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三·准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们到凤凰台的时候已经到要用午饭的时辰了,小二迎上来咳嗽了一声告诉他们:“林三少来了,在芳菲苑等您。”

    林三少审完了这回楚景盟的案子,便消失了一阵,楚景吾已经有十几天没看见过他了,听说他回来,见沈琛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便知道沈琛肯定是知道林三少的去向的,不由跟在他身后追问:“这回林三少是去做什么了,是跟晋王和楚景行的事有关吗?”

    否则的话今天为什么沈琛要带他专程过去跟楚景行说一声他们马上要去福建?

    沈琛根本就没必要特意过去说一次的。

    而且沈琛和临江王会知道楚景行跟萧家还有联系,这一点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毕竟就在十几天前自己父王出发之前,他们才说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楚景行已经被斩断了手脚,什么都做不成了。

    “你问题怎么这样多?”林三少倚在阁楼上瞧他,仍旧一如既往的冷静从容:“站在这才一会儿,已经听见你问了多少个问题了?”

    楚景吾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我若是跟你们一样,能得到父王的暗线消息,我也能不问这么多问题。”

    说着便已经进了屋子,沈琛打横坐了开始煮茶,看了林三少一眼,才直截了当的问:“刚回来?”

    林三少嗯了一声放下了杯子:“人已经跑了,追不上了。”

    楚景吾很是敏感,立即便问他:“你去追晋王了?”

    晋王杀了刘东他们,林三少又在那之后便消失了,现在想来,应当就是专门去抓晋王回来的了。

    林三少点了点头,虽然长途跋涉,又刚从宫里出来,可是看上去却并没有颓丧和沧桑感,朝沈琛道:“晋王身边有一个长史,我听说很得他的信任。他的奏章,都是这个长史帮忙草拟的。”

    虽然晋王没抓到,可是晋王妃和那个侧妃却被抓到了。

    从她们嘴里,也足以问出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来。

    譬如说,晋王很信任的这个薛长史,是他唯一一个从封地带回了京城,又要从京城带回封地,连抛弃了妻子和侧妃,都不能丢下的人。

    这个人又是晋王的智囊。

    林三少喝了口茶,缓缓放了茶杯看着沈琛和楚景吾,一字一顿的道:“这位薛长史,说起来挺有趣的,他曾经是个翰林,可是后来被罢官了,而后便给晋王效力。可是更有趣的是,他是萧家的养子。”

    萧家。

    楚景吾跟沈琛对视一眼,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这个薛长史,都是楚景行的人?

    “那楚景行究竟是有多少人?”他觉得有些不敢置信:“他的人,不是已经全部都被父王给换了吗?”

    林三少缓缓的挑了挑眉:“你父王也被你大哥骗了,你这位大哥,实在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做的我们不知道的事,恐怕还多着呢。”

    而且,恐怕他当年所谓留在京城做质子,根本也不是什么孤立无援,四面受气。这个人能不动声色的用层层面具遮掩自己最真实的目的,并且还能成功骗过临江王和沈琛。

    这个人的心机,到底该厉害到什么地步?

    楚景吾觉得不寒而栗,他虽然知道哥哥不是个多正面的人,可是也没料到楚景行竟然有这么多隐秘。

    他愣了愣,才喃喃问:“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啊?”

    他安排这么多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沈琛看了林三少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都牵了牵嘴角,露出了然的笑意。

    “只能说,他的野心并不是因为你和我才升起来的。”沈琛从前面对楚景行时特有的收敛和愧疚到此刻终于已经一丝不剩,嘲讽的笑了:“不过这些大约也不重要了。”

    林三少便瞥了他一眼:“早说过你自己同情心过盛了,你自己偏偏不认。”他冷淡的放下了杯子,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他从头到尾就没把你们两个放在眼里,他在意的只是临江王的态度而已,从前临江王并没有表示出对他的不满,他便得过且过,可一旦临江王有了偏向以后,他便立即付出行动了。所以说到底,说什么觉得父母偏心,不如说,是担心父母手里的权力不能到他手里,会到景吾手里罢了。”

    林三少的话说的又快又急,仿佛连反应的时间都不给沈琛和楚景吾,便紧跟着又道:“他这回在晋王身边埋下的钉子薛长史,你们知道有多久了吗?足足七年,可你们不如想想,他七年前才多大?”

    楚景行现在也不过才二十弱冠之龄。

    也就是说,他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培养了自己的势力了。

    并且在最没用的晋王身边都放了人。

    那么,其他的藩王们身边......

    甚至皇宫里......

    沈琛皱了皱眉头。

    楚景吾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头一次对这个哥哥进行了审视,也就是说,这个哥哥根本就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为了父母的偏心就会行差踏错的人。

    他做每一件事都是经过精密的思索和慎重的考虑的。

    也就是说,他有可能连犯错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他对付沈琛,还有做错的那件事.......”楚景吾吞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问:“他是故意的?”

    可是如果真的是故意的,那又是为了什么?

    林三少嗯了一声,理所当然的笑了:“有什么好想不通的?你想一想,他虽然犯了错,虽然被收走了世子印信,可是同样的,他得到了什么?”

    得到了什么?

    在楚景吾看来,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啊。

    “不是的。”沈琛认真的看着楚景吾,替他解答疑惑:“他是得到了的,他成功的让父王和我们都以为他不过是个没有远见,容易冲动行事,被敲掉了手脚就不能再做出攻击别人的事来的人。事实上,父王也的确是稍微放松了警惕......”

    至少如果不是林三少抽丝剥茧,层层追踪,薛长史的身世,是很难挖得出来的。更别提要联想到楚景行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