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六·料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月十一,因为临江王的封地九江遭遇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风雪,冻死冻伤许多人,临江王上表请求提早离京赶赴封地。

    隆庆帝允准,任命工部左侍郎欧阳正德为正使,随同临江王一同赶赴九江救灾安民。

    终于得了明旨允准离京了,可是临江王妃还是开心不起来。

    她两个儿子都不得不留在京城。

    而且雪上加霜的是,方皇后还从宫中下了懿旨,申饬她管教不力,由着儿媳妇挑拨是非,卖弄口舌。

    本朝还从来没有皇后下旨申饬过妯娌的。

    她就成了独一份。

    都马上要离开京城了,还被这样羞辱,临江王妃又气又急,险些病倒。

    原本就因为大儿子的事跟丈夫起了矛盾,她前一天还在叮嘱儿子儿媳在京城要谨言慎行,转眼就被打了脸,气的不知如何是好。

    连房嬷嬷也忍不住叹气:“世子妃也太沉不住气了......”

    沉得住气就不会搬弄口舌,跑到永和公主面前说卫安跟沈琛关系暧昧了。

    也不动脑子想一想,永和公主显然是对沈琛上了心了的,被沈琛拒之门外多少次?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往沈琛那里跑。

    仙容县主以为能借由这个在背后捅卫安一刀,却不想想,永和公主愿不愿意替她当这把枪------承认沈琛和卫安的关系,那永和公主自己成了什么了?

    世子妃未免也太没成算了些。

    临江王妃撑着头觉得头痛,矮个子里拔高个,跟李桂娘一对比,她之前向来对仙容县主是满意的,毕竟不管怎么样,李桂娘还总是做些错事,可是仙容县主却表现的贤良淑德多了。

    可是没想到,这贤良淑德的儿媳妇一进门便送了她这么一份大礼,让她临走都抬不起头来。

    “世子妃呢?”她放了手抬眼看了房嬷嬷一眼,声音有些低沉:“如今在何处?”

    房嬷嬷弯了腰咳嗽一声:“在外间候着呢......”

    宫中天使来过之后,世子妃就收到消息赶来了,一直在外头候着,只是临江王妃没心思,并没有见她。

    “让她进来。”临江王妃瓮声说了一声,面容冷淡。

    仙容县主到底怀着什么样的目的跟永和公主说了那番话她不管,可是这件事影响到了王府,她便不得不管。

    原本她要离开京城了就提心吊胆,总担心两个儿子出什么事,要是仙容县主还是这样不知死活到处得罪人。

    她这一颗心就更是别想安稳了。

    房嬷嬷应了是,很快转身出去引了仙容县主进来,又径直退了出去关了门。

    仙容县主一进门便西安给临江王妃跪下了,咬着唇万分委屈无奈的跟临江王妃磕头赔罪。

    她只不过是想在永和公主面前吹点风,让永和公主厌恶卫安,并且也对沈琛死心而已。

    谁知道永和公主竟然会去找卫安的麻烦,又把这件事捅给了方皇后知道。

    宫中天使一来,她便知道事情不好了------原本她母亲现在就处境不大好,她丈夫又跟公婆吵的不大愉快......

    她战战兢兢的跪在临江王妃跟前,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打算跟临江王妃说了,末了哭的不能自持:“我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成这样......”

    临江王妃已经不想再听,她冷冷的看了仙容县主一眼,随即冷笑出声:“那之前郑王大婚之时出的事又怎么说?”

    郑王大婚的时候收买梅家下人对梅莺下毒嫁祸卫安的事?

    仙容县主睁大眼睛有些手足无措。

    从那之后,临江王妃便从来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她还以为临江王妃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她一时无话可说,沉默片刻后才道:“我是为了对付卫安的。”

    想到临江王妃不大明白,她便干脆摊开来说,把之前和卫安的恩怨,还有卫安和沈琛的关系都告诉临江王妃:“郑王把卫安看的极重,卫安又跟沈琛关系亲近.....”

    这么说也说得过去,只是这么一来,事情就又牵扯到了沈琛了。

    临江王妃头痛的更加厉害,终究没有再指责什么,只是苦笑了一声摇头:“就算是如此,可是你这样做也未免太蠢了,你对付了卫安吗?”

    反而还被一状告到了方皇后面前,丢了这样大的脸。

    仙容县主惶恐得厉害,低声认错。

    临江王却并不大在乎这件事,出乎意料的并没有生气。

    他越是冷静,临江王妃就越是害怕紧张,打发了仙容县主之后,听说临江王去了瑜侧妃那里,面色便不大好看------因为楚景行的事,临江王好像对她越发的疏远了。

    最近去瑜侧妃那里的次数也渐渐增加。

    大儿子心思深沉,小儿子觉得她偏心大儿子,心胸狭窄而不跟她亲近,连丈夫也因为这个缘故跟她离心。

    现在好容易大儿子娶了媳妇儿,可是这媳妇儿竟也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她实在是应接不暇,良久才把头埋在掌心里哽咽起来:“真是不让人省心......”

    临江王也正跟瑜侧妃冷笑:“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瑜侧妃心中一动,知道他说的是世子和世子妃的事,真诚的道:“世子年少,难免有张狂的时候,世子妃又是县主之尊.....往后再过些日子,也就好了。”

    这安慰的话却没让临江王觉得安慰,他眉头皱的紧紧的,许久不曾松开。

    楚景行行事没有章法而冷酷,现在看来他的媳妇儿竟也不是个拎得清的,还敢跑去永和公主面前撺掇永和公主对付沈琛和卫安,实在是居心叵测、

    夫妻俩都这么心胸狭窄,以后要是真的是她们得势,那怎么可能会善待他其他的子女?

    连一同长大的弟弟们也可以陷害的人,还能指望她们什么?

    他背靠着椅背没有出声,许久才出声问瑜侧妃:“东西都收拾好了?”

    瑜侧妃答应了一声让他放心:“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您放心吧。”她顿了顿又道:“德妃娘娘那里......起哦前儿进宫了一趟,她那里准备的......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