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八·复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交完了折子,晋王才觉得好像捡回了一条命。

    毕竟已经做足了认罪的姿态了,且折子又写的这样真情实感,都认错了也给足了隆庆帝削减他护卫军的理由了。

    他觉得,不管怎么说,隆庆帝大约还是愿意放过他的。

    隆庆帝倒是没想着处置他。

    事实上,京城里的确是掀起了一股风浪。

    只是这风浪并不来自于晋王府。

    四皇子之前犯病的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锦衣卫足足查了一个多月,是怎么样大家心里其实都有数,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因此当锦衣卫调查出来,说是晋王府的楚景盟设计了这一切,故意引四皇子犯病只为嫁祸楚景迁,而后取而代之之后,并没有人表示惊讶。

    楚景盟的名声本来就不大好。

    同样都是藩王的儿子,同样都是纨绔,可是沈琛却纨绔的潇洒又不失魅力,让京城的公子哥儿们都跟在他屁股后头当跟班。

    可是楚景盟却不同。

    他脾气阴沉不定,对着哥哥又百般的不敬,大家都不喜欢他。

    出了这样的事,他几乎立即便被抓了起来。

    楚景迁虽然不是晋王喜欢的儿子,可是他偏偏却遗传了晋王最大的特点-----胆小。出了这样的事,虽然锦衣卫只是请他去问了问话,他也足足被吓得十来天下不得床。

    晋王府里一片乌烟瘴气。

    京城里的人却还来不及从这件事情里头反应过来,就又被另一件事吸引走了目光------上元节这一日,太庙起了火。

    只是这场火极小,才刚烧起来便已经被守卫发现,并且灭掉,并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唯一例外的是,明皇后所出的大皇子的灵牌被烧了个角。

    这事儿一出,隆庆帝便大怒,下令要求人严查此事,追责看守太庙的金吾卫副指挥使的责任。

    可是这事儿还没彻底告一段落,查出个子丑寅卯来,便紧跟着又出了一件事------定北侯府卫老太太上奏折说已故明皇后托梦给她,说是四皇子乃是大皇子的转世,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

    这事儿一出,朝野上下一片哗然。

    内阁首先蹦出来指责卫老太太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她怪力乱神,扰乱朝纲。紧跟着便是那些文臣们也纷纷跳出来,指责卫老太太无中生有,挑拨是非。

    可反对的声音还没完全被压下去,便又另有一股支持这说法的言论冒出头了。

    有御史上奏,说是上元节太庙起火便是大皇子显灵,足以印证卫老太太的托梦之说确有其事,四皇子的确是真龙天子。

    这事儿吵的沸沸扬扬不可开交,一时把所有的事都压了下去。

    长安长公主就是在这一片热闹里,惬意的喝了口茶,摇了摇头。

    专程赶回来伺候她的袁嬷嬷笑了笑,上前服侍她端开了茶杯,才道:“皇后娘娘这也真是.......”

    她忍不住道:“早知道皇后娘娘这样沉不住气,哪里还需要在这中间使这么多的力气?让皇后娘娘她自己折腾便是了。”

    这话说的一点儿也没错。

    长安长公主冷笑一声,也忍不住有些感叹:“这女人的脑子真是被驴给踢了。果然小家小户出来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这还是她头一次表现的这样刻薄。

    袁嬷嬷知道,这都是因为之前长安长公主深陷麻烦之中去求助方皇后,可方皇后却置之不理的缘故。

    何况方皇后还下旨申饬过临江王妃,说她不会管教儿媳,就是明晃晃的直接打了长安长公主和仙容县主的脸,把她们架在了火上烤。

    她陪笑道:“您说的是,到底是见识有限,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法子......”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真是蠢到家了。

    长安长公主脸上的笑意简直无法遮掩住,她眼里透着讥诮和嘲讽,哼笑了一声便道:“实在是愚不可及!什么真龙天子?大皇子是真龙天子?”

    她结结实实的哂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尖锐的道:“让那个死鬼跟他那个冤死的娘一起活过来,看看她们敢不敢说一声她们是真龙天子?!当年便没被重视过,现在死了,倒是能被称呼一声真龙天子了?!愚不可及!真龙天子在龙座上好好坐着呢!普天之下唯有那一个!”

    方皇后却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儿子才是真龙天子转世,那么她把隆庆帝放在了哪里?!

    隆庆帝算是什么?!

    这个女人真是,为了自己儿子能当皇帝,竟然连这么损的招数都想出来了。

    而且关键的是竟然还这样不靠谱。

    现在这件事闹的越大,提起这件事的人越多,她在隆庆帝眼里就越发面目可憎。

    她自以为是占到了卫家人的便宜,以为卫老太太是她的棋子,却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被人算计,一举一动都被人控制在手里的提线木偶。

    这样的蠢人......

    她闭了闭眼睛,觉得喉咙干燥,又喝了口茶才冷淡的问:“卫家那边,怎么样了?”

    之前就已经全面派人盯着卫家的一举一动了。

    袁嬷嬷便很快告诉她:“都盯着呢,没什么不对的,跟沈琛见面却似乎少了。”

    自然要少,现在京城上下都被卫老太太那一封走着给惊得回不过神,多少双眼睛正盯着她们卫家。

    凭卫安和卫老太太的谨慎,怎么可能还会做出让别人抓住把柄的事。

    何况沈琛最近也忙着呢。

    想到这件事,她唇角挂着一抹浅淡的笑意问袁嬷嬷:“那件事怎么样?有风声透出来了吗?”

    她说的事是沈琛最近跟隆庆帝提出要和楚景吾一同去福建市舶司的事。

    楚景吾不肯跟楚景行呆在京城,也缠着隆庆帝不放。

    临江王家的两个嫡子不怎么亲近大家都是心中有数的,楚景吾只跟沈琛亲近也不是秘密,因此楚景吾少年心性想要跟沈琛一起去做大事,倒也没有引起什么风浪,相反,隆庆帝恐怕还乐见其成。

    隆庆帝会答应其实也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了,只不过是早晚的差别而已,是以长安长公主才会有此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