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三章·圣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这一次隆庆帝却打了自己的脸。

    他满心以为自己这个皇姐是极为稳重少言的人,也是三个公主里头最让人省心的,这回也不过是那些人诬告罢了。

    最坏的情况也就是长安长公主纵容驸马家人胡闹。

    隆庆帝都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小惩大诫。

    毕竟他如今的心思都在四皇子身上。

    自从发过一次病之后,四皇子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下来,并没有再四肢抽搐过,可是孔供奉和其他太医都说,民间那些发羊癫疯的人,发过一次病以后,有的或许终生不会再犯,可也有的从此以后就经常犯病,随时可能会没命。

    想起这些,隆庆帝就烦躁的厉害。

    他的儿子不多,物以稀为贵,每个都是无比金贵的。

    到了现在才开始后悔起之前有儿子时不珍惜,可现在想要后悔也晚了。

    为着这个,他恼怒的很,下令锦衣卫全力督办此案。

    好在也是有开心的事的-----继德妃的五皇子之后,林淑妃也怀了身孕了。

    老来得子,总算是冲淡了些四皇子的病所带来的愤怒,隆庆帝往林淑妃那里去的也越发勤快的。

    德妃的五皇子水涨船高。

    林淑妃那里也门庭若市。

    四皇子的事,说到底伤心的也只有方皇后这个当娘的,她每天守着四皇子几乎已经筋疲力尽。

    此时此刻早已经把之前告诫过自己的谨言慎行的话抛到了爪哇国------之前想着她是皇后,她的儿子既是嫡出又占着兄长的优势,只要不行差踏错,总归是有优势的。

    可现在四皇子这一病,之前的优势就都荡然无存了-----一国之君,怎么能身有异症?

    四皇子病了以后脾气却似乎变得好些了,见了母亲便搂着她的脖子不肯放开。

    方皇后觉得心酸,忍不住便掉泪。

    四皇子便似懂非懂的瞧着她,抬手替她拭泪。

    方皇后便哭的更凶了。

    真是连老天也不帮着她,否则的话,她何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神情不对,肖姑小心的上前劝她:“娘娘好歹也用些东西......”她轻声道:“四皇子如今还好好的,孔供奉不是也说过,这个病因人而异,四皇子或许也不过就是因为一时受了刺激,所以才忽然发作而已,以后注意些,未必便会再犯的.....”

    方皇后眼眶泛红,半响冷笑了一声,将四皇子揽得更紧了些:“未必会再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到底怎么样,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她冷笑着出声,肖姑便垂下头不敢再多说。

    静了静,方皇后又恢复了平静:“查出什么了?!”

    时时去催锦衣卫,锦衣卫都说案子尚在审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审出个头绪来。

    方皇后问的是自己宫里的排查。

    肖姑就低声道:“回娘娘,咱们宫里那天抱过四皇子的,除了奶娘便是供奉,还有个小宫娥。那个供奉和小宫娥素绢都被锦衣卫带走了。可是我查过那个供奉,他是晋王妃的亲戚......”

    方皇后便挑了挑眉:“晋王妃?”

    她是不信的。

    晋王妃这个人胆子小的跟老鼠似地,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做这样的事。

    她冷笑了一声。

    是有人要栽赃嫁祸了吧。

    屋外响起脚步声,方皇后出了会儿神,肖姑便出去又折返回来,轻声跟方皇后说:“娘娘,长安长公主求见。”

    方皇后有些晃神:“长安长公主?”

    她语气有些疲倦:“她又怎么了?不在家筹备婚事,跑来做什么?”

    肖姑便咳嗽了一声:“出了些事......袁驸马的弟弟袁贺因为私设赌场,草菅人命被人状告到了顺天府,顺天府又把此案移交至了刑部,现在有御史参奏长安长公主仗势欺人,欺上瞒下,并且直指长安长公主有份参与此事.......”

    这么说,长安长公主是来求情的?

    方皇后想了想,摇了摇头:“她自己的家事,让她自己处置了便是。”

    她没心思管别人的闲事了。

    长安长公主进宫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卫老太太耳朵里,她看着卫安剥了个脐橙,才冷笑道:“她也有着急的时候。”

    可不是得着急。

    卫安和郑王一前一后,把她的路都给堵死了。

    找麻烦告状的是温远的族人。

    温远活着的时候是族里的寄生虫,就是个祸害,可是死了却能帮族里换不少银子。

    温远自己没出息,可是他的身份偏生有些麻烦-----他爹是举人,他也算是个读书人所出。

    再把他说成一个为了治母亲的病而借了印子钱的孝子,民愤便沸腾了。

    何况陈御史还指使了手底下的言官推波助澜。

    这件事很快便从星星之火变成了燎原之势。

    等到长安长公主发觉这件事并不容易应付时,这件事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

    告状的温氏族人是奈何不得了。

    而倒霉的是,审案的人也照样不是长安长公主可以收买的-----审案的是刑部侍郎安庆和,他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这个事最终还是不会影响到长安的地位。”卫老太太有些惋惜:“长安长公主反应已经算是极快的了。”

    可不是,一出事,她便迅速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本来赌场和印子钱就都是袁贺在操持,明面上大家都只知道袁贺,不知道长公主。

    长公主又动作申诉的销毁了账册和证据,这件事最终也只会让袁贺倒霉,影响长安长公主的声誉,却不会真的对她造成什么根本的影响。

    卫安却摇了摇头:“也未必啊。”

    她把启程剥好了递给卫老太太,轻笑着道:“我听说她很喜欢袁贺,这么多年待袁贺始终不同。从前不管驸马知不知道,至少明面上是没人敢提的.......”

    她看了卫老太太一眼,拿了帕子擦手:“可若是这件事被捅破了呢?”

    若是这件事被捅破了?

    养个把入幕之宾倒没什么。

    可是私通自己的小叔子那却是匪夷所思了,毕竟兔子还不吃窝边呢.......

    最主要的是,私通小叔子的话.......让袁驸马到时候如何自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