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五·出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屋子里仍旧烧着炭炉,因为开了半扇窗户透气,屋子里既暖和又不会显得太过气闷。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楚景行抬眼看自己的时候,袁嬷嬷忽而觉得空气都不流通了,胸口处闷的厉害。

    她好一会儿才垂下了头,意识到自己似乎是问了不该问的话。

    楚景行分明是不想跟她说接下来的打算而已,她刚才着实是僭越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袁嬷嬷便立即做出了补救:“您这里若是有什么事需要奴婢带给长公主的话,我也好及时告诉长公主,免得误了您的事。”

    楚景行垂下头轻轻吹了自己手背上刚落下来的一片梅花,淡淡的摇了摇头:“有什么事,我自己自然会跟长公主商量。”

    这隐含的意思就是,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再问。

    这次的失误就算了。

    袁嬷嬷在心里松了口气,急忙应是。

    楚景行便自己站起来,让袁嬷嬷去瞧瞧仙容县主准备好了没有,又道:“我记得长公主似乎喜欢吃梅花饼,反正现在时辰尚早,你去问问县主,要不要让府里的厨子做好了带过去。”

    这就是在打发人了。

    袁嬷嬷再不敢多嘴说什么,弯着腰退了出去,不一会儿见楚景行也大踏步的领着几个小厮出去了,才目光复杂的在原地站了半响。

    她总觉得楚景行为人深不可测,可是现在偏偏长公主府已经跟他绑在了一起密不可分......

    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楚景行对长安长公主还是处处防备时时小心......

    这个人,已经谨慎至此了。

    楚景行的确是个谨慎的人,具体就体现在,为他做事的,哪怕是同一件事,他也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他向来喜欢做两手准备,每一件事都最好要把每一个可能出现的可能性反复推算,而后分别针对性的做出应对。

    就比如,这回,他当然不是打算静观其变什么都不做。

    火都已经烧起来了,是他梦寐以求希望烧起来的,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这把火熄灭下去?

    他当然是要尽己所能的让这把火烧的越旺越好,最好能烧死多少人便烧死多少人。

    他坐在书房的长桌后头,找来自己的亲信胡冲,二话不说便告诉他:“你找个机会,去见一见德妃娘娘宫里的江嬷嬷。”

    这才是他对真正心腹的态度,直截了当,没有半句废话。

    胡冲有些意外:“您是要动用江嬷嬷了?”

    可是这条线埋得很深的,这么多年都并没有动用过。

    德妃当年不过是个昭仪,要不是救了隆庆帝一次,是怎么也到不了今天这个位子的。,可就因为她是瑜侧妃的亲姐姐,所以楚景行连带着对她也上了心,在她身边也安插了一枚棋子。

    这枚棋子一直都没被动用过。

    一是瑜侧妃跟这位亲姐姐的关系很不错,许多消息都能探听到,他怕用了这个棋子以后会牵扯出事情来。

    二是因为之前确实也没有什么能派的上用场的地方。

    他嗯了一声,捻着一点朱砂,看着指尖上鲜红的一点颜色,目光也似乎被这红色染红了:“是该见见血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色仍旧平静,可是不知为何,无端的却让人脊背发麻。

    胡冲却显然司空见惯了,他疑惑的皱了皱眉:“那您的意思是,让江嬷嬷做什么呢?”

    “做一颗死棋。”楚景行背着受站起来走到窗前,冷淡的看着外头的景色:“让我借助这个死棋做一个死局,把该死的都弄死。”

    胡冲还是不大明白,知道楚景行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垂眸认真的听。

    “给江嬷嬷带个口信,告诉她,我会替她照顾好她的丈夫和父母,让她放心去吧。”楚景行却没有解释清楚的意思,只是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不要耽搁,尽快把消息送去。”

    胡冲浑身一凛,连忙应是,立即便要转身出门。

    楚景行却又出声喊了他:“府里的护卫,暂时不要惊动他们。”

    胡冲反应过来,便道:“正好想跟您说这件事,这些护卫是不是盯得太过紧了?连您去趟长公主府,他们也要寸步不离的跟着......”

    这哪里像是护卫,简直像是锦衣卫或是刑部的衙差,专门就是为了看管犯人的。

    楚景行却并没有当回事,他只是笑了一声,朝着胡冲挥了挥手,让他快去。

    之后便起身回了正院,见仙容县主已经都收拾好了,连梅花饼都已经让厨房做了,便吩咐下头人套了马车,往长安长公主府去。

    长安长公主最近着实不大轻松。

    一是因为要忙着楚景行交代的事,二就是袁洪文实在是不争气。

    他嚷嚷着要退婚的事情传到了萧家耳朵里,萧家立即便让人来问了原委,语气咄咄逼人,大有想要退婚的意思。

    她当然不可能让这样好的人选从自己手里溜走,可是袁洪文却又实在不好打发,她已经为了这件事发愁了许久了。

    听见女儿女婿来了,她才收拾好了心情,笑脸迎人将他们都迎进来,又吩咐厨房加菜,自己领着仙容县主和楚景行进了花厅。

    仙容县主看上去精神尚好,她便放心的跟女儿说了几句话,便把女儿打发去了前头找她哥哥,让她劝劝她那猪油蒙了心的哥哥。

    自己便带着些恭谨的问楚景行:“晋王如今已经上钩,成功的跟圣上闹翻了,不知道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楚景行喝了一口香茶,舌尖品着余味,连笑容都变得真诚了一些,捏了捏自己腰间的一个葫芦形玉佩,漫不经心的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接下来我便要烧一把很旺的火了,你这里准备好了没有?”

    长安长公主反应过来她在问的是对付卫安跟沈琛,联系刘必平的事,气定神闲的笑了笑:“这个你放心,已经确定了,刘必平如今已经把他们两个当作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是去不了福建的,没到半路恐怕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