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争渡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争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件事情恐怕只要是道上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徐飞龙牵起嘴角,干笑道:“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

    黄玉郎差点吐血。

    接着用白痴一样地眼神看着他,苦涩道:“报警又如何,我们就算说他是夜王也没有用。”

    “为什么?”

    “因为没有任何的证据!”黄玉郎绝望道,“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头发或是影像,疑无从证,你觉得有人会相信我们?”

    “那怎么办?”

    徐飞龙颤抖地抽出根烟,想要吸口烟缓解下精神,可是发现自己打火机居然怎么都打不着。

    “艹,来人啊!”徐飞龙烦躁的喊了声。

    “飞龙哥,什么事情。”

    一个青年打开房门从外面走进来。

    “给我点个烟。”徐飞龙挥了挥手,控制住颤抖的身体,不想在自己小弟面前丢脸。

    “面子还挺大的,居然有胆子让我给你点烟。”

    那个青年越过徐飞龙,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面,泰然自若。

    “妈的!”徐飞龙眼神一冷,做小弟的居然也这么嚣张,看向对方就要骂人的时候,眼神一滞,眼皮抖动了起来,失声道:“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叶秋无语地看着对方,不然还能够是飞进来的不成。

    徐飞龙惊怒道:“不可能,我在外面安排了很多人……来人啊!”

    “不用叫了,他们都来不了了。”

    叶秋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果然,徐飞龙喊了两声,外面根本没有人回应,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黄玉郎表现还好点,苍白着脸干笑道:“夜王阁下,不知道大晚上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叶秋诧异道:“什么夜王,我听的好像不是很明白。”

    “明人不说暗话,您就是夜王吧?这支生死令就是夜王的信物。”

    黄玉郎勉强笑道。

    叶秋掏了掏耳朵,想了想说道:“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不过被我宰了,这支令签我看着好玩就留了下来。”

    黄玉郎呼吸一窒,心里面暗骂了声,可是根本不敢说什么,涩声道:“阁下,到底有什么贵干,只要我们办得到的,一定帮你办到。”

    “拿钱啊。”

    叶秋理所当然道:“我白天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晚上过来拿钱,1000万准备好了没有?”

    “这个……”

    徐飞龙和黄玉郎的身上立刻就流出了冷汗,他们一直都在想着这事情怎么办,却都没有想着准备钱的事情。

    叶秋眼神一冷:“你们没准备好?”

    “不是不是,今天……对,今天周末,银行没办法转账。”黄玉郎急中生智,“而且那么大的一笔钱,也不可能马上转过去,起码要一两天。”

    叶秋撇撇嘴:“你们最好没有骗我。”

    “当然不会。”

    黄玉郎赶紧给徐飞龙使了个颜色。

    徐飞龙傻愣愣在那边,等到黄玉郎做出个动作,才马上醒悟,从怀里面拿出一张卡,哆嗦道:“我们肯定没有骗你,这张卡里面有三十万,算我们的利息。”

    “你很上道嘛。”

    叶秋乐滋滋地接了过来,呦呵,密码还写在了背面。

    收好卡之后,叶秋就没说话了,看到茶几上有着遥控器,就拿过来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徐飞龙和黄玉郎两个人都不敢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等到晚上12点的时候。

    两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精神紧绷地都快要断掉了,他们能够感受到从叶秋身上传过来的压迫感,似乎只要他们动弹一下,那么就会迎来雷霆一击!

    终于,叶秋关掉了电视,站起身来走到徐飞龙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慢慢地将他手上的生死令拿了过来,笑道:“七魄有缘归地府,一支铁令断生死。小子我看你有缘,不如渡你成佛。”

    话音落下,那只生死令就落到了桌子上。

    徐飞龙瞪出眼珠子,死死地盯着那根令签,眼睛当中都布满了血丝,当他看到“生”字向上时,眼中露出一抹狂喜。

    叶秋看看,可惜道:“咦,手气这么不好,再来一次吧。”

    徐飞龙闻言吓得心脏都快爆裂了。

    看着他那样子,叶秋笑道:“别紧张,开个玩笑而已。”

    “这个玩笑不错。”

    徐飞龙那颗心又缩了回去,干笑道。

    叶秋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把令签收好,又坐到了沙发上面,看着两个人没说话。

    在这种凝重的氛围下,黄玉郎吞了口口水,说道:“阁下,难道找我们还有什么事情?”

    叶秋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倒是很聪明,我看这个飞龙帮的帮助应该你来当。”

    徐飞龙看着黄玉郎的眼神就有些变了。

    黄玉郎脸色一变,心里面暗骂了声,干笑道:“我不适合当帮主,没那个能力,不知道阁下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帮忙。”

    “一个月的时间。”叶秋站起身来说道,“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统一宁海市所有的地下势力。”

    “为什么?”

    黄玉郎失声道。

    “天堂地府,善恶由心。”叶秋的声音缓缓传来,“我会让人过来帮你们,记住一个月的时间,统一宁海市的地下势力,否则……”

    一道关门声响起。

    “否则,与其在这苦海浮沉,不如让我来渡你们。”

    随之后半句话也透过门板,像是一把冰冷的尖刀,无情地穿过两个人的心脏。

    许久之后。

    徐飞龙和黄玉郎真的确定叶秋离开了,两个人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像是两条死狗一样躺在沙发上大口喘气。

    等了一会儿,黄玉郎才颤抖着站起身来,打开房门想要看看外面什么情况,只是刚刚开门看了一眼,就跑到旁边去狂吐了起来。

    徐飞龙也站起身去看了看屋外的场景,跟着黄玉郎一起狂吐了起来。

    良久。

    黄玉郎关上门,坐到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龙哥,怎么办?”

    徐飞龙沉默了一下,咬牙道:“干,不然还能怎么样?这种人你觉得我们逃得过他的手?”

    黄玉郎深吸了口气:“我先找外面的人回来,把人送医院。”

    “去吧。”徐飞龙有气无力道,想到屋外的那些人,眼中闪过恐惧,那些人恐怕这辈子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