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燕京珠宝商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燕京珠宝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井殿下,你看那。”

    唐泽寿明也跟着来了,正跟在三井岩身后,此时突然出言。

    “嗯?”

    三井岩顺着唐泽寿明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当他看到颜菲之后,旋即脸上露出怨恨之色,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家族也不用遭受那么多的损失。

    接着三井岩突然一眯眼睛。

    这个女人不是颜景辉的女儿么,现在家族损失惨重,正好需要资金来补充,不如就拿颜家开刀好了。

    看着颜菲那傲人的身段,以及从晚礼服下摆露出来的那双白皙雪腻的大长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曲线毕露,弧度紧绷,让人遐想。

    特别是那一双红色高跟鞋包裹着的晶莹玉足,更是诱人。

    三井岩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一丝淫邪的笑容,然后说道:“唐泽,颜氏珠宝的商品渠道,我们手中掌握的有多少?”

    唐泽寿明心中一动,笑道:“大概占到了70%,没有达到全部,不过另外的30%在燕京的代理商手中,而这个代理商,实际上也是从我们光洋日株社渠道拿货的。”

    三井岩闻言就笑了:“把那个代理商叫过来,我要跟他谈一下。再帮我联系一下其他亚洲地区的代理商,我想三井家族,够我向他们卖这个面子。”

    唐泽寿明顿了顿,问道:“三井殿下,你是想?”

    三井岩也不隐瞒,冷笑道:“遏制住颜氏珠宝的咽喉,颜景辉和他女儿,还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唐泽寿明脸上也露出阴笑,然后就去找了那个燕京的代理商。

    那个燕京的代理商,叫做祝红旗,在唐泽寿明找他之前,正跟着几个同样来自燕京的珠宝商谈笑风生。

    而在这几个珠宝商中间,众星捧月般还围着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黑色的布料与白皙的肌肤相互映衬,显得欺霜赛雪,而立体裁剪的款式,将她的身段衬托得淋漓尽致,曲线优美。

    她的身材相当高挑,穿着高跟鞋足有一米八以上,晚礼服裙摆下露出来的那一双不着丝袜的美腿,更是白得让人晃眼。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那张令人目眩的美丽俏脸,精致的五官,淡雅的妆容,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英气,很让人有征服的欲望。

    不过面对这种绝色美女。

    祝红旗等人也只是谈笑,并没有露出什么过分的神色或是眼神,言语间也非常谨慎,似乎生怕惹这个美女生气。

    那种谨慎,绝对不是出于男人想要在美女面前表现的原因。

    而是出于忌惮!

    正在几个人聊天的时候,唐泽寿明走了过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人,顿时也被吸引住了,他在家乡可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

    不过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唐泽寿明只能把视线移开,然后对着祝红旗笑道:“祝先生,三井殿下有事与你相谈。”

    “嗯?三井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祝红旗当然知道三井岩,自己跟光洋日株社也有很多合作,既然三井岩找自己还不能够不去,就起身对着那个女人歉意道:“龙小姐,失陪了。”

    来自燕京的珠宝商,加上还姓龙,这个女人正是龙姬假扮的。

    “无妨。”

    龙姬闻言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祝红旗也没有在意她冷淡的态度,跟着唐泽寿明离开了。

    对于龙姬的身份,祝红旗等人其实不是很清楚,但是是一个在燕京背景相当深厚的大佬发话让他们带着一起过来的。

    所以虽然不清楚,但是也不敢有什么猜疑,对她相当尊重。

    而等到三井岩跟祝红旗会面,说到了对颜氏珠宝的施压。祝红旗脸上就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听到三井岩的方案对于自己也很有利,就算是失败了对他也没什么损失,就笑道:“三井先生放心,不过我要去跟他们说一下,看看他们的意

    向。”

    三井岩也笑道:“祝先生是燕京珠宝联合会的成员,我想有这个说服力。”

    听到对方的恭维,祝红旗脸上就笑得更开心了。

    ……

    这边颜景辉和颜菲都还没有意识到,三井岩已经在展开对他们颜氏珠宝的阴谋了,父女两个人此时仍旧是在跟人应酬。

    项家的背景在临海市数一数二,项玉龙又是临海四少之一,就算是家里面没怎么涉及珠宝业,但还是认识了不少人的。

    在项玉龙的介绍下,颜景辉也认识了几个人,谈下了几笔生意。

    这让他相当开心,看着项玉龙的眼神也越来越和蔼了。

    临海四少的名声,其实颜景辉也听说过。

    临海市的人都在说楚少狂、韩雨霖还有项玉龙等人,私生活相当混乱,而且跋扈无比。

    颜景辉其实比起普通人了解的更加清楚,不过他根本就没有在意,人不风流枉少年,年轻的时候谁没有几个女人,就算是他以前也曾经风流过,只要结婚了之后收敛就够了。

    再说了以项家的实力,颜菲嫁过去都算是高攀了,颜景辉自然满意无比。

    颜菲则是板着一张脸,跟着父亲应酬,只有跟人敬酒的时候才挤出笑容。

    看到自己女儿这个模样,颜景辉就皱眉道:“菲菲,看看你成什么样,玉龙在帮我介绍生意,用得着这样?”

    颜菲冷哼一声。

    项玉龙则是笑道:“伯父,不用在意,颜菲就是这个样子,面冷心热。”

    颜菲差点被肉麻死了,可是现在又不好先走开,免得让颜景辉丢脸。这方面她还是很识大体的,心里面虽然不快但也不会表现出来,知道轻重缓急,只是差点起了鸡皮疙瘩。

    “伯父,现在我带你去见见燕京那几位,祝红旗伯父应该认识吧?”项玉龙笑道。“当然认识,这个祝红旗跟我做了几年的生意了。”颜景辉声音有点无奈道,“不过他给我的价格比起其他地区的高出2成,而且我手里面的其他渠道对公司生意来说,只能够算是毛毛雨,只好从他那边拿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