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九章·人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能一直这样退让下去了。

    这也是卫安的想法。

    楚景行和仙容县主之前就已经利用过她,利用她对付李桂娘,早从通州庄子上那件事开始,这两个人对她就没有怀着什么善意。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都完完全全的缺乏同理心,总觉得世上所有人都欠了她们。她们不遗余力的想法子给她添堵。

    其实理由卫安自己也想的到-----以楚景行前世今生加起来的表现来看,无非也就是觉得她挡了他的路,觉得她跟沈琛走的太近了。

    这跟上一世到最后他中断跟她的交易,断了沈琛跟她之间的联系,把她扔在靖安侯府自生自灭是一样的道理。

    要不是因为还有义兄谢良成,她上一世失去了沈琛和临江王府的帮助,还未必能够报仇。

    上一世卫安来不及计较那么多就死了。

    这一世因为想要跟临江王缔结联盟,她又一直忍让。

    可是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楚景行真当她是随便就能踩一脚的蝼蚁了,踩了还不能有脾气,还得把全家送上去给他一起踩才过瘾。

    可她偏偏就不让他如意。

    她冷笑了一声,嗯了一声,轻声道:“是可以给她们添些麻烦了。”

    这麻烦还不能是小打小闹无关痛痒的那一种。

    卫老太太眯了眯眼睛,问卫安:“你打算怎么给她们添麻烦?”

    卫安就看了郑王一眼:“这个就要父王帮忙了。”

    卫老太太更衣去了不短的时间,庆和伯夫人有些坐不住了,絮絮叨叨的跟怀仁伯夫人说起自家的事来。

    怀仁伯夫人想着自家的事就觉得烦心,碰见庆和伯夫人倒是觉得有话聊------不幸的人总是喜欢听更不幸的人的故事,以此来反衬自己些许的好处,借此得到平衡。

    没说两句,外头便说卫老太太来了,庆和伯夫人无奈的中止了对话,转眼却又热切起来,陪着笑跟卫老太太问:“上次我托您的事,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

    卫老太太想了片刻才记起来,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你是说去福建问那个宝慧的事?”

    “可不是。”庆和伯夫人连忙点头:“我已经去问过淑妃娘娘了,淑妃娘娘自己也拿他没法子,既是如此,我还能怎么着?给他抬个贵妾罢了。”

    还没原配先有贵妾,门当户对的女子们就看不上林三少了。

    到时候再生下孩子.......就更没有人敢嫁。

    卫老太太很明白庆和伯夫人的想法,也无意跟她扯皮,敷衍的点了点头。

    庆和伯夫人回去便欢喜的说给大儿子和媳妇儿听。

    大儿子倒是还好,大儿媳妇却脸都白了,皱着眉头想要说什么,便听见外面说是林三少回来了。

    一屋子的人顿时都屏声敛气。

    林三少越发受隆庆帝信任,他们便越是害怕他。

    庆和伯夫人难得的笑的一脸灿烂,跟林三少说了请卫家到时候帮忙探听宝慧家里的事,轻声道:“你也老大不小了,的确该成亲了,我跟淑妃娘娘禀报过,淑妃娘娘说,你年纪大了,她又嫁出去了,做不了你的主,你喜欢便是了。我也想着,你既然这样喜欢那个姑娘,就给你娶回来,不过当正妻是不行的,便当个贵妾罢,也算是两全其美两不耽误了,你看怎么样?”

    她兴冲冲的说了这么一大段话,还是不觉得累,盯着林三少看着,满脸的幸灾乐祸。

    林三少神情淡淡,不问宝慧,注意力反而在卫家身上:“去找了卫家?”

    卫家还要继续去福建吗?

    想一想宫里这几天发生的事,他又好像有了领悟,垂下眼睛淡淡的看了旁边的林大爷一眼。

    林大爷被他一看便觉得浑身冰凉,借着跟林大奶奶说话的空隙转过了头。

    倒是庆和伯夫人不断点头:“可不是,卫家老太太这样德高望重,到时候由她提起来把宝慧给你当二房,就没人再说什么了。”

    林三少嘴角噙着一抹冷淡笑意,不置可否,只是冷淡的叫了林大爷一眼,低声道:“你最近谨慎些。”

    林大爷被这一句话吓得魂飞天外,抖了抖才面皮抽筋的问:“怎.....怎么了?”

    锦衣卫的消息总是来的最快的,林三少又是杀神,他这么认真的叮嘱人,总是让人害怕比感动要多些。

    林三少却不说了,只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总而言之,放机灵些,若是无事,干脆便请假别去当差了。”

    连差事也不让去当?

    怎么回事?

    林大爷想问刚清楚些,林三少却已经扬长而去了,他茫然又惊恐的看了母亲一眼,再看看妻子,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倒是庆和伯夫人皱了皱眉头:“故弄玄虚!”

    林大奶奶轻轻咳嗽了一声,严肃的看着庆和伯夫人摇头:“母亲,他毕竟是锦衣卫指挥使.....”

    庆和伯夫人知道她的意思,嗤笑了一声很是不忿:“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当谁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成?谁知道他到底是好意还是坏心?!”

    说是这么说,到底没说让林大爷不要听的话。

    林大爷便松了口气。

    林三少却径直去了凤凰台。

    他最近迷恋宝慧的事已经人尽皆知了,去凤凰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因此并不需要遮掩。

    一进门便有人过来迎着他去天香园。

    他走到一半,从去天香园的小径上钻入旁边的树丛里,很快便绕过了锦绣园到了芳菲苑,一路上了最高层。

    沈琛早已经等着他了,见了他就笑了一声:“怎么弄的这么晚?”

    林三少没有说话,坐在他对面伸手端了茶喝了一口才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说为什么?”“不至于吧?”沈琛卷起手咳嗽了一声又停了:“当真是人为?”

    他们在说的是四皇子的事。

    四皇子口吐白沫抽搐不止,闹了好一阵才平息下来,方皇后哭的眼泪连连,在宫娥们和孔供奉的证明下,说是有人故意给四皇子下毒,想要谋害皇子。

    中毒或许没有,可谋害却或许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