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九·出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仙容县主担心的食不下咽睡不安寝,在她眼里,楚景行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不管做什么都要努力做到最好不给人把柄。

    就算是跟他父亲临江王的对抗,也在他的掌握之中,是他加以利用的一点。

    可是她却不同。

    她已经接连几次栽在卫安的手里了。

    这回她还让王府丢了这样大的人,以至于方皇后亲自派人来申饬了婆婆,她只要想到楚景行到时候的反应,就忍不住灰心惶恐。

    连袁嬷嬷除了震惊和失望之余也着实替仙容县主悬了一回心-----楚景行实在不是个好相处的丈夫。

    你说要指望他对仙容县主这个妻子有多少情分,那更是几乎等于没有。

    这样一个人,就像是之前长安长公主和自己担心的那样,不妨碍他的利益还好说,一旦影响了他的事,他恐怕就是第一个操刀剁了你手脚的人。

    只是出乎她们的意料,原本应该暴怒的楚景行却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别说生气或是质问了,他连多问这件事一下都好像嫌多余似地。

    仙容县主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更加小心翼翼,等到临近傍晚,一家人快要用饭的时候了,才试探着跟他说了今天的事。

    楚景行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便道:“以后做事当心些。”

    虱子多了不痒,他如今也不怕进一步惹怒临江王了,自然也就无所谓仙容县主丢了脸的事,何况仙容县主的确是因为厌恶卫安和沈琛,才做出的这事儿。

    不管怎么说,总归这人蠢是蠢,却对他还有那么一丝真心。

    比他的父母亲不知好了多少。

    想到父母,他嘴角的笑意就又更加阴沉了一些。

    临江王上午才叫了沈琛过来,不必想他都知道临江把沈琛叫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叮嘱他照顾好楚景吾,防备自己做出什么事来。

    可是越是这样,他心里的冷淡和犹豫反而愈发的少了。

    从临江王收走他的世子印信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要是不杀了沈琛和楚景吾,他这一辈子都要被这两个人踩在脚底下了,而这绝不是他所能容忍的。

    仙容县主受宠若惊,没料到楚景行竟然真的不生自己的气,小心翼翼的连忙应是,又道:“我以后行事一定更加谨慎小心......”

    她实在是害怕又想亲近这个丈夫,所以做什么都小心翼翼,跟从前那个落落大方的自己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了。

    楚景行却并不是很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看了袁嬷嬷一眼,袁嬷嬷便跟着他进了隔间。

    “那边还没有传消息过来?”楚景行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一面抬头提醒袁嬷嬷:“已经又过了三四天了,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长安长公主府的确是没人过来送消息,袁嬷嬷低眉摇头:“并没有收到公主府的消息.......”

    话音才落,仿佛就是为了印证楚景行的话,仙容县主身边的百灵便急匆匆的敲响了房门,惊慌失措的禀报:“世子爷,袁嬷嬷,公主府来了人......”

    楚景行使了个眼色,袁嬷嬷便立即开了门。

    百灵一进来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张皇失措的道:“公主府来了人,说是长公主不好了.......”

    也就是在几天之前,楚景行还跟仙容县主回了娘家回门,那个时候长安长公主尚且还好好的,现在才过去了多久,就忽然不好了?

    袁嬷嬷也觉得蹊跷,咳嗽了一声,等百灵缓过了神,才道:“你慢些说,到底是怎么了?”

    百灵被呵斥了一声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长公主昨天发了高烧,连夜请了太医诊治,可是不知怎的,病情急转直下,才刚管事过来说,长公主如今一直说胡话,驸马爷去温泉别庄了,大少爷又......”

    袁驸马自从袁二老爷的事情闹出了之后便从长公主府搬了出去,而后便借口读书避到了城外的别庄,大少爷袁洪文更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什么都指望不上。

    管事会跑来找仙容县主这个已经出了嫁的姑奶奶也是难免的。

    袁嬷嬷看了楚景行一眼,楚景行已经站起身往外走了。

    仙容县主失了分寸,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见了楚景行便迎上来:“世子,我得回去......”

    她连忙忍住哽咽:“我母亲她一个人,我得回去照顾她......”

    这是不合规矩的,哪里有出了嫁的姑娘家还总忘娘家跑的。

    何况她还是藩王府的世子妃,更是不成体统了。

    可是楚景行却毫不犹豫的立即便答应了,不仅如此,还让她换了衣裳,亲自领了她去临江王妃的正院,跟临江王妃说了这件事。

    虽然气愤长安长公主和仙容县主不间断的惹麻烦,可是到底是结了亲家了,为了儿子,临江王妃也没有听说了这样的事还不答应媳妇儿回娘家的道理,她顾不得推脱便答应下来,想了想还不放心,叮嘱大儿子也跟着一同去:“你也跟着去,你媳妇儿一个女流之辈能有什么主见?你便一同过去,到时候若是有什么事,也好帮把手。”

    仙容县主顿时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

    楚景行也痛快的应承下来,略准备了一会儿便让人套了马车赶往长安长公主府。

    临江王妃悬了一颗心,又惊又气的叹了口气:“好端端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天天的总是有这样多的烦心事。”

    向来身体都不错的一个人,怎么说病倒就病倒了,还无缘无故的就病的这么重,闹的动静这样大。

    房嬷嬷知道她心烦,连忙劝她:“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了呢,说不定是袁大少爷他经不住事,所以被吓得没了分寸,所以才过来惊动了咱们......”

    毕竟之前还好端端的,哪里会忽然就病成这样,房嬷嬷是不信的。

    临江王妃重重的叹了口气,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闷闷不乐的坐了一会儿,才吩咐房嬷嬷去通知厨房摆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