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云家的耻辱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云家的耻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秋推开云媚的身体,淡淡说道:“还有另一件事,需要你开口的时候我自然会跟你说,等到事情结束之后,这个视频自然会删除,现在就交给我保管了。”

    说罢叶秋转过身,走到套房的窗户边上,打开窗就跳了出去。

    这可是十四楼的高度,就这样子跳下去,恐怕会摔得粉身碎骨的!

    云媚忍不住心脏颤抖了下,赤着脚快步来到窗边,朝着外面看了看,顿时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哪里有叶秋的身影。

    就算真的掉下去,也没有那么快的时间就不见的!

    显然,之前叶秋就是以同样的方式进来的!

    神不知鬼不觉!

    云媚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套上衣物,还是心理作用,突然感觉到身体发寒。

    被这样子一个能够随时潜入她身边的人盯着,根本没有任何的安全感可言!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她恐怕都会处在提心吊胆的状态当中。

    云媚颓然地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她太小看叶秋了。

    “云芳华,你的运气为什么总是那么好?”

    云媚喃喃自语,眼神闪过嫉妒之色,就算是她有过很多男人,但是千百个男人加起来,恐怕也比不上一个叶秋!

    ……

    王子菲不用叶秋亲自去处理,直接丢给了徐飞龙就行了。

    毕竟没有了楚氏集团,没有了钟远。

    现在徐飞龙顺理成章成为了临海市地下世界的巨头之一,这一点点小事情交给他处理最为合适不过。

    而叶秋也没有对徐飞龙有过多的约束,只是给了他几条底线,那就是黄赌毒绝对不能够碰。

    但本来地下世界的人,就是靠这个赚钱的。

    徐飞龙手底下还有几百号人,总不可能不吃饭吧?

    这一点叶秋也考虑到了,让他们见识了一下房地产的暴利之后,就把鼎盛地产的建材生意交给他们了,于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怨言。

    废话,有大笔钱赚,有饭好吃,谁愿意去做刀口舔血的生意啊?

    反而徐飞龙的不少手下,为了推销自己的建材,而成群结队去不少施工现场亲自罩着,帮很多施工企业解决了不少麻烦。

    结果搞的这段时间临海市的风气都好了不知道多少,大街上都几乎看不到小混混,这倒是叶秋没有意料到的。

    但是看到这么一个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

    把王子菲交给了徐飞龙之后,叶秋就从徐飞龙那边离开,回到珊叶国际那边。

    于珊珊还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叶秋替她换上了衣服,之后交代其他人不要进去,然后就想要去渔山餐饮那边看看。

    正当这个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药膳房经理周慧的电话。

    叶秋接通电话问道:“周经理,有什么事情吗?”

    周慧的声音有些焦急,急忙说道:“叶总,你现在能不能回酒店一趟,出了点问题……云经理她有麻烦了。”

    “怎么了?”

    “这个我现在说不清楚。“

    “好,我马上过来。”叶秋立刻答应,挂断了电话之后脸色一沉,自语道:“云媚和云海龙都在临海市,看起来应该是云家的人到了。”

    叶秋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虽然云家跟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冲突,但是云芳华是他的酒店经理,是他的员工,这事情不能够不管。

    而且以他们两个人的交情,叶秋不想看到云芳华因为联姻的缘故,后半辈子郁郁寡欢!

    想到这,叶秋一脚踩下油门,朝着药膳房开去。

    ……

    药膳房。

    此时在酒店大堂中,气氛非常诡异。

    不少酒店的员工都聚集在这里,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的,都是小心翼翼地看着中间的三个人。

    那三个人,一个是他们的酒店总经理,云芳华。

    另外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的穿着华丽,看上去年约四十来岁,身上有一种长期处在豪门世家所养成的高贵气质,眼神带着轻蔑之色,嘴唇很薄,显得有几分刻薄之色,很难让人靠近。

    男的则是一名看上去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跟着云芳华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这两个人正是已经到达临海市的钱淑琴,还有陪着钱淑琴一起过来的云涛!

    云芳华也没有想到钱淑琴会来得那么突然,勉强笑道:“钱姨,你来之前也不通知我一声。”

    钱淑琴冷哼了一声,讥讽道:“通知你,你还会见我吗?还有我是你妈,你应该怎么称呼我?”

    云芳华沉默,这是她的一个心结。

    自从她的生母去死之后,自己的父亲续弦,她从来都没有叫过钱淑琴一声妈。

    在她心里面,这个称呼只有自己的生母才配得上。见到云芳华不说话,钱淑琴脸色闪过一丝恼怒,喝道:“你懂不懂一点礼貌,亏你还是云家出来的,这要是被人传出去,丢得可是你们云家的人,跟没妈没教养的野丫头一

    样!”

    云芳华闻言眼神冰冷,身体发寒,轻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钱淑琴。

    这是她心里面的禁忌,容不得其他人这么侮辱。钱淑琴看到云芳华的眼神,却是呵呵一笑,变本加厉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可是你妈,说你一句怎么了?你难道还想要教训我?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面,有没有把

    你爸放在眼里面,把云家放在眼里面?”

    云芳华嘴角露出一丝冷意,讽刺道:“你还知道自己是我的后妈?你有一点点当妈的样子吗?”

    钱淑琴鼻子差点都没被气歪,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还敢讽刺她的,怒不可遏道:“你真是反了!这几年翅膀是硬了是吧,觉得我教训不了你了?”

    说完就抬起手掌,就要往云芳华的脸上扇过去。

    云涛站在她后面,看到这种情况急忙拉住钱淑琴的手,笑着说道:“钱姨,我妹妹她不懂事,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谅呢?”

    这也算是给钱淑琴一个台阶下,否则真的打了云芳华的话。

    云涛敢保证,绝对会出乱子。钱淑琴却根本不领情,以她的情商也猜不到云涛的用意,反而厉声道:“放开我!还有你,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个兵居然也能够差点退伍的,你们这对姐弟简直就是云家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