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那又怎么样?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那又怎么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陶斌愤怒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不是别人,正是想要找点麻烦的司徒昊。

    此时他正端着一杯酒望向苗雪,脸上带着笑容:“新娘子,敬你喝一杯酒没什么吧?”

    陶斌把已经重复几次的话又说了一次:“雪儿身体有恙,这杯酒我接了。”

    司徒昊眼中闪过不屑之色,没有理会陶斌:“你要是不喝这杯酒,就是不给我面子。”

    苗雪拦着陶斌,然后展颜一笑:“好。”

    说完就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仰头喝了下去。

    司徒昊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贪婪之色,苗雪很漂亮,但是还称不上绝色,可是今天穿着一袭白色的礼服就显得相当诱惑,新娘这个称呼很带有禁忌色彩,特别是他以前看过的一些电影。

    这对司徒昊的吸引力很大,加上前段时间他在叶雅菲身上吃了亏,急需要女人来安慰。

    而且苗正德在他眼里面根本连个东西都不是,何况是他的女儿和女婿了。

    司徒昊也喝了这杯酒,然后又慢悠悠倒了一杯:“不错,够豪爽,我再敬你一杯。”

    苗雪眉头一皱,然后没多说什么,又喝了一杯。

    很快。

    第三杯又满上了。

    司徒昊玩味地看着苗雪。

    苗雪脸色一沉,不过还是没说话,准备再干掉一杯。

    陶斌抓住他的手,严肃道:“雪儿,你不能够再喝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说完他就眼神如冰,看着司徒昊说道:“我跟你喝。”

    司徒昊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跟我喝也配?”

    “你!”

    陶斌立刻震怒,抬起手就想要往司徒昊脸上打一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走出来一个人,轻松就抓住了陶斌的手,然后伸手一捏。

    陶斌的手立刻就开始颤抖了起来,脸色变得通红。

    “嘭!”

    那个人松开手,然后不屑的看着陶斌。

    而陶斌则是缩回手,捂着手腕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额头上满是冷汗,面色苍白,可以看到的是他的手腕已经变得红肿起来了。

    司徒昊笑道:“孟泽,怎么可以随便向新郎出手呢?要是新娘子伤心了怎么办?”

    上次他的保镖被叶秋废掉之后,司徒家为了他的安全又派来了一个人保护他,就是面前这个人。

    孟泽,三十多岁,下巴留着胡子,头发很显然不经常打理显得很油腻。

    闻言,他就恭敬道:“少爷,那该怎么办?”

    司徒昊说道:“还用我教你吗?”

    孟泽一点头,然后就突然抬脚踹向了陶斌的小腹,直接把陶斌踹倒飞出了出去,砸到了后面的餐桌上。

    苗雪脸色一变,急忙跑过去看陶斌有没有事情。

    “你有病吧?怎么突然打人?”过来参加晚宴的客人立刻都被司徒昊的举动弄得愤怒了起来,纷纷围了过来。

    司徒昊像是没看到一样,在他眼里面这群垃圾就是乌合之众。

    苗正德和杜雪晴看到出事了急忙过来,看到这个场景都是神色大惊。

    杜雪晴跑过去看了看陶斌的伤势,心里面立刻大怒,气得声音颤抖:“你们凭什么打人?”

    苗正德却是突然面色惨白起来,白涛和司徒昊就是他邀请过来的,他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那可是从燕京来的大少。

    这种人物可以说一句话就能够决定他的命运了。

    虽然不知道陶斌为什么跟他们起了冲突。

    可是这个时候,就算是司徒昊有错,他也不可能指责他,急忙对着杜雪晴使了个颜色,然后赔笑道:“司徒少爷,陶斌有什么地方惹到你了?”

    司徒?

    旁边有的老板听到这个姓氏,脸色立刻就变了,司徒家族在华夏名气似乎不是很大,但是在特定的人群当中简直就是如雷贯耳。

    一些跟司徒家族曾经有过生意来往的人,此时脸色都已经变得发白了,他们知道司徒家的人惹不起。

    苗正德惹不起,天广市的任何人也都惹不起。

    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悄悄溜走了,掺和到司徒家的事情中去明显是不理智的行为。

    “老廖,你干什么去?”有人发现了这一幕。

    “你不知道吗?司徒家的人不是我们惹得起的,更别说是苗正德,我看今天他的女儿要完了。”有知情的人小声说道。

    “司徒家?哪个司徒家?”

    “燕京,还能够有哪个?我听苗正德说今天请了两个来自燕京的贵客,可是没想到他女婿跟女儿居然跟司徒家的人起了冲突,这热闹我不看了,赶紧走吧,免得殃及鱼池。”

    刚才还义愤填膺想要教训司徒昊的人们,此时氛围突然变得不一样了起来,不少人打算悄悄溜走了。

    这些话自然也传到了杜雪晴耳中,脸色立刻就变得苍白起来。

    司徒昊阴阳怪气道:“这种垃圾居然是你的女婿?还不如让我来当当呢。”

    苗正德脸色铁青,可是面对这种大少他也只能够忍气吞声,赔笑道:“司徒少爷消消气,我替陶斌给你赔个不是。”

    司徒昊看了他一眼:“也不是什么事情,就是我想要跟你女儿喝几杯酒,你不会介意吧?”

    苗正德一怔,然后赶紧对着苗雪说道:“雪儿,愣着干什么?快点跟司徒少爷喝几杯酒。”

    苗雪贝齿咬着嘴唇,眼中闪过屈辱的神色,她本来以为自己父亲出面能够帮自己,可是没想到苗正德居然让她去陪酒道歉,心里面不由得大失所望。

    可是一想也许这个人就算是自己父亲也惹不起。

    苗雪咬了咬嘴唇,就准备站起来。

    陶斌缓过劲里,刚才那一脚甚至让他的呼吸都差点停止,急忙伸手抓住苗雪:“雪儿,你不能够喝酒。”

    苗正德心里面就怒了,不就是喝几杯酒吗,还拦着干什么,心里面对陶斌也暗恨起来,不知道这个白痴怎么惹到了自己的贵客,于是阴沉道:“陶斌,你别添乱了!”

    陶斌脸色发白:“雪儿有身孕,真的不能够喝酒。”要是有身孕在身喝酒的话肯定对孩子身体不好,孕妇饮酒容易使胎儿患酒精中毒综合症,使得孩子先天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