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四·捉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王的消息慢了一步。

    自从请罪折子送上去了之后,他提心吊胆的日子便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缓解。毕竟没有消息有时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他本来就是个胆小的人,凡事都只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想,既然没有消息,至少也没人来抓他回去,这对于他来说便足够了。

    基于此,他甚至都有心思跟薛长史他们对弈了。

    等晚间无事的时候,也开始动了些小心思,听说登州有家出了名的名楼,还特意让自己的亲信护卫长在画舫上接了个花娘过来唱曲儿助兴。

    他原本就是爱美之人,既然情形变好了,他便拾起了这个爱好。

    薛长史也似乎沉浸其中,摸着自己的胡子打着拍子微笑。

    气氛正好,晋王已经有些微醺了,笑着招呼薛长史和护卫长:“思娘说隔壁画舫还有许多漂亮姐妹,你们不如也寻一个过来......人生得意须尽欢嘛......”

    这个时候,恐惧已经不存在了,妻子儿女的生死好像也不再那么重要,晋王有些心满意足,满面带笑的催促护卫长:“快去快去!本王做主了!”

    一船舱的人轰然而笑,也尽都起哄陪着晋王开心,催促护卫长去隔壁画舫再接几个花娘过来玩乐。

    可是护卫长还没来得及出船舱,船舱的门便被砰砰急促的敲响了。

    守在外头的护卫紧张得神色都变了疾跑进来,连话也快说不出来的告诉晋王和一众被惊得站了起来的门客们:“王爷!出事了!外头有锦衣卫追来了,说是要盘查逃犯!”

    逃犯?!

    什么逃犯?!

    晋王瞪大了眼睛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一时间酒意尽消,整个人都好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目瞪口呆的看着旁边同样也似乎不可置信的薛长史。

    花娘早被锦衣卫三个字吓得瑟瑟发抖了,等听见面前这个穿的如同富绅的人竟是王爷的时候,更是惊得面无人色。

    她虽不是官场上的人,可是在欢场卖笑久了,有些事无师自通。

    哪里听说过王爷还需要隐姓埋名的找花娘的?!

    而且这个王爷现在竟然还招惹到了锦衣卫,还这样惊慌失措......

    她被吓得一个激灵,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护卫长便奔出去瞧了一眼又跑回来看了一眼晋王,脸色并不好看的道:“是锦衣卫......”

    可是请罪折子都已经递上去了!他已经服软了认命了,连儿子的死活都不管了,只差跟隆庆帝摇尾乞怜了!

    隆庆帝怎么就这么黑心,非得借着这件事赶尽杀绝才满意?!

    晋王的酒意全都化作了怒意,失望愤怒之下拿起身边的一个杯子便猛地砸碎在地上。

    随着啪嗒一声脆响,登时碎片四溅。

    花娘吓得不轻,捂着眼睛尖叫了一声,却立即又被晋王可怕的神色吓住,瑟瑟缩缩的蹲在一旁呜咽。

    晋王顾不上管她,目光妄想旁边的薛长史:“先生说怎么办?!”

    薛长史面色更加难看,神情苍白的道:“不如让他们进来......”

    他见晋王面色越来越难看,便尝试着跟他解释:“王爷要知道,原本咱们的去处可不该被知晓的......别人都以为我们还跟王妃侧妃他们在一块儿......既然锦衣卫能找到我们,就肯定是已经知道了这一点。那么......就说明来者不善了。”

    可不是来者不善。

    晋王恶狠狠的道:“既然来者不善,再让他们进来,岂不是引狼入室?!”

    薛长史便环顾了一圈船舱内面色各异的门客们,不急不慢的摇头:“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现在咱们还不知道,圣上到底是为什么说缉拿逃犯。您可是藩王,就算是世子跟小少爷犯了错,可是您总归爵位还在,还是圣上的亲兄弟。锦衣卫嘴里的逃犯究竟是何人?如果是您的话,总该要有个由头罢?就算是咱们留王妃在原处,自己先走一步了,又有什么问题?!我们又没有犯罪被捉拿,只想快点回封地理事,难不成还有过错不成?!”

    道理是这个道理,简直就说到了晋王心里去,他攥紧了拳头,才发觉指尖已经冻得发麻了,瞪大了眼睛指着护卫长道:“就这么办!出去,把人给本王叫进来!本王倒是想知道知道,他们嘴里的逃犯究竟是指谁!”

    护卫长连忙应是转身,却又被薛长史出声叫住。

    薛长史咳嗽了一声看着护卫长:“您千万记住,只能放一二个领头的进来,其余的不许多放。”

    护卫长摆弄会意,看了一眼晋王,见晋王也急忙点头,便也跟着应了是,很快便转身出去了。

    等到再进来的时候,就领了个刘东进来。

    刘东是从前黄俊的手下,晋王曾见过的,也曾打过交道,见了熟人便先不自觉的放松了些许,而后才问:“不知刘千户捉拿的是什么逃犯?为什么捉拿到本王的船上来了?”

    刘东面色同样有些不好看,他原本是不想进来的,既然知道晋王在这里头了,直接让人上手抓便是了。

    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非得听晋王的,西安来打探情况?

    有什么好打探的?说来说去,船上的情形有多难猜测?那边抓到的晋王妃她们船上少了的人,就都在这里呗!

    可是既然同来的那个百户是林三少的人,他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自己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本来就因为跟错了人一直吃人冷眼了,从前错的恶事太多,不做锦衣卫以后又怕被人拆吞入复,只好忍气吞声罢了。

    再说这活儿原本还轮不到他来呢。

    好歹也是个王爷,又是回封地去,船上不知有多少好东西。

    他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才端着锦衣卫的派头冷笑了一声,反问晋王:“我们到底是为何而来,抓的逃犯又是谁,王爷真的不清楚?!”

    反正都是落水狗了,刘东本来也不是个善茬儿,便冷笑着讥讽:“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难不成王爷心里没点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