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定制末日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定制末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兰发现安琪缺席了,看来她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而剩下的这些大龄诺玛也很不安。谁见到了那些可怕的怪兽都会如此的,特别是这些温室的花朵,她们自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适应诺玛的生活,她们绝对要离开这里。

    看着这些人全部只担心自己的生命,却毫不关心牺牲的诺玛,杜兰不由摇头,这个国家的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真的是将种族歧视刻在骨子中,想改也改不掉。

    “教练,我们会不会也要上战场?”这是她们最关心的问题。

    “你们想不想上呢?”杜兰反问。

    绝对不想上,送死的工作就让诺玛干好了,而她们要回家,回到那个温暖充满了魔法的家。

    “绝对不要!”有人尖叫了起来:“如果要我和那怪物战斗的话,我宁愿自杀。”这位的反应非常激烈,表情扭曲,身体和心理都在排斥,已经嘶声力竭,每一个毛孔都在哀嚎,都在表达自己对龙的恐惧。

    “教练,我们不能去战场,会死的,还是让诺玛去就好了,她们反正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有人把大实话说出来了,她们内心就是这么想的,依旧没有把诺玛当成人。

    杜兰也没说什么,他知道谎言虽然可以激励她们,可是讲理却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作用,她们是绝对不会被轻易被改变的。

    所以她们需要的是绝望,真正的绝望。

    杜兰已经准备好绝望套餐了,接下来就等着这些人自己去挖掘。

    熙儿一直认为自己是冤枉的,也认为自己绝对是能回家。可是这种自信在龙的面前荡然无存,因为龙真的太可怕了。当然她对奋战死亡的诺玛没有任何的同情,因为死掉的可是真正的诺玛,死了活该,活着才是麻烦。

    “我一定要回去,我才不想面对那种怪物,也不想留在这个臭气熏天的地方。”熙儿第一次如此紧迫,在走廊上她给自己打气,她甚至想要色诱杜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离开。

    当她经过厕所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那群人还真是傻,真的以为她们可以回去么?”

    熙儿一听就知道谈论的对象是她们这些被冤枉的人,同时也是还有希望的人。

    “可不是么,见到龙的战斗就应该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了,最近几次战斗敌人越来越强大了,我们的伤亡已经入不敷出了,所以这群人才会被送来。”

    “她们难道真的不是诺玛?”

    “当然不是,可是谁在乎呢?她们也只是炮灰而已,早晚会和我们一样死在战场之上,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路。”

    熙儿一听整个人都傻了,她没听错吧?里面的人说所有被冤枉的人都不是诺玛?也对,她们十几年来确实一直在使用魔法,没有理由突然就不能用了,难道这一切都是阴谋。想到这里熙儿只感觉浑身冰凉。

    如果这真的是要把她们送上战场的阴谋,那么不是说她们没一丝一毫回家的希望了?

    “那她们教练为什么说她们还能回去?”

    “不过是骗她们的,你什么时候见过流放岛上的人离开过?更不要说现在死伤这么惨重,急需兵员的情况下。她们一个也走不了,都要上战场。”

    听到这里,熙儿已经绝望得不能呼吸了,她不明白自己明明不是诺玛为什么会要遭受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完全想不明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房间的,就好像有一段记忆空白,那是她放弃思考的一段时间。

    熙儿哭了,眼泪打湿了枕头。但很快她就打起精神,她必须想办法离开,她不想死。可是想要离开却不容易,岛屿周围没有任何船,所以除了固定送物资的飞机和作战用的机甲之外,就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

    这座岛屿本来就从来没打算让人离开。

    慢慢地流言开始传开,显然不止熙儿一个人听到,连本地的诺玛也知道了那些新人比她们还要倒霉。自己至少是真的诺玛,而新人完全是被陷害的,是真正的倒霉蛋。

    如果诺玛是天生如此,那新人就是被人陷害。

    天生的话,诺玛只能接受。被陷害那可就憋屈了,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诺玛开始幸灾乐祸了,她们天生是诺玛又如何?你们会魔法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送到这里当炮灰?

    诺玛们从来没有这么爽快过,果然幸福都是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上的。

    而新人们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所以兴冲冲地来找杜兰兴师问罪。

    “教练,那些流言是不是真的?”每一张年轻的脸庞都充满了愤怒,眼神中有不甘也有恐惧。

    “你们有什么不满么?”杜兰连眼睛都不抬,他先给了她们希望,然后又残忍地打破了它们,就是希望她们能亲自了解一下诺玛的感受。

    那种被区别对待,被歧视,被当做怪物的感受。

    “你说我们能回去,都是骗我们的么?”二十多个女孩声音都在颤抖。

    “我当然可以带你们回去,但前提是你们能活下来。”这一句话直接将所有少女推入了深渊,她们只感觉头晕目眩,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击碎了。

    “我们明明不是诺玛,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们?!”这些少女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诺玛才是敌人,其他人都是团结友爱的,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会被陷害。

    她们崩溃了,西斯底里,痛哭流涕。想到要和龙战斗,还有瑟瑟发抖。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表现,这种绝望可能连很多诺玛都没有感受过。因为不少诺玛从小就被隔离,就被灌输了自己活该倒霉的理念,从小如此长大也就不觉得绝望了。

    绝望的滋味是毒药,少女们根本承受不了。

    但这就是杜兰需要的效果,只有被打击之后才会有人真正觉醒,她们才会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多么不合理,才会真正开始反思。

    “这就是世界,你们在歧视诺玛的时候,自己也不过是随手可丢的棋子罢了,你们在安排诺玛命运的时候,自己的命运也早已经被安排。”“所以你们根本没有必要垂头丧气,因为这就是现实,你们的牺牲是为了整个世界。”

    然而不管杜兰说什么,少女们都不会高兴,她们现在需要时间冷静。此时房间里愁云满布,宛如世界末日。

    确实是末日,只是有限的末日,少女定制版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