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司徒晴雪

第八百七十五章 司徒晴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管是对人民医院特护病房的医生来说,还是对侯文来说,抑或是对司徒天来说。

    “混蛋!”

    司徒天忍着伤痛跑回了酒店当中,然后打电话叫自己的私人医生过来。

    没有多久的时间,就有一个医生带着工具来到了房间当中,他以前也干过这些事情,处理起来很麻利,但是对司徒天受伤非常震惊,要知道他给司徒天办事以来,他从来都没有受过伤。

    没多久,一颗变形的弹头被医生从后背取了出来。

    那个医生说道:“司徒少爷,幸好卡在骨头上,不然就要击穿你的心脏的。”

    “滚!”

    司徒天之前被叶秋吓得不轻,现在听到医生旧事重提,眼睛立刻变得通红,怒吼了一声就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那医生见到司徒天发火了,连忙告辞退了出去。

    叮铃铃!

    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司徒天拿起电话接通:“事情怎么样?”

    “失败了,这事情我不想参与了。”

    “怎么回事?”

    “这个我不能够多说。”

    啪,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司徒天气得把手机扔了出来,然后暴躁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当中走来走去,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棘手的对手。

    不仅是从实力上碾压他,而且就算是在黑白两道上都没有办法对付这个人。

    一种无力感充斥了司徒天的心头。

    “妈的,我可是武夷山门徒,无情道人的弟子,更是司徒家族的少爷,凭什么他一个垃圾就能够压我一头?”

    司徒天狠狠的把房间内的所有东西都全部砸的粉碎,牵动了悲伤的伤口立刻痛的倒吸口气,眼睛中闪过浓浓的杀意。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丹田处一阵异动,眼中散发出狂热之色:“对了,婧琪死了,她死了哈哈哈。”

    狂笑了一阵,他眼中又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对于沈婧琪这个女人他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得到过她,早知道就该狠狠的蹂躏一番。

    “现在突破效果可能差点,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司徒天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离开了天广大酒店,开车去了他在天广市的一栋别墅当中。

    ……

    叶秋和张洪飞离开人民医院之后,就找到了一家两三点还在营业的小酒馆。

    一群人进去就点了两桌菜,又要了两箱啤酒坐了下来,每个人都开了瓶酒对饮。

    张洪飞跟叶秋碰了一下,然后狂喝了半瓶才对着叶秋说道:“老大,这几个月你去哪里了?”

    叶秋苦笑道:“退伍了,回家歇着。”

    张洪飞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秋:“上面知道?”

    叶秋说道:“老头子安排的。”

    张洪飞瞪着眼睛说道:“老头子?不可能吧。”

    叶秋说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在那件事发生之后你们这群混蛋不是一个个退伍了?现在就只有龙九还在龙焱。”

    张洪飞脸色一变:“老头子这是故意的。”

    叶秋没有说,而是说道:“继续喝酒!”

    张洪飞跟着叶秋喝了几瓶,面色不改,才问道:“老大,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叶秋说道:“跟司徒家的一个后辈有点恩怨。”

    张洪飞立刻嬉皮笑脸道:“妈的,我就看司徒家的人不爽,老大要不要我帮你把他人间蒸发了?”

    叶秋瞪着他说道:“这事情我自己不能办?”

    张洪飞讪讪道:“我也就是说说。”他也知道如果要动司徒家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让对方人间蒸发,除非掌握到确凿的证据。

    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叶秋不准备再跟司徒天继续玩下去了,说道:“没想到你最后调到了国安,上一次我让药老帮忙调查的事情,看起来也是你干的。”

    张洪飞一愣,然后突然响起了什么,拍了拍大腿愕然道:“我就说火葬场还有那KTV的手法看起来那么眼熟,感情那是老大你干的?”

    叶秋没有承认,而是说道:“帮我调一份司徒天的资料给我。”

    张洪飞点点头,立刻就打电话安排,没有多久就有人把资料送了过来。

    叶秋拿着司徒天的资料看了看:“司徒天的家族资料不重要,你们有没有盯着他其他方面的事情?”

    张洪飞说道:“有,这个人是武夷山的门徒,我们关注过他,有几个案件跟他有联系,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如果贸然行动的话,那么武夷山和司徒家必然会发难。”

    叶秋拿着司徒天的资料看下去,当他看到辰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资料时一愣,然后细细看了一下,突然指着一个名字说道:“辰超的股东有一个叫司徒晴雪的人,跟司徒天是什么关系?”

    张洪飞说道:“这个女人是司徒天的姑姑,可能是靠着亲戚关系占了点股份。”

    “有这个女人的资料吗?”

    “有的。”

    张洪飞把资料拿了出来。

    司徒晴雪,48岁,原本是司徒家的小姐,后来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变故,二十多岁的时候,就退隐去了香山上隐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下过山。叶秋拿过来看了看,总觉抓住了什么,仔细想了想突然说道:“我记得二十多年前司徒家的某个明珠跟武夷山的门徒暗结胎珠,当时那个武夷山的门徒被赶出了武夷山,而司徒家的明珠之后就没有出现过,

    这个司徒晴雪会不会就是那个大小姐?”

    张洪飞一愣:“我让人查查看。”有了方向之后查起来很快,没多久张洪飞这边就有了结果:“的确就是她,当时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还有人说她给那个武夷山的门徒生下来一个儿子,当时司徒家都成了世家当中的笑话,司徒晴雪就去

    了香山隐居,听说每日就是念经吃斋。”

    叶秋撇撇嘴:“二十多岁就去香山退隐?她受得了?”张洪飞嘿嘿笑道:“老大,还有一条小道消息,说是有人在香山上看见过司徒晴雪跟男人幽会,后来还挺了一个大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