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一支铁令断生死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一支铁令断生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玉郎什么都没说,慌乱推着徐飞龙就跑了,只在门口留下了两个湿漉漉的脚印,不知道是汗还是尿,显然吓得有点失常了。

    “爸,你怎么样?”

    于可欣连忙上前替于大年松绑。

    “没事,没事。”

    于大年被放了下来,松了口气。

    “放心吧,没什么问题,韧带可能被拉伤了,休息几天就好。”叶秋上前看了看他的身体的确没什么异样。

    “叶……妹夫,谢谢你。”

    于可欣看于大年真的没什么事情,就放下心来,接着目光透露出复杂之色,今天这事情要不是叶秋的话,她的清白就不保了,而且以后的日子肯定会相当凄惨。

    “小叶,真的太谢谢你了。”于大年也感激道。

    “行了,要谢就谢姗姗,是姗姗让我来的。”叶秋冷淡道。

    言外之意,那就是我本来不想帮你们的,要不是珊珊开口的话,都不会来这。

    当然这话是假的,救人还是要救的。

    叶秋只是无所谓这两父女怎么看自己。

    这两父女跟于珊珊,还有于青山和顾青梅,怎么说都是血亲,血浓于水,那亲情就还在。

    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他们以后改变下自己那冷漠的态度。

    别什么老死不相往来,同时也让两父女放下心里面那点傲气。

    虽然自己这么说,可能会被两父女给怨上。

    可叶秋不在乎做这个恶人。

    于大年和于可欣都是面露尴尬之色,脸有愧色,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还是说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行了,没事我先走了。”叶秋也不想留下来替他们收拾残局。

    “等等。”于可欣急忙叫住她。

    “还有什么事情?”

    “你,你之前得罪了董义,现在又跟飞龙帮扯上了关系。”于可欣咬了咬红唇,过了会儿才低声道,“你还是快点离开宁海市吧,现在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不可能留在宁海市了。”

    “这不用你管,我先走了。”叶秋淡定道。

    “你……就不能够听我的劝吗?”

    看着叶秋离开办公室的身影,于可欣气得咬牙了,自己好心好意地劝你离开,反倒像是碍事了一样,不禁心里面幽怨无比。

    这女人的脾气真的是说变就变,刚才还感激着呢,现在就怨上了。

    “可欣。”于大年叫道。

    “什么事情!”于可欣冷静下来,对自己的老爸相当愤怒,眼睛一红,怒道:“你赌博是吧,看看现在怎么样了!公司都开不下去了!你怎么不继续去赌啊?把我这个女儿输掉了最好!”

    于大年面色羞愧:“可欣,我知道对不起你……你放心,这事情我不会连累到你,就算是借钱我也会把钱还上。”

    于可欣苦笑,飞龙帮那么多人几乎被打残,这还可能还钱了事吗?

    心累道:“算了吧,妈知道这事情吗?”

    “不知道。”

    于大年说道。

    “算了,反正我主持人也当不成了,收拾东西,我们晚上就离开。”于可欣幽幽地叹了口气。

    ……

    宁海市,金碧辉煌酒店。

    一间办公室当中,楚明远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前,脸上露出忐忑的神色。

    而在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金碧辉煌的老板,也是楚明远的舅舅,楚浩!

    楚浩,四十六岁,酒店的老板,在宁海市算得上一号人物,实际上他是楚家派到宁海市来管理楚氏集团生意的,是楚家在宁海市的实际掌权人。

    此时,楚浩面色阴沉,正在跟人通话,没多久放下了手机。

    “舅舅,怎么样?”

    楚明远急忙问道。

    楚浩叹了口气说道:“董义这次算是栽了,拿枪威胁一个刑警队长,而且还在那么多人面前,情节太恶劣了。”

    楚明远嘀咕道:“就连我们楚家都不行吗?”

    楚浩厉声道:“你以为这事情很简单?人我们可以弄出来,但那样子就是在跟官方作对,你觉得为了一个董义值得吗?”

    “舅舅,我也是着急啊,你知道我的珠宝店本来一直都是董义看着的,现在他突然被抓了,最近已经有人过来店长打过招呼了,要是不准备交保护费,那么我别想继续开下去。”

    楚明远苦着脸说道。

    “先别着急,这只是有人在试探而已。”

    楚浩脸色缓和,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情谁都预料不到,怪就怪董义太嚣张了,居然拿枪……算了,不说这个了,最近多加强下珠宝店的安保,以防万一。”

    楚明远脸上蜡色:“可这也不是办法啊。”

    “我明白。”楚浩思考了下,“这样子吧,你去找几个本地有点势力的帮派接触下,我们要重新找个人了。”

    “那行,我马上安排。”

    楚明远脸上一喜,然后就急忙告辞离开了。

    楚浩摇了摇头,接着眼神一凝,喃喃道:“董义这个王八蛋,要是他不死的话,我还真的不放心……”

    ……

    晚上10点!

    飞龙帮所在的地方,是在一处隐蔽的小巷当中。

    这种小势力,而且因为涉及非法赌博,不可能大条条地在外面弄间KTV或是夜总会,再说了也没那个钱。

    此时一间普通民房当中。

    徐飞龙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他的手在颤抖,几乎是有一半的水都是洒出来的,艰难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黄玉郎的脸色惨白的跟死人脸似的,艰难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七魄有缘归地府,一支铁令断生死。”

    徐飞龙翻出那支生死令,已经面无血色:“他真的是夜王?”

    黄玉郎没说话。

    徐飞龙艰难道:“我今天把所有小弟都叫回来了,全部都守在外面,他应该闯不进来吧。”黄玉郎眼神僵硬:“几年前东北的所有帮派势力几乎都都被夜王连根端起,道上的死的死,逃的逃,人心惶惶。当时有几个大佬召集了数百人来保护自己,将住处围得水泄不通,几乎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可是一夜间那几个大佬全都毙命,而那数百号人甚至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来无影去无踪,犹如鬼魅,根本不是人能够抵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