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五·更恨

一百八十五·更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终于正眼看着卫安,然后有些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沉声吩咐:“抬起头来!”

    卫安依言抬头,目光像是夏日清晨里升起的朝阳,漂亮干净,光芒万丈。

    她的眼睛好像会发光。

    隆庆帝闭了闭眼睛,脑海里却浮出另一张脸。

    那个女孩子曾经是明皇后的掌上明珠,也曾在王府里养过几年,看见他就甜甜的喊他姑父。会做醒酒汤,会弹琴,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简直就能弯成天上的月牙。

    他冷冷的后退了一步。

    可是这个小姑娘已经死了。

    他目光里的冷意一点一点加深,半响才神情不辨的淡淡让卫安起来。

    他年纪大了,年纪大了,又接二连三的死儿子,很不喜欢回忆从前的事,更不想回想起从前的人,那样不免让他想起那些辜负的人。

    更容易叫他觉得心里不安。

    他冷淡的看了卫安一眼,双手负在身后,淡淡问她:“你是定北侯府的?”

    京城出了个福星的事,他也是听方皇后说过的,只是他对这些小事当然不怎么上心,因此竟然不知道这个卫七就是定北侯府的那个卫家的人。

    卫安敏锐的察觉出来隆庆帝态度冷淡,更加低眉顺眼的低声应是。

    定北侯府.....

    隆庆帝嗯了一声,半响才冷淡的道:“起来罢,既然贵妃娘娘喜欢你,皇后娘娘也说你是个福星,你就多陪陪她们。”

    他说完又笑了笑:“但愿你如同传说中那样,当真是个福星。”

    既然见了人,冯贵妃又着意夸过,他不免又赐下许多赏赐,才打发她去了。

    冯贵妃拢了拢身上斗篷,咳嗽了几声。

    隆庆帝就皱起眉头来:“怎么病了这么久了,还是不见起色?”

    冯贵妃脸色苍白憔悴,面上却还带笑:“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里有那么快就好的呢?不过今天我倒是觉得好多了,可见这位七小姐当真是个福星,我极喜欢她。”

    隆庆帝淡淡的嗯了一声,又让她:“多保重身体,冀儿在地下也不愿意见你如此憔悴。”

    人越是老,就越是怕死,反而不如没有见识过富贵懂事以前那样初生牛犊不怕虎。隆庆帝现在不仅怕死,还怕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冯贵妃笑着应是,神情温柔恬静。

    隆庆帝拍了拍她的手,陪着她用了膳,再略微休息了一会儿,才往皇后的凤仪宫去。

    方皇后是他自己看上的人,又是一见钟情,如今又怀了孩子,他是极上心的,每天都要去瞧她,今天也不例外。

    何况她最近受了惊吓,动了胎气。

    只是今天他一进凤仪宫,便觉得凤仪宫格外不同。

    这几天凤仪宫总是安安静静的,有些死气沉沉,方皇后也总是皱着眉头,一天到晚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会有什么不对劲。

    弄得他都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可是今天凤仪宫却大变了样,连进出的宫人面上都带着喜气。

    他有些意外,见方皇后行礼就双手扶了起来,又挑了挑眉笑:“什么事这么开心?这几天朕想尽办法也没能让你解愁,怎的忽然就想通了?”

    方皇后笑着被他扶着坐在榻上,容光焕发的笑:“自然是有好事拉!”

    她摸了摸自己肚子,面上无限慈爱:“太医刚刚来请过脉,说是我好的很,孩子也好的很.....”

    隆庆帝对着她的时候耐心和脾气都是格外的好的,闻言就不由发笑:“就为了这个?可我记得之前太医和供奉们天天都跟你说同样的话.....”

    方皇后面上现出些羞赧的神色来,晃了晃隆庆帝的胳膊撒娇:“那不一样嘛......今天我见了见卫家那位小姑娘,就觉得心中畅快许多,连身上也舒服了。而且.....而且供奉还说,我脉象浑厚有力,大约怀的是个男孩儿......”

    太医和供奉可不敢为了迎合巴结就说这样的话!

    隆庆帝面上的喜色便透出来了,挑眉问道:“当真?!”

    若是这么说,那这个卫七倒真是有些意思了......

    方皇后满面笑意的点头:“这哪里有骗人的?那些太医也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她把头靠在隆庆帝肩膀上:“自从冀儿去了,我心里总是惶惶不安,若是能给您添个小皇子,我就算是死也甘心了......”

    隆庆帝就呵斥她:“什么死不死的!不怕犯忌讳!”可心里的喜气却怎么也遮不住:“既然你觉得那个卫七好,时常召进宫里来陪你就是了。”

    又吩咐跟着的安公公:“吩咐内侍省,再准备些东西,赏去卫家。”

    他时常给定北侯府赏赐东西,可是赏赐的却也只是卫老太太一个人,就连给卫老太太的赏赐,今年也少了许多。

    现在又给卫家颁赏,底下的人就不免要多想了。

    冯贵妃却不怕底下人多想什么,毕竟就算是她们多想了,误会了隆庆帝的意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卫家很快就要完了。

    她的儿子死了,卫家却想独善其身,想要靠着她儿子的死和方家结盟立足,这世上的好事哪里能被她们都占尽了?

    她美好温柔的手交握在一起,嘴角浮现出一个冷笑。

    卫家一定以为她们现在身在云端了,可她们绝对想不到的,杀招都在后头等着她们。

    她一定要让卫家的人都去地下给她的孩子赔罪。

    底下服侍的人轻手轻脚的把刚摘来的梅花插好,她望着梅花出了半日的神,轻轻的叹了口气:“不要放在我这里,我看着心里不舒服。”

    三皇子喜欢梅花不是假的,他喜欢梅花,还是因为想要讨她的欢喜,她只要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心如刀绞。

    江嬷嬷叹了声气,哎了一声,让人把花瓶撤了,这才又打发了剩下的人,坐在小杌子上劝冯贵妃:“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和一个破落了的定北侯府,您也别太生气,还是将来要紧。”

    逝者已逝,人死又不能复生,该趁着隆庆帝如今还热乎着,还因为三皇子的死而对她心存愧疚,想想将来的事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