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三·利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晨的阳光洒了一地,连叶子也镀上了一层金光,蓝禾把窗户全都大开透气,往外头看了一眼就兴高采烈的笑起来:“今儿天气可真好......姑娘今天出门一定顺顺利利的。”

    昨晚才闹了一场,值夜的玉清有些精神不济,却也跟着笑着附和:“可不是,今天一早起来天气就这样好,姑娘出门一定顺利。”

    汪嬷嬷抱着一堆衣服进来,闻言就笑了,她最近也常常为自己女儿担心,可在卫安眼前,却总习惯把担忧都藏起来。

    女儿她自然是挂念的,可卫安是她一手带到大的,没有女儿的这些年,卫安就是她的一切,在她心里,说句不自量力的话,早已经把卫安当自己女儿了。

    她把衣服都放好了,才跟卫安说:“老太太送来的衣裳,让您今天就穿这个.....”

    见屋子里的人只剩下了蓝禾玉清还有素萍,她脸上的笑意就加深了一些:“是王爷送来的,这可是流光缎呢,听说老太太那里也就只有两匹,这回对外就说,是老太太给您的......”

    郑王能对卫安这样关心,汪嬷嬷乐见其成。卫安苦了这么久,她实在希望日后老天能对卫安稍稍好些。

    这料子太贵重了,卫安忍不住有些想皱眉。

    上一世恨不得把这些天下最名贵的料子穿在身上,把心里的自卑和不堪都包裹起来,等到历经人情冷暖,才明白这些都是没用的。

    她早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可是她也明白郑王的好意,他觉得,这样别人对她的冷待和不屑就能减少一些。

    “就穿这个吧。”她笑了笑,见汪嬷嬷笑的一脸皱纹,让她留在家里好好休息,才回后头去换了衣服,往合安院里去。

    卫老太太刚刚洗漱完毕,还没开始摆饭,见了她先笑起来:“这料子本来就该你这样年纪的孩子穿,显得多好看?”又转头吩咐花嬷嬷:“我箱子里那两匹,也一并给她拿去,让绣娘好好裁两件,还能做些帕子,再做条百褶裙。”

    卫老太太兴致很高,立即就催着人去拿出来,一匹是海棠红的颜色,一匹却是紫色,卫老太太笑着让卫安瞧:“海棠红不必说,自然衬你。紫色也别嫌眼色深,你皮肤白,穿这颜色正好。”

    慢慢摸索出了相处之道,尴尬已经少了许多,卫安自然也不会拂逆卫老太太的好意,笑着答应了,跟卫老太太讨论了一会儿,才听见卫老太太说昨天长宁郡主跟卫玉珑吵架的事儿。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卫老太太看了她一眼:“两个人吵的沸反盈天,连老五也治不住她们俩,昨儿就闹了一宿。”

    长宁郡主少见的在卫老太太跟前哭了,还说一切都是卫安在其中捣鬼。

    说卫安收买了雪杏,让雪杏调唆卫玉珑跟她生疏,哭的很是凄厉。

    卫老太太不胜其烦,可是却又顾忌着她知道卫安的身世,只好跟她做戏,连白头发都好像添了几根。

    卫安弯了弯唇,眼睛里都氤氲着笑意,轻描淡写的说:“是我。”

    她记得长宁郡主的冷待。

    这些伤害,如果建立在长宁郡主是她亲生母亲的前提下,她是不会有怨言的。

    可偏偏长宁郡主不是,并且就因为知道她的身世而一步一步处心积虑要毁了她。

    这让她无法释怀。

    上一世没有过的仇恨在知道了一切之后一重一重加深,到最后,连那些被折磨的细节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了。

    葛嬷嬷和雪杏是怎么助纣为虐的,她也通通都记得。

    这两个人是怎么把她踩的万劫不复,是怎么引诱她去做一切丢人现眼的事,是怎么逼死汪嬷嬷,她都记得。

    她看着卫老太太并没什么表情的脸,很痛快的承认:“我故意收买了雪杏,故意给雪杏一只极好的,宫里赐下来给镇南王府的镯子。让她暴露。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卫老太太并不意外,更不觉得卫安做的有什么错。

    她只是关心卫安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已:“你若是想处置她,有的是法子,不必这样。”

    “不仅仅是为了处置她们。”卫安干脆利落的解答了卫老太太的疑问:“长宁郡主是不会知道错的,在她心里,她永远不会有错。你就算是杀了她,她也不会觉得难过,更不会害怕。”

    卫安说的轻描淡写:“只有让她失去她最看重的东西,她才知道痛。”

    卫老太太略一想就明白了:“雪杏真的挑唆了小八?”

    卫安点头:“其实也不算挑唆,她只是更加激起了阿珑的愤怒罢了。阿珑是个敏感的,本来就受尽了宠爱,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不是唯一,并且被一直看不起的人比过去的时候,难过和迁怒是必然的,我不过是钻了个空子。”

    花嬷嬷不由看了卫安一眼。

    她觉得七小姐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了,卫安从前不是这样的。

    从前的卫安做事总是留着余地,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连对着卫玉攸和三夫人,也能做到尽释前嫌,可是现在的卫安,好像......全身都是杀气?

    卫老太太也被卫安周身阴沉的气势给震住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就问她:“既然如此,那你先前稳住庄奉,也是有缘故的?”

    当时她就很奇怪,不明白卫安为什么轻轻巧巧就把这事给揭过了,又稳住了庄奉。

    现在看来,卫安是早就有打算了。

    她说不会手软,果然就不会手软。

    “嗯”卫安低头看着自己腰间带着的玉佩,眼里暗流涌动:“都是为了今天。”

    卫老太太沉默了一瞬。

    卫玉珑毕竟没做错什么,也是她的孙女。

    还是青鱼撩了帘子迎三夫人进来才打破了沉默。

    卫老太太把这点犹豫扔掉,问三夫人:“都打理妥当了?”

    三夫人知道她问的是五房的事,看了卫安一眼才答:“您放心,都打理妥当了。”

    老太太说把长宁郡主遣散的那些人都给安置妥当,不许拉去卖掉,她不敢耽误,昨晚连夜就去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