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九·问明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二搂着狗儿抖了抖,让狗儿靠的更舒服些,才不忿的摇头:“他能说什么,就是说听上头的命令行事呗!”

    林三少冷不丁的又开口问他:“既然如此,你们被这样征收地租,有多久了?”

    赵二挠头想了想,肯定的道:“四年了。”

    “既然都这么久了,催逼的又这么狠,被逼得这么紧,都出过人命了,为什么你们没人闹事告状呢?”林三少并不抬眼,遣词用句也都很温和,语气完全像是单纯的疑惑。

    赵二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告官?!官字两个口,我们告哪儿去?!军户的事儿衙门管的了吗?我们倒是告了,换来的就是毒打,闹的凶的,连方子都被人给烧了的都有,家里都有老人孩子,谁不要过日子的?谁还敢告啊?!要不是这两年真的活不下去了,今年又被逼得没了活路,谁会闹?!”

    林三少跟楼并对视了一眼,都沉默下来。

    还是楼并市井出生,跟这些人知道怎讲名打交道,叹了口气才道:“三少您不知道,底下人可苦了,哪有不怕官的?当然是能少一事便少一事了。”

    这一句话便跟赵二建立起了同盟,他见赵二跟着唉声叹气,便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便出声又问:“既然如此,为什么是董思源替你们出头?你不是说,董思源是个狗官吗?”

    赵二便更加愤愤然了:“他当然也是个狗官,做了千户长,什么都不做,人家来收租,他便跟着当打手......”

    他顿了顿又道:“这回也不是他良心发现了,是他怕连累他自己,他才把镇南王招供出来了的!”

    事情问的都差不多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林三少便站了起来,吩咐楼并:“看管好他。”

    楼并知道他的意思,急忙应是,吩咐了底下人几句便跟着出来问:“三少,这个赵二显然是被他们推出来的,那个董思源怎么听怎么不对。什么打手?从头到尾跟镇南王有关的也就是一个下人而已,其他的全凭董思源一张嘴巴.....”

    他说到这里才又惊讶的道:“对了,没问他到底是谁告诉的他镇南王世子的行踪.....”

    “这个就不必问了,多此一举。”林三少脚步不停的往外走:“除了董思源,还能有谁?”

    他头也不回的让楼并不必跟着,又吩咐他:“看好赵二,不许探视,给他单独的牢房。”

    等楼并应了是,他才翻身上马飞快的到了凤凰台附近的狮子楼,熟门熟路的上了三楼。

    最近永和公主极喜欢狮子楼的酱牛肉和烤牛肉,时常缠着沈琛过来,沈琛也时常在这里。

    不出所料,不过一会儿,他便见了汉帛。

    汉帛一见他就知道他是来找沈琛的,冲他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消失了,不一会儿便迅速跑过来告诉他:“三少,我们侯爷让您过去。”

    见林三少有些意外,他便悄悄的道:“这回不是永和公主,公主没出宫来,是我们侯爷在跟郡主商量事情。”

    不是公主变郡主了,林三少起身的动作便是一顿,而后又若无其事的站起来跟着汉帛进了雅间。

    沈琛正替卫安蘸酱,狮子楼的酱牛肉是出了名的,见了林三少也不忘记问他:“要不要再来一份?”

    林三少摇头坐下,见旁边有壶,很自然的便替卫安倒了杯花茶:“这个吃多了口渴,还是少吃些。”

    卫安点了点头,便问他:“那个刺客的事,有眉目了吗?”

    沈琛也跟着停下了动作朝他看过来:“听说你进宫去了,过关了吗?”

    林三少简单的答了几句跟隆庆帝的谈话,又看他们两个一眼,问他们:“你们之前是打算要去保定一趟?”

    沈琛看了看卫安,神情严肃的朝他点头:“这事儿要解决不难,可是要替王爷把这事儿查清楚却得费些功夫,除了去一趟,也没更好的法子了。”

    “是得去一趟。”林三少一面整理了佩玉,一面道:“那个刺客查清楚了,是保定人,之前是百夫长,后来因病回老家休养,位子便被人顶替了。据他所说,他们是没有地的,都是租的地,每年按季度交租,且这赋税一年比一年重。最后他顶不住了出去跑船,父亲却死了,所以才打算去杀董思源报仇,谁知道董思源却哭着说他自己也是被人指使的,还说愿意替他伸冤。这才有了之后的事。”

    董思源绝对白不到哪儿去的。

    沈琛放了杯子,皱了皱眉:“那就更要去一趟保定了。”

    林三少嗯了一声,紧跟着便道:“只是我觉得奇怪,董思源似乎也太有恃无恐了些,他不怕被查吗?”

    沈琛知道他的意思:“他怕什么?要是有敬畏之心,也就不敢做出私下收租的事了。而且现在他自认为已经把罪名推给了镇南王,自然更加嚣张。”

    有些人是真的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这一点沈琛很清楚。

    林三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更久,只是问:“既然如此,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宜早不宜迟,明天便去吧。”沈琛问他:“你还审出了别的什么没有?”

    林三少从怀里扔给他一张纸:“这里头是那些军户们大致分布的地方,还有千户所的地图,你们大约能用的上。其他的暂时没审出什么来,我手里还有个案子,而且还得盯着刑部,不宜走开,你们一路小心。”

    他是知道卫安为了镇南王府必定要去的,便也不拦着,想了想只是叮嘱:“郑王爷大约也要回来了,你最好同王爷也说一说。”

    郑王是去承德了,替隆庆帝监管避暑山庄翻新的事,这几天便要进京。

    卫安知道他的好意,很干脆的答应:“我已经去信给父王说了此事了,我外祖母身体不大好,她等不及了,而且拖的越久,董思源那边的证据肯定就越少,的确是不能再等下去了。”

    她没心情再陪楚景行玩这样的游戏了。

    而且她总觉得事情不对,楚景行这边拖住他们去福建,那边会不会对福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