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二·疏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都答应了,那你们还来找我商量,是想商量什么?”楚景行似笑非笑的翘起嘴角:“是想来告诉我一声,我已经被父王收走了世子印信,根本不配在这往府里对你们两个摆兄长的谱了吗?!”

    这还是他头一次这么激烈的表现自己对这两个兄弟的不满。

    楚景吾沉默一瞬,才垂下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他顿了顿,又抬头直视着楚景行:“我只是同你不大一样。”

    是啊,同胞兄弟,跟他不一样,倒是跟沈琛这个外姓人是一样的,并且还同仇敌忾的对付他。

    楚景行笑了笑,不再理会他,转头问沈琛:“父王同意了?”

    他好似不想再跟他们再说任何多余的话,沈琛便也言简意赅的把临江王当时的想法说了一遍。

    楚景行什么也没再说,道:“既然如此,那便随你们罢。”

    他说完便不再理会楚景吾跟沈琛,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除了这个,还有旁的事吗?”

    这就是要送客的意思了,楚景吾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什么,还是什么也没说,跟沈琛一同告辞出来。

    从临江王走之后,他便搬去跟沈琛住了。

    为了这事儿,隆庆帝还专程说过他,说他这样让长兄的面上过不去,可是其实隆庆帝也不过就是说一说而已,说完了也就过去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加上他跟楚景行也实在不和,连楚景行也没再说什么,他便一直住到现在。

    出了门他便皱着眉头跟沈琛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可是沈琛却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在说楚景行这回答应的太轻易了,而且最近楚景行好似真的就突然不再在意他们两个了。

    简直好像把他们两个都当不存在一样,连理会也不再理会他们。

    沈琛若有所思,却仍旧只是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没有阻止你跟着我一起去福建,这就足够了。”

    楚景吾却并没有放松,看着他半响,才问:“你昨天晚上收到父亲的信,信上说的是什么?”

    他是很敏锐的,昨天晚上临江王来信,今天沈琛便带他过来跟楚景行辞行,虽然好像看起来理所应当,可是认真的想起来,沈琛带他过来,更多的好像是一种试探。

    试探楚景行对他们两个的态度。

    沈琛便挑了挑眉瞧他一眼:“你倒是精明,什么都知道。”

    楚景吾便有些得意的正想笑,紧跟着便立住了脚朝他使了个眼色。

    沈琛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见袁嬷嬷往里走。

    这个时候,袁嬷嬷为什么会在楚景行的书房附近?

    要知道,楚景行可是把书房把控得极为严格的,之前楚景吾跟沈琛两个人尚在王府住的时候,要进他的书房都可以说得上是难如登天。

    可是现在,不过是一个默默而已,而且还是长安长公主府陪嫁来的嬷嬷,竟然能自如的进出他的书房,而且还跟旁边的护卫一副极为熟稔,显然是常客的模样?

    “真是孝子贤孙啊。”楚景吾冷笑了一声,语气里充满了讥讽:“平常看他对父王母妃都没这样顺从听话,可是你瞧他多重视他岳母,简直把他岳母的话奉为金玉良言了。”

    所以有些人总怪责别人看不起他,却不想想为什么别人要看不起他。

    沈琛淡淡的受了袁嬷嬷的礼,一出门才冲旁边的雪松交代:“去打听打听,刚才是谁来这里做过客。”

    来过客人?还是用袁嬷嬷来招待?

    楚景吾也嗅出了不对劲,问他:“怎么回事?父王说过,京城里王府的暗线和消息渠道都不用他管,他还需要接待什么客人?还得避着我们两个?”

    要避着的东西多了去了。

    沈琛没有骑马,跟楚景吾步行了一阵拐过了临江王府的胡同,才道:“父王来信了,说是晋王反了的事,恐怕里头有些古怪。”

    晋楚景吾立即便反应过来,没什么好气的哦了一声:“我也觉得奇怪,晋王那个胆小如鼠的,若不是没逼到了绝境,恐怕是不会做出杀了锦衣卫这种丧心病狂的事的。”

    京城当时的局势显然根本没有到那个地步。

    可晋王却表现出了让人震惊的抗拒和反抗,以至于让隆庆帝和内阁都认定了他已经存了反心了。

    这里头总觉得是有什么文章。

    楚景吾说完便转头看他:“父王昨天来信说的就是这个?他的意思是,楚景行还是插手了这件事吗?”

    沈琛背着手镇定发出一声嗤笑:“恐怕不是还是插手,而是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插手。”

    这件事从楚景盟和楚景迁开始,就已经是针对晋王的一个局了。

    楚景行设好了一个圈套,专门等着晋王一家人钻进去,作为替临江王府的一个幌子,甚至是一个挡箭牌,开路的棋子而存在。

    他见楚景吾停住脚一脸茫然和严肃,便叹了口气,抿着唇老实的告诉他:“楚景行跟萧家仍旧有联系。”

    意思是什么?

    意思是,楚景行仍旧是有能力操控许多人去替他办事的?!

    楚景吾吃惊的咽了口口水,不由往前走了几步赶上沈琛:“你把话说清楚些,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回晋王杀了追他的那二十几个锦衣卫的事,真的跟楚景行有关吗?”

    沈琛没有否认,他沉默了一瞬便嗯了一声:“父王在信里是这样说的,他说护卫长给他去信了,楚景行从来就没跟萧家断了联系。”

    可是萧家的人不是已经答应父王了,不会给楚景行再提供任何帮助?!

    像是看出了除楚景吾的疑惑,沈琛背着手讥诮的牵起了嘴角:“阳奉阴违,这不就是我们这位大哥平时最爱也最擅长做的事吗?他总是在让人以为看透了他之后,就呈现另一张面孔。

    ”

    沈琛还从来没有用过这么刻薄的语气评论过楚景行的为人,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楚景吾跟着他进了凤凰台,很快便明白了他这么说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