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章·打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芳越是能放得下身段,把自己往死里折腾,卫老太太就越是心惊。、

    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年轻人,同他们那个时候已经大不相同了,她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还肆意妄为,在父母膝下撒娇,仗着姐姐姐夫的身份横行无忌,可是朱芳,却已经能轻易把人的性命前途玩弄于鼓掌了。

    她醒过神来,没有废话,也不同朱芳扯言语上的官司,哐当一声把手里的杯盏砸在了朱芳头上,看着茶叶混着茶水从他额角流下,语气冷淡至极:“这一杯子,是打的你的厚颜无耻。”看着朱芳垂下头,她又冷笑了一声:“你娘怎么死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阿敏还会不会跟你回去,你也清楚的很。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着你娘的性命就能换阿敏回头的美梦,你是不是还没睡醒?”

    朱芳垂着头没有说话,过了好半响才眼睛通红的看向卫老太太:“我娘已经死了.....我知道这事是我娘做的不对,可是老太太,都说人死万事消,我和阿敏还有元姐儿和焕哥儿......”

    事情已经到了无可转圜的地步,朱芳却还是一定要抓着卫玉敏不放。卫安在东次间里听朱芳带着哭腔的恳求,只觉得毛骨悚然。

    朱家到底想做什么?

    不管朱家到底想做什么,卫老太太是不再想同他们有牵连了,朱家和卫家唯一的联系无非就是卫玉敏和朱元朱焕,如今她抓住了把柄,只要把人都要回来,以后朱家就同卫家再没关系了,她打断了朱芳喋喋不休的解释:“结亲不是结仇,现如今你们已经同卫家结仇了,你做什么还非得拦着阿敏不肯放?”

    这话问的大有深意,朱芳垂下头解释:“一日夫妻......”

    卫老太太哂笑一声,耐心已经耗尽:“省省吧,你们之间没有恩,只有仇了。原先她全心全意待你们家,你们家尚且把她当蛇蝎避之不及,现如今中间横亘着你母亲的死,你扪心自问,你心里过的去?”

    顿了顿,老太太坐下来又道:“不用说那么多了,如今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好走。你回去写份和离书,到时候再去礼部记个档,孩子就随着我们家。”

    她好整以暇的喝了口茶:“我劝你一句,圣上为什么发落的你们,你心里清楚。”

    言外之意就是,最好知情识趣一些。

    朱芳攥住了拳头,卫老太太说话似是而非,滑不溜手,让他摸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可不管卫老太太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卫家一击不死而且还起了警惕心却是真的了,他不敢再说下去,再咬死了不肯放卫玉敏,恐怕卫老太太要起疑心了,这个老虔婆根本不如表面上的看上去那么好对付。

    那就只能再晚一些......

    他收敛心神,眼里一点杀意和冷厉藏的严严实实的:“我想同阿敏说几句话......”

    卫老太太连这个也没成全,嗤笑了一声:“不必说了,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照我说的做罢,否则你来了我就要再去请太医,岂不是于你名声上不大好听?”

    这个老虔婆!

    朱芳再能忍,也被卫老太太这毫不留情面的做派给激的想要发火,可是他到底全数忍下来,:“那我改日......”

    卫老太太冷哼一声:“也不用改日,我这里有个林管事,是很靠得住的。他会跟着你去取和离书,至于阿敏的嫁妆等物,当年咱们两家自然有单子,到时候我会叫老三去抬回来的。你们家如今定然事多,你弟媳妇忙着治丧,恐怕照顾不好焕哥儿和元姐儿,他们也一并带回来。”

    她见朱芳似有话要说,就冷然提醒:“你不是正好想甩脱我们家吗?如今可如了你的意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朱芳抿抿唇,心里不自觉的就是一松。

    他们果然以为自己这边算计卫玉敏是为着怕担干系,想避开卫老太太的事儿。

    这样一来,虽然事情没成,可卫家仍旧没什么发现,倒也不算太糟。

    至于母亲的仇,日后总是要有人的命来填的,他嗯了一声,像是累极,一步一步缓慢的挪出了花厅。

    卫老太太等他走了,面色就沉了下来。

    卫安从东次间出来,轻轻走到卫老太太跟前坐下来:“祖母不必担心,只要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卫老太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让人去请林管事,叮嘱了他一些事,而后才让花嬷嬷领着卫安去挑人。

    卫安却不立即就挑,她笑着朝庄头媳妇摇头:“这一时半刻的,我也不知道大家各自性情为人,倒是不大好选的。劳烦妈妈四下告诉一声,有愿意要女儿进来当差的,年龄又合适的,就来告诉我......”

    汪嬷嬷很不明白卫安打算做什么,等出了议事厅回了房就看卫安:“老太太房里的姑娘们多尊贵呢,怎么还从下头选人?这庄子上哪有什么好的......”

    卫安就浅笑着摇头安她的心:“老太太房里的姐姐们固然都是好的,可是有一点,都是府里的家生子,同各处的牵连都太深了......嬷嬷,我得有能靠得住的,完全属于自己的人。这些庄子上的除了庄头,都不是在府里得脸的......”

    还不止这些,李嬷嬷连夜走当夜回,又没有要车马,可见去的地方决计是很近的-----否则哪里赶得及回来?附近的人家又不多,住的大部分都是定北侯府的佃户。

    她在庄子上挑人,一是为了选完全能为自己所用的人,二是为了再打探打探李嬷嬷昨晚的去向-----庄户们对于夜深人静还有访客的地方,总是格外注意的。

    说不定,这些人就能给她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她这么说,汪嬷嬷就明白了,点了点头道:“姑娘考虑的很是......”

    如果自家姑娘真不是郡主的亲生女儿,那就算老王妃那里也是靠不住的了,总得未雨绸缪才好,首先身边就得有亲近的能信得过的丫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