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精心设计的闹剧!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精心设计的闹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钱淑琴脸色发青,尖声道:“云芳华,你血口喷人!要说奸情你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从小就学会勾人,现在还带着一个男人回来,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指不

    定现在还怀了孩子!”

    听到这话,云近山的脸都发青了,今天云家的脸可以说都被丢光了,刚要制止。

    云芳华淡然道:“随你怎么说,但是这件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钱淑琴怒不可遏,眼神怨毒到了这点。

    从小到大,这个小婊子一直在跟自己作对,不仅仅从来都没有叫过自己一声妈,还处处为难自己,现在更是想要毁掉她弟弟的前途,以及她和云海龙未来的依靠。

    这让钱淑琴心中的怨恨,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就要爆发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云媚不忍心看到自己婶婶这个样子,急忙上前安慰,说道:“婶婶,别跟芳华怄气,你也知道的,她在临海市遇到了那件事情,肯定是非常生气的,现在芳

    华正在气头上,你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等到她气消了,那么我再帮你去跟她好好谈谈。”

    钱淑琴想都没想,直接怨声道:“气头上?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怎么就没有被绑匪撕票!”

    “蠢货。”

    云媚听到这话,摇了摇头,看向了叶秋那边,然后往后退了一步。

    叶秋交给她的事情,她都已经完成了。

    在临海市的时候,她就已经向钱淑琴暗示过几次了,云芳华被绑架过一次。

    所以刚才她在没有任何的提示下,只是说了“芳华遇到了那件事情”,完全没有提什么事情。

    但是钱淑琴现在,自己说出来了,绑架的事情!

    云媚突然觉得这个蠢女人有些可怜了,不知不觉间,就踏入了叶秋给编织的陷阱当中了。

    一步错,步步错。

    等到钱淑琴的话说出来后,全场都是安静了下来。

    下一刻,等到所有人回过神来后。

    云近山面无表情,问道:“绑架?这是怎么回事?”

    钱淑琴一愣,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叶秋轻声道:“我来说吧,在临海市的时候,因为生意上的矛盾,芳华被人绑架过一次,不过幸好,那一次云涛及时赶到了,把芳华救了出来,可是事后……云老爷子你也

    应该猜到了,为什么云涛会被撤除职务了吧。”

    云近山脸色猛地一沉,双眼死死地盯着钱淑琴,接着又扫过了钱宏宇,最后看向了云涛。

    “云涛,是这样子吗?”

    云近山眼神平静,但是声音当中带着丝丝的寒意。

    云涛沉默了一下,点头说道:“是这样子的。”

    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在云涛心中已经无法保持平静了。

    这件事情的原因,作为当事人他自己非常清楚,那次的事情,最后自己“失误”开枪击毙了已经束手就擒的钟强,其实都是因为叶秋的诱导。

    事后想起来,其实他被撤职,跟着叶秋有着很深的联系。

    从头到尾,都是叶秋“阴”了他一把。

    云涛一直都不清楚叶秋那么做的原因,可是到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明白了过来。

    今天的一场闹剧,其实早在那天开始,叶秋已经在开始策划了。

    自己被撤职,是叶秋计划当中的一步,而这一步最后他肯定会找一个替罪羊,那个替罪羊可以是任何一个阻拦他带走云芳华的人。

    就算不是钱宏宇和钱淑琴,恐怕也会是赵宏宇和赵淑琴。

    “可怕的心计。”

    云涛突然觉得身体有些发寒,他其实对于叶秋的评价很不错了,但是现在他才发现了对方的可怕之处。

    恐怕没有人会想到,这一场闹剧,就在几个月前,叶秋就已经在预谋了。

    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闹剧,不,应该是叶秋替自己精心设计的舞台剧,所有人都是他手中的牵线木偶,而他就是那个高高在上掌控全场的导演!

    云涛苦笑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堂堂雪豹的队长,居然也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得到云涛的承认。

    云近山沉默了。

    本来他就在怀疑钱宏宇,而现在听到钱淑琴的话,心里面就已经彻底相信叶秋了。

    钱宏宇就是为了得到雪豹队长的位置,设计暗算了云涛!

    否则的话,为什么钱淑琴知道云芳华被绑架的事情,而自己一点都不清楚?

    而钱淑琴,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可能就是从钱宏宇那边知道的,而且甚至……可能钱淑琴自己也有参与!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云涛一直都不愿意提起自己被撤职的原因了。

    这是因为,云涛知道幕后的主谋是谁!

    他知道幕后主谋,是自己的后妈,是自己舅舅,这两个都算是自己的亲人,就算是知道,云涛难道能够说出来吗?

    就算是说出来,他云近山能够相信吗?

    恐怕是不会相信的。

    云涛是顾及了亲人,顾及了云家的脸面,所以才选择了隐瞒。

    “是个好孩子啊。”

    云近山看向云涛的眼神,充满了疼惜。

    这让云涛身体一震,总觉得爷爷的误解更深了些。

    云近山收回目光,眼神阴沉地扫了钱宏宇姐弟,最后淡淡说道:“够了,这件事先到此为止,到底怎么办,我会决定的。”

    这对姐弟到了现在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见到老爷子这么一说,心中还松了口气,以为老爷子已经不打算追究到底了。

    云媚则是眼神可怜的扫了他们一眼,她知道今天之后,这对姐弟以后都不会怎么好过了。

    云近山接着看向叶秋和云芳华,作为云家的实际掌权人,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今天的这场闹剧,叶秋几乎是步步为营,渐渐占据了上风。

    这份算计,这份魄力,比起在场很多人都要强上许多了。

    “司徒宇恒……”

    云近山扫了司徒宇恒一眼,后者的表现明显比不上叶秋,见到了对方就跟见到了鬼都差不多。之前他是很看好司徒宇恒的,但是现在,他心情变得复杂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