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跳舞的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跳舞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呢,梁河你这个混蛋呢,在哪啊?”

    萧强拿着钢管,带着人从车上跳下来,不耐烦地喊道。

    梁河见到他就见到了亲人一样,连滚带爬地跑过去:“强哥,你来的正好,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萧强看到他的脸就乐了:“我说你的脸怎么肿的跟猪头一样啊,放心吧,那个混蛋在哪呢,我马上帮你教训他……”

    说着就随意扫视了一眼,然后就僵住了。

    萧强很快就笑不出了来,因为他看到了叶秋,腿肚子就开始抽筋了,尼玛的不会又是这个大魔头吧?

    这都是自己第几次遇到这个大魔头了?

    先是在渔山村那边当电工的时候,结果当了一个礼拜的苦力,然后是程小强联系自己教训一个人,又直接丢了好几万,上一次又是去一家工厂,结果就是苦逼地又成了苦力。

    我靠,今天出门没看日历,怎么又遇到这大魔头了?

    萧强想哭啊,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样。

    叶秋看到萧强就笑了,真特么的自己跟这个小混混还真有缘,站起来说道:“怎么着,又想来教训我?”

    梁河骂道:“强哥,就是这个混蛋!”

    “混你麻蛋!”

    萧强一个哆嗦狠狠抽了他一巴掌:“叶村长也是你能够骂的吗?”

    梁河直接被抽懵掉了:“强哥,你怎么打我?”

    萧强理都没理梁河,舔着脸小心翼翼走过去:“叶村长,小的给您请安了。”

    叶秋呵呵笑道:“你不是来找我麻烦的?”

    萧强一个激灵急忙道:“哪能呢。”

    叶秋玩味道:“那你拿着钢管干什么?”

    萧强心里面一咯噔,头上就冒出冷汗了,正想着急忙扔掉钢管给个解释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叶村长,这是我拿来跳……钢管舞的!”

    他给自己的机智点了36个赞。

    叶秋差点口水都喷出来,这特么的也行,于是忍着笑意说道:“那跳一个给我看看。”

    “我……”

    萧强真的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嘴贱乱说什么,可是叶秋发话了他也不敢不听,于是就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叶村长,我跳的,跳的不好看,改天跳给你看看?”

    接着心里面一横要跳就跳吧,起码这不用给钱了啊!

    叶秋也就是随口一说,男人都喜欢看钢管舞,不过那对象得是女人才行,要是男人就倒胃口了,挥了挥手道:“行了,我也不为难你,这次多少钱?”

    萧强脸色一苦:“三,三千。”

    叶秋盯着他笑道:“这么多?”

    萧强被盯得发毛,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不,我说错了,错了,三万……”

    叶秋眉头一挑,看了看这两个快递员,油水捞得够足啊,三万都花得起,挥了挥手道:“你懂得。”

    萧强哪里还不懂什么,只好苦逼地拿出一张卡给叶秋:“叶村长,这是孝敬你的。”

    叶秋直接收下了,然后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人:“你还要?”

    “不要了不要了。”

    萧强急忙摆手。

    叶秋说道:“那我带走了。”

    萧强哪里敢不答应的。

    梁河傻眼了,急忙说道:“强哥,你不能够见死不救啊!”

    萧强又被叶秋敲了三万,心里面本来就有火,狠狠踹了他一脚骂道:“叶村长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心里面嘀咕自己是不是真没干这行的运气了?

    “行了,跟我走吧。”

    叶秋看了他一眼。

    梁河脸色发白,心里面后悔不迭,早知道就不该打人了,没想到居然连道上的人都这么怕这个人。

    赵全就待在病房里面,一想到自己的事情就心里面愤怒,可是愤怒也没办法,自己就是个小农民,还能够再去找那两个人的麻烦不成?

    赵全叹了口气,心情相当不好。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过来,他抬头一看就看到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赵全一下就认出了这两个人就是之前打自己的人,吓了一跳喊道:“你们还想怎么样?”他还以为又是来报复自己。

    不过跟他想的不太一样,这两个人刚刚进来就直接跪了下来,对着他说道歉:“大哥,对不起,我们不该打你,原谅我们吧。”

    赵全疑惑了:“这怎么回事?”

    叶秋跟着进来说道:“赵全叔,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叶秋,这怎回事啊?”

    赵全急忙问道。

    “赵全叔,就是这两个人打你了是吧?”

    叶秋给梁河和施文良一人一脚,冷着脸说道:“不知道怎么做吗?”

    梁河和施文良一个哆嗦,急忙磕头说道:“大哥,对不起,原谅我们吧。”

    “还有呢?”

    叶秋冷冷道。

    梁河和施文良一怔,然后想了想立刻明白了什么,急忙从身上掏了掏,把能够拿出来的钱都恭敬地放到了病床上:“大哥,你看这么多够吗?”

    赵全看到这心里面别提多解气了,不过还是小声说道:“我不要钱,我的快递呢?”

    梁河和施文良闻言脸色涨红不知道怎么说好,赵全的快递早就被拆掉了,而且就穿在梁河自己身上。

    现在这身衣服都被叶秋打的要有多破就有多破,要是敢提出来还给赵全,肯定还要被毒打一顿。

    梁河和施文良支支吾吾道:“这个,卖了。”

    赵全不甘心道:“真的卖了?那算了。”

    梁河和施文良看向叶秋,叶秋一挥手:“行了,滚吧。”

    两个人如蒙大赦,然后立刻就溜了出去。

    赵全还在惦记着那身衣服的事情。

    叶秋看他心情不好,就把病床上的钱收了起来给他说道:“赵全叔,这钱收着,等会儿我带你去市里面再买。”

    赵全小声道:“叶秋,你这么做不会出事吧?”

    叶秋笑了笑:“拿着吧。”

    “叶秋,谢谢了。”

    赵全心里面感激,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钱收了下来。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叶秋就带着赵全出院了,然后带着他去市里面买衣服去,对于梁河和施文良的事情完全都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却没想到还是出了一些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