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将错就错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将错就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我只是提一下自己的想法,不过我觉得这个方法是可行的,起码自己的孩子配型,有50%以上的机率,而现在技术发展,能够移植成功的概率在六成到七成之间

    ,要是处理的好,那么可能性还会上升。”

    赵兴国说道。

    于珊珊和沈婧琪,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害羞,认真的听着。

    “不过那个……生,呵呵,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们问叶秋吧。”

    “等叶秋过来了,你让他到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个病人需要他的帮忙。”

    赵兴国尴尬道,生孩子这种事情他能够给什么建议,说了一声就急忙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沈婧琪低着头没有说话,一来是因为想起了思秋不是她亲生的事情,让她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二来就是赵兴国的提议,居然让自己生孩子,要知道她可从来没有……于珊珊也有些尴尬,看着默不作声的沈婧琪,微声道:“这个婧琪……虽然思秋不是你亲生的,但是你们之间的母女关系仍旧不会变,不过赵院长说的也没有错,还是治病

    要紧,以你以前的情况,如果生孩子遇到了难产动手术,那么情况很危险,但是现在不一样……要不然就生一个孩子吧。”

    沈婧琪俏脸上浮现一丝红晕,低声说道:“姗姗姐,你也这么说。”

    见到她害羞,于珊珊反倒是放得开来了,认真道:“婧琪,你自己的情况应该很清楚,什么都比不上活下去重要。”

    沈婧琪娇躯微微一颤,然后苦笑道:“姗姗姐,你说的没错,可是我跟谁生孩子?”

    “叶秋啊!”

    于珊珊想都没想就说道,然后反应过来,有些脸红道:“反正我们以前也生活在一起的,婧琪你是不记得了,可是以前我们三个人……”

    于珊珊撒了个谎,她们可没有做过那么荒唐的事情,但是现在关系到沈婧琪的病,那么就算是丢脸也要说了。

    而且她看得出来,沈婧琪还是喜欢叶秋的。

    沈婧琪听到这话,俏脸立刻变得通红起来,几乎鲜艳欲滴,声音有些颤抖:“姗姗姐,这是真的?”

    于珊珊脸也相当红,但还是点头道:“那当然,你不过不记得了而已。”

    沈婧琪脸色更红,可是于珊珊没有注意到,这时她眼中闪过茫然之色,心道:真的有吗,可是我怎么都不记得了?不应该啊,难道我记错了?

    不管了,将错就错吧。

    沈婧琪想到这,心尖微微一颤。

    ……

    青山乡。

    司徒宇恒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文件,对于这些东西他看得不是太懂,不过好在司徒明灯帮他安排了助理,所以上面都有着注释,理解起来很容易。

    看了一会儿,助理突然敲门走了进来:“司徒里长,宝山建材的白宝山董事长要见你。”

    “白宝山?”

    司徒宇恒微微一怔,接着想起来是谁了,说道:“让他进来吧。”

    “好的。”

    助理出去了没有多久,一道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白宝山身高一米七不到一点,这种身高放在普通人当中其实也不算太矮了,但是他的腰围也很庞大,使得他看上去肥胖无比,走在那里就像是一坐行走的小山。

    “司徒里长。”

    白宝山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也没有等司徒宇恒说话,就直接坐到了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椅子顿时发出一阵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声音。

    司徒宇恒眉头一皱,对于白宝山这种举动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笑着说道:“白董事长,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白宝山哈哈一笑,眯成一道缝的眼眸当中闪过一道精芒,说道:“司徒里长真是贵人多忘事,之前不久我不是交了一份企划书到乡里面吗,我想问问那份企划书,司徒里长

    看过了没有?”

    司徒宇恒听到这,低着头没有说什么,而是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白宝山眉头微皱,但也没有催着司徒宇恒。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直到司徒宇恒把茶喝完,然后才说道:“宝山同志啊,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够做主的,如果要通过的话,那么不仅仅需要我同意,而且还要宋里长,

    和赵里长同意,你明白吗?”白宝山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接着无奈道:“司徒里长,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么,我以前拿过这份企划书给赵志刚看过,可是他没有答应,而且我这是投资水电站,要知道这可

    是惠民工程啊,他居然都没有答应,我是没办法了,才找到司徒里长您的,我想您的眼光,比起赵志刚可要远多了。”

    这个家伙言语当中根本没有把赵志刚放在眼里面,而且还拔高了司徒宇恒,就是在拍着他的马屁。

    司徒宇恒被他这么一夸,也有点飘飘然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被人尊重的感觉,但是他也知道这份企划书问题很大,不会轻易答应下来。

    所以,司徒宇恒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赵里长都没有答应,那你找我有什么用?”

    白宝山闻言心里面冷笑,他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能够这么年轻就安排到这里工作,也看得出来司徒宇恒有些背景。

    而且赵志刚马上就要退休了,现在几乎快被孤立了。

    这里实际上管事的就是司徒宇恒和宋青瓷,只要这两个人松口,下面的那些人怎么可能反对呢。

    白宝山眼睛一转,笑道:“司徒里长的能力,我是早有耳闻,有您这样子的人推荐的话,那么我想这个企划很容易能够批准,要知道这可是惠及了好几万人的工程。”

    这就是在给司徒宇恒画大饼,可惜白宝山还不知道自己的企划书漏洞百出。司徒宇恒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宝山同志,也不是我不批准你的这份企划书,而是你的企划书问题太多了,这样子吧,你拿回去好好改改,改完了之后再送过来,但是不用送我这边了,而是送去宋里长那边,只要她过目答应了,那么我在会议上会帮你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