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画骨女仵作 > 第1473章 告知

第1473章 告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清晨。

    大雨已经停了,太阳也从云层里钻了出来,整个燕京城里一下恢复了生气,还是和往常那般热闹,人来人往。

    因为花魁大选的日子已经临近,所以燕京城里一时间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多貌美如水的姑娘们,一个个打扮得十分好看隆重,形形色色,高矮胖瘦,什么类型的都有,而姑娘一多,自然纷争也就多了,不是胭脂铺里两个姑娘为了抢夺一盒胭脂吵起来,就是绸缎庄里两个姑娘为了一块缎子吵起来,还有的为了能住在客栈最豪华的天字号房而吵起来,更离谱的是,两家姑娘的轿子在街上碰到,谁也不愿先让道,就一直僵持着,导致后面的马车轿子都被堵上了,只能出动京兆府的人过来强行解决,诸如此类的事在这几天里屡屡发生……

    当然,姑娘们一多,最开心的当属城中的公子们。

    就像是春天里花园开了花,大家邀约着纷纷前来欣赏,还时不时议论几句,若是看到开得十分鲜艳好看的话花,一个个的都忍不住往上扑,垂涎三尺,眼睛里满是桃花,恨不得将那姑娘一把抱回家里去好好养着,可若是见到不打眼的,便各个翻出白眼,一脸嫌弃,毫不掩饰,甚至在言语上还会讽刺几句,十分轻浮可恶,但也有些人与他们不一样,那些人都是燕京城里的大龄剩男,指望能遇到一个姑娘,无论美丑,万一对上眼,便可将婚姻大事给解决了。

    可见,各怀心思。

    大多都是动机不纯的。

    姑娘们为了能够夺得花魁,在妆容上和衣着上都花费了很多心思,亦或是平时那些脾气暴躁的姑娘们也纷纷收敛,不敢过于张扬,还要很多人试图打通各方关系,指望在初选的时候过了眼,不至于到时候因为哪里不好被筛选下去,那可就丢人了,可是礼部直接受命皇上,自然不敢私下里贪污受贿,那些往府上送来的礼都被一一回拒,以免落人口舌,亦或是被发现后落个罪名,可大可小,没人敢冒险,所以这次的大选,绝对的公平公正。

    此时的侯府里,小路子已经打听到了关于赵权至的情况。

    “小的暗地里去问过大理寺的人,说的皇上已经下了旨,等这次花魁大选后就将赵公子推到午门斩首,这些天要一直关在大理寺,谁也不能见。”

    “赵大人去见了没有?”

    “说是大理寺的黄大人特意安排了一下,让他们父子两见了一面。”

    算他黄大理还算是够意思。

    小路子说:“世子,现在事情已经定了,谁也改变不了,你可千万不能再淌这浑水了。”

    李时言瞪了他一眼:“我就是想淌,也没地方给我淌,我能怎么办?去劫狱还是去翻案?”

    “世子明白就好,你若是做出什么糊涂事来,小的也得跟着你遭殃。”

    “你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

    小路子嘻嘻一笑,又眯着眼睛问道:“公子,现在赵公子入狱,你和朱家的婚约也解除了,老爷也说不再关你禁闭,现在整个燕京城里可热闹了,你都不想去看看?”

    李时言眯着眼睛上下看他几下,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小子的心里在想什么,他抬手一巴掌打在了小路子的脑袋上,狠狠道:“你现在是学精了是不是?”

    “世子?”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去看那些姑娘们,看来春天还没到,你心就开始躁动了!”

    真不愧是几十年的主仆了!

    小路子心里的小九九当然瞒不住自家主子,他捂着脑袋直接坦言道:“小的确实是想出去看看,据说今年的姑娘比三年前更多,而且更好看,世子要是不想去的话,小的帮你去看一眼怎么样?”

    这小心思,真是显露无疑。

    精明的很!

    李时言想了下,说:“走!”

    “去看?”

    “废话这么多,跟我去就是了。”

    小路子一心以为他是打算去看看城里的姑娘们,结果出了府,一路到了洛阳所在的地方。

    纪云舒消失了几天,洛阳一边等温家那边的消息,也一边和小八在城里打听,甚至在苏府门外溜达了好几圈,可就是没有看到纪云舒的影子,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也愈发担心,这一早的,洛阳收拾着准备去一趟温府,探探消息究竟找到没有?可人刚出去,就迎面碰上了从马车上下来的李时言。

    “世子?”

    “你去哪儿?”李时言一副遇见老熟人的口吻。

    洛阳说:“我去找纪姑娘,好几天都没有她的消息了。”

    “你别找了!”

    “为什么?”

    “我就特意过来告诉你一声的,她已经离开燕京城了。”李时言显然已经接受了苏子洛告诉的这个事实。

    洛阳瞪大眼睛,似乎并不能接受,问:“你怎么知道?难道姓苏的人带走纪姑娘的东西,跟你有关系?”

    嗯?

    现在轮到李时言一头雾水了:“什么东西?”

    洛阳往后退了一步,刻意与眼前的人保持距离,眼神中带着一丝警惕,说:“我知道了,就是联合姓苏的带走纪姑娘的,你们到底把她怎么了?”

    “什么跟什么?”

    “那天早上,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他派人来将纪姑娘的东西全部带走了,你现在又来跟我说纪姑娘已经离开这里了,我看,就是你和姓苏的在搞鬼。”

    哦!

    李时言明白了,原来苏子洛早就安排人将纪云舒的东西带走了,难怪走的这么快。

    他认真的告诉洛阳:“你听我说,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但是纪姑娘现在确实已经离开了,我想……应该也不会回来了。”’

    “我凭什么信你?”

    “就凭之前她为了救我不顾一切,就可以证明我与她关系很好,我一不会害她,二不藏着她,所以你得相信我,我也没理由骗你,有这点骗人的功夫,我早就在醉仙楼里看那些姑娘们了。”

    是啊,纪云舒为了帮助李时言,冒险查案,他们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所以李时言的话是可以信的。

    洛阳的心底一瞬之间失望了,整个人就好像站在十字路口上,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究竟该往哪里走?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惊觉自己原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纪云舒,现在纪云舒离开了,他就像是没有壳的刺猬,空荡荡的,就像是失去了努力的方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继续留在燕京城有什么意义?

    也终于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对纪云舒动了真心。

    可在李时言面前,他迅速将心里的情感掩去,问:“那她现在去哪儿了?”

    或许——回大临去了。

    李时言摇了下头:“我也不知道,但是她确实已经离开了。”

    那么,洛阳必须逼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整个人软而无力,打不起任何精神,“哦”了一声后,目光低垂:“我知道了。”

    “我今天过来不止要告诉你这个,还想来谢谢你。”李时言说,“虽然这次是舒儿帮了我,但你也出了力,我李时言向来有恩必报,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

    包括世子的头衔,只要你要,我就给!

    可洛阳现在哪里有那种心思,纪云舒都走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留在这里。

    李时言半天不见他说话,拍了下他:“我不知道你跟舒儿是什么关系,但我跟你一样,她走了之后,我也难过,可她只要过得好,什么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