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坦诚公布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坦诚公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啥?

    没有感情基础?

    你妹啊,我刚刚才做好心理准备啊。

    这感觉就好像是裤子刚刚脱下来了,你居然给我看这个?

    云芳华听到这话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有些幽怨地看着叶秋:“我不美吗?不漂亮吗?这难道还要感情基础?”

    叶秋真是想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丫的胡说什么,这个时候只好强撑着面子说道:“芳华姐,我是有苦衷的。”

    “你难道要说自己不行?”

    云芳华的眼神幽怨之极,就像是空守闺房好几年的小媳妇似的。

    叶秋差点吐血,接着神色一正,老老实实说道:“芳华姐你的确很美,我不心动肯定是假的,但是有件事情我还是要说一下。”

    叶秋很坦诚,把于珊珊和白芸苓的事情说了一下。

    其实他应该知道,像是云芳华这样子的女强人,肯定不会容忍自己委身在这样子一个男人之下。

    叶秋也有了准备,等到云芳华知道这件事情后,就会扇自己一巴掌。

    “你那个小女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哪里知道云芳华听完后,脸上笑意更盛,美目流转,有些嗔怪道:“你这是把选择权给了我,自己好心安吧?”

    叶秋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的确。

    现在他把选择权给了云芳华。

    无论云芳华做出了什么选择,那么他都不会感觉到不心安的。

    但是把这种事情让一个女人去决定,那么也太不负责人,不是男人了。

    叶秋发现自己真的是说错话了,沉默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

    云芳华瞧着叶秋,美目闪过狡黠之色,其实她只是想要逗逗叶秋而已,都是成年人,已经能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难道这个犊子,在考虑我的感受吗?

    云芳华想到这,心里面倒是有几分感动,本来就对叶秋有些好感,特别是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后,心里面的那种好感,也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她能够主动说来酒店,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真正的有了决定。

    正在云芳华想要说点什么,让叶秋放宽心的时候。

    叶秋突然快步走了过来,搂住了云芳华的细腰,说道:“芳华姐你说的对,是我自己在逃避这件事情,对不起。”

    云芳华娇躯微微一僵,脸上浮现几丝红晕,美目流转,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微声道:“所以现在你有了决定吗?”

    终于到了这一刻了吗?

    云芳华就算是纵横商场那么多年,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大,也难免有几分羞涩,但还有一些期待。

    哪里知道,这个时候。

    叶秋挠了挠头,说道:“但是我马上要出国了,这一次执行的任务很危险,我不知道能不能安全回来,所以我想芳华姐你再考虑一段时间。”

    这个家伙,居然还在想这种事情?

    云芳华心里面又好气又好笑,可是同时觉得心里面很温暖,温柔地看着叶秋:“小男人,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喜欢了。”

    叶秋苦笑。

    云芳华脸上浮现一抹红晕,笑盈盈道:“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我可以先给你一点点甜头。”

    叶秋愣了一下,还行要说什么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都看不过来了。

    一夜疯狂。

    第二天下午2点。

    云芳华穿着一身浴衣,站在酒店落地窗面前,绝美的俏脸透过窗户看着楼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上了出租车,随后很快消失在了车流当中。

    昨天晚上,除了最后那一步,基本上什么都发生了。

    这让云芳华俏脸闪过一丝红晕,摸了摸额头,喃喃自语道:“我好像有点发烧了。”

    妖女好像也有点沦陷了。

    ……

    司徒家。

    司徒宇恒坐在大厅椅子上,脸上麻木,面无表情,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司徒明灯在大厅当中走来走去,看到自己儿子变成这个模样,重重地叹了口气。

    本来他对自己儿子是抱了很大期望的,而且这几年来,他在国外的成绩也是斐然。

    司徒明灯都想着把自己儿子往家主的方向培养的,可是这一次受了那么重的打击,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恢复过来。

    司徒明灯坐到椅子上,沉吟着开口道:“宇恒,我让黎岚去了。”

    司徒宇恒眼中闪过一丝光彩,抬起头说道:“黎姨?”

    司徒明灯淡淡道:“对,黎岚是用蛊高手,就算是登峰造极遇到了她,也难免不测。”

    司徒宇恒脸色变了变:“芳华有危险?”

    这个时候还担心那个女人?

    司徒明灯顿时恨铁不成钢道:“宇恒,你看看你像什么话,一个男人是能够被一个女人牵绊住的吗?”

    司徒宇恒咬了咬牙,深吸口气说道:“爸,你说的对,我是该忘了她。”

    司徒明灯笑道:“这才像话。”“但是他,登峰造极?”司徒宇恒眼中闪过精光,“爸,按照你给我说的,司徒天弟弟他在武夷山,算得上弟子中的第一人了吧,但是他也才登堂入室而已,那个叶秋可能是

    登峰造极吗?”

    司徒明灯脸色凝重:“这你不用怀疑,而且小天他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消息,加上他是在天广市失踪的,而且这个叶秋也是天广市的,我怀疑小天的失踪也跟他有关。”

    不得不说司徒明灯的猜测很准确。

    司徒宇恒想了想:“那黎姨,能够打得过他?”

    “蛊术不一样,不小心登封也会死,当然如果她没有成功,那么也没有关系。”

    “嗯?”

    “如果黎岚死了,那么我们正好有了借口向云家发难!”司徒明灯冷声道。

    “你让黎姨去送死?”

    司徒宇恒震惊道。

    司徒明灯则是很冷淡,摇了摇头说道:“宇恒,黎岚只是你外婆的一个仆人而已,一条命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

    司徒宇恒其实也只是问一句,他出国那么多年,跟黎岚都没有见过几面,所以没什么感情,死了就死了。

    可是听到司徒明灯的话,还是觉得有些身体发冷。

    这种世家之间的斗争,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遥远了。

    想了想。

    司徒宇恒还是没有说什么。正在两个人沉默的时候,外面有人快步走了进来:“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