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一·真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皇后随后便擦了眼泪。

    刚流过眼泪的眼睛清澈见底,若是仔细看,能看见她眼里隐藏的一点庆幸,还有一点遗憾和复杂。

    庆幸的是,虽然隆庆帝已经变了,虽然她也已经变了,可是终究都还没有变得太过离谱。

    至少,他还没有绝情到把她弃如弊履的地步。

    她还是再一次利用了他对她仅剩的那点儿余情,和对一个母亲的同情和信任。

    哪怕知道这份信任以后或许都不会再有了。

    可方皇后却半点儿也不觉得可惜。

    她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清醒,隆庆帝心里已经完全偏向了五皇子和德妃,她要是不做出反击,一定就是等着死的-----看看隆庆帝是怎么对他几个藩王兄弟们的?

    四皇子又是嫡长,若是不能得继大位,到时候在五皇子眼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五皇子能容得下他吗?

    就算是五皇子能,德妃又能吗?

    方皇后咳嗽了一声,见奶娘还是吓得厉害,便轻声道:“知道对外怎么说吗?”

    她是不担心奶娘会背叛她的,因为这个奶娘是当初方家替她找好的,被丈夫休弃了,家里还有个小儿子需要养,若不是因为她跑到方家要做奶娘,孩子都要饿死了。

    方家替她照顾了儿子,又把她送进宫里来。

    她才能把儿子寄托在娘家,让娘家人给他一个姓氏,给他上户籍,又让孩子上了方家的族学,靠的全都是四皇子。

    她心知肚明的,一旦她出了什么纰漏,她的儿子也不要再想能活着了。

    奶娘也如她所预想的那般,害怕的瑟瑟发抖连连摇头:“娘娘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她小心翼翼的抬着头,犹豫了许久才敢问出声:“娘娘,我想出宫去看看瑞儿......”

    瑞儿是她的儿子,她通常半年左右能出宫瞧他一次。

    方皇后深知用人该要恩威并施,见她这样说便毫不犹豫便答应了:“过几天等四皇子病好了,本宫便让肖姑安排你出宫去。”

    她顿了顿又叮嘱道:“你让他好好读书罢,他如今也算是方家人了,若是他以后有出息,本宫自然是会提拔的。”

    奶娘感激涕零的磕头道谢。

    转身出了门之后才收了面上的感激和受宠若惊,快步走了几步,等到了茶水房便反身关好了门,直到帘子后头闪出一个手里还捧着拂尘的小火者,她才挑了挑眉冲他道:“告诉世子,皇后娘娘授意我让四皇子受凉,以此来求得圣上心软。问世子,可需要我做些什么。”

    小火者麻溜的应了一声,又问了几句四皇子的事,才不急不慢的等着奶娘端着茶水出去了,自己慢慢度出了茶水房。

    他跟着自己的师傅出了宫,便寻了个机会去了临江王府送消息。

    最近晋王出了事,晋王府的楚景盟已经被砍了头,连带着晋王世子楚景迁也吓得一病不起,加上晋王杀了去追踪的锦衣卫的消息传回来,最近京城藩王府里的世子们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临江王府也不可避免的显得有些冷清。

    他满以为自己很快就能见到自楚景行,可没料到一坐便坐了大半个时辰也没人过来让他进去,不由有些紧张。

    最终还是世子妃身边的一个老练的嬷嬷出来了,问他到底是有什么事,又说世子有要事,现在无法见他。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却知道自己时间已经耽搁不得了,半信半疑的问了这个嬷嬷一声:“世子说让您过来问我吗?那您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

    袁嬷嬷便忍不住有些感叹。

    楚景行的人到现在看来,是真的一个一个都用在了刀刃上,没有一个是没有用处的-----从薛长史到那个安插在四皇子身边的奶娘,一个一个都安插的恰到好处,且天衣无缝。

    这样的人,怪不得能把自家公主也吃的死死的。

    她感叹完了,才看了眼前的小火者一眼,放轻了语气告诉他:“世子如今正跟小郡王和平西侯商议事情,因此才遣我过来。我是世子妃身边的袁嬷嬷,你往后便知道了。世子说,你来是为了四皇子的事?”

    =小火者这才放心,点了点头告诉她:“灯娘说,宫里一切都好,皇后娘娘铤而走险,授意她故意让四皇子病了,以求得圣上回心转意,她想问问世子,之后要怎么办?”

    楚景行真的是步步为营,走一步便把之后的十几步都已经想到了。

    袁嬷嬷吸了口气,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世子如今正忙着,我也不知道世子有什么打算,等到过一会儿,我会告诉世子的。”

    之后的事,便会有人跟他联系了。

    小火者明白了袁嬷嬷的意思,站起身来告辞。

    他没有见到的楚景行此刻正目光冷淡的看着楚景吾和沈琛,明显不大赞成的冷笑了一声:“现在刚出了晋王的事,皇帝正是看谁都不顺眼的时候,你们还想说服他,让你跟着沈琛一起去福建?你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还是嫌父王那里不够麻烦?!”

    也许是因为临江王和临江王妃都不在京城,不必再做戏给谁看,楚景行终于没有再遮掩自己对他们两个的态度,冷淡疏离得完全不像是一个兄长的冷笑了一声:“这件事我不同意,父王如今都还没到封地,要是因为你们两个胡闹出了事,到时候父王出事,算谁的?”

    楚景吾对他更没什么好感,见他说话并不中听,也就不给他面子:“父王?父王还说过让你从此不要再管王府的事,你听了吗?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

    这倒是实话,临江王的确是在走之前就下令吩咐过,不许楚景行再插手王府的事。

    王府消息渠道都不再通过他,而连王府的后院,都是临江王妃身边留下的房嬷嬷等人在打理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楚景吾说的这些话还是有些太直白伤人了,沈琛卷起手咳嗽了一声,回过头看了楚景吾一眼,才尝试跟楚景行商量:“父王临走之前,已经答应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