话的,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响,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的老臣有,被牵连了的年轻朝臣也有。

    可只有郑源,半点儿是没受影响的,被打了棍子以后照样去当他的官,隆庆帝虽然不升他的官,可是也不怎么他。

    所以郑源是出了名的刺儿头。

    后来他被调到都察院之后,就更是来了劲了,纠正了许多冤假错案,不管是官多高的,他都敢去查,敢翻案。

    都察院的左右都御史都让他三分。

    这个时候,萧明宇提起这个人来,楚景行有些意外,可是随即便又忍不住在心里叫了声好。

    这个人选实在是挑的太好了。

    天下人都知道郑源公正,都知道郑源是个铁面无私的。

    让他来揭开这个议储的大幕,实在是妙不可言。

    让他来做,没人敢说他是出自私心,连隆庆帝都不可能一下子对他怎么样,想他是别有用心。

    这就是已经立好了牌坊的优势。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

    他端了杯子问他:“人选倒是极好的,可是,有什么法子让他心甘情愿的替我们送这个奏章开这个口?”

    “怎么会没有法子?”萧明宇理所当然的道:“他可是个忠臣直臣啊!”

    楚景行立即意会到了他的意思,忍不住便笑起来:“说的是,忠臣自然是该为君分忧,忠君之事,储君之位不定,两宫争斗不休,这于社稷可是大不利啊!”

    对付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样的法子,怎么一定就要威逼利诱才能成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