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景眼中有着挥之不去的恐惧,一直都没有人知道,在金三角的时候他有过一次生死体验,当时他不小心陷入了当地毒枭和狼牙的战斗当中,与狼王有着短暂的接触,差

    点殒命。

    狼王就是一台纯粹的杀戮机器,是战场上的死神,真正的职业军人!

    当时如果不是他装死,而且情况对狼牙小队很紧急,恐怕他早就已经死了。

    而从那天以后,狼王成了他心目当中一直挥之不去的梦魇,即便是今天还经常做噩梦。

    谢景知道就算是他们逃了出去,也肯定逃不过狼王的追捕,就算是没有狼王,肯定还会有其他人,能够逃过追捕的,只有死人!

    “只有死人,他们才不会注意到我!”谢景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

    船舱内,三名匪徒正在看押着人质。

    这个时候一名匪徒看了看船尾的方向,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摆了摆了手里面的仿制MP5,淫笑道:“你们说老鬼那个家伙要多久才能够解决?”

    “我赌10分钟!”

    一个家伙闻言脸上露出同样淫荡的笑容。

    “我赌5分钟!”另一个家伙也是淫笑着说道。刚开始开口的那个人顿时就骂道:“你们这两个王八蛋也太看不起老鬼了吧,也不想想看老鬼平常是怎么对我们的,都是兄弟有这么背后骂人的吗?我赌半分钟,赢的人十

    万怎么样?”

    “切!”另外那个家伙露出鄙夷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郑强低头钻了进来,看了看那些人质,后者见到郑强都是脸色有点发白,紧紧闭着嘴巴没有说话。

    郑强扫了一圈说道:“老鬼呢?”

    “去后面了。”一个人对着郑强挤眉弄眼道,“最好不要现在去打扰他。”

    郑强瞬间懂了,骂道:“艹,真他妈会给我找事!”

    “二哥,老大怎么说?”另一个人问道。

    郑强就把谢景的话重复了一边,然后说道:“魂组的人会在公海接应我们,大家不要担心。”

    “魂组,那是什么组织?”柳东抱头缩在角落里面,听到这几个匪徒的谈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就算是被挟持住,他也没有多慌张,如果不能够保持着宠辱不惊的状态,他也不可能坐到现在这个

    位置上,仔细观察着匪徒,寻找能够逃出去的机会。

    郑强又跟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低头钻了出去。

    柳东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似乎传来一道轻微的异样声,转过头看了看窗户,发现似乎有点昏暗,也没有发现什么其他异样,又收回了目光。可是紧接着他身体一个激灵,现在还是上午,他们航行的方向应该是朝着东方前进,这是最快离开华夏海域的路线,而按照这个方向,再加上现在的时间来说,这一边应

    该是被太阳照射的,怎么会出现那么一大片阴影把阳光挡住呢?

    柳东想到这又急忙看过去,就看到一只手突然出现在窗外,拇指和食指成圆圈状,套在另一只手上。

    还没等柳东想明白的时候,那手又不见了,似乎刚刚出现的一幕是幻觉。

    但是柳东知道那肯定不是幻觉,他刚才的确看到了,接着身体一震,这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可是那个手势表示什么意思?柳东想来想去都不明白这个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急得他满头大汗的,人在危机的状态下总是能够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行为,终于他仅凭着印象,回想起了以前在警校学

    习过的基础理论课。

    那是一种行动手势语,能够在行动的过程当中无声交流,而刚才的那个手势,就是在问他嫌犯的意思!也难为柳东能够想到这个手势了,作为临海海事局的总负责人,他亲自到现场的机会并不多,而且就算是有,顶多也就是一些民事纠纷,毕竟现如今明面上什么武装冲突

    很难发生,早就将当初学的很多东西都忘光了。

    柳东能够想到这个手势的意思,心里面很激动,急中生智就拿着脑袋狠狠撞了三下船舱的甲板。

    “你干什么?”

    那三名匪徒看到柳东的异样,一脸凶狠地过来,一个人一脚狠狠踩中了柳东的胸口。

    柳东差点没背过气,大骂道:“干什么?我干你们祖宗!”

    “他妈的,这老小子找死!”

    这三名匪徒见到原本该乖乖听话的人质,居然有胆子骂自己,立刻就怒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船舱门口突然无声地出现了一道人影。

    而看到这道人影,船舱内的人质们都是突然瞪大了眼睛,然后紧紧闭上嘴巴,生怕让那三名匪徒注意到他们的异样。

    就在柳东吸引那三名匪徒的注意力时,叶秋已经摸到了这三个人的身后,身手拍了拍站在后面一些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条件反射般转了过来,看到眼前站着一个陌生男人顿时大惊失色。

    叶秋对着两个人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然后手臂一抖,手中的军刀飞快在两名匪徒的咽喉处掠过。

    “噗嗤!”

    两道轻微的声音响起,就看到两名匪徒站在原地没动,接着脖子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血线,然后越裂越大,最后鲜血喷涌而出。两个人捂住了脖子,瞪着惊恐的眼神看着叶秋,想要喊话警醒下自己的同伴,但是刚才那一刀连带着血管和声带全部都被割裂了,只能够发出微弱的啊啊声,就像是在喘

    息,渐渐地两个人的眼睛变得没有一丝生机,最后彻底变得灰暗起来。“你们两个怎么了?”最后一名匪徒听到自己两个同伴没有说话,就疑惑着转过头来,然后同样惊恐地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站在自己身后,身体一个激灵,快速反应过来,从

    腰上抽出一把匕首,准备朝着叶秋刺过去。

    这种距离的作战上,枪不一定比冷兵器更快。而叶秋比他更快,手臂一抖,军刀正握在手中,然后狠狠往上刺去,“噗嗤”一声从对方下颚刺入,刀尖在后脑穿出,然后捂住对方的嘴巴,手腕用力一扭,然后抽出军刀

    ,血液狂飙而出。那名匪徒抓着匕首想要挥刀,但是身体开始变得无力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渐渐流逝,最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