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月圆(二)

番外之月圆(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妈妈一脸惊愕,忘了继续磕头求饶。

    顾莞宁目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神色依旧冷然:“哦?此话从何而来?”

    关心则乱。

    玥姐儿一心要救吴妈妈,也顾不得别的了,张口便道:“其实,我早已想改变主意嫁人了。只是当日和皇伯母说过要留在宫中,一时拉不下脸改口。这才让吴妈妈代我前来相求。”

    吴妈妈:“……”

    顾莞宁目光扫了过来:“吴妈妈,玥姐儿此言可是真的?”

    吴妈妈便是再迟钝,也知道该如何回应了:“是。奴婢确实是奉郡主之命前来。郡主年轻脸皮薄,无颜改口。奴婢这才代郡主前来相求。恳请皇后娘娘为郡主做主,择一门好亲事。奴婢下辈子结草衔环,报答娘娘大恩大德。”

    说完,用力磕头。

    咚咚地磕头闷响声,在椒房殿的正殿里回响。

    玥姐儿看得鼻子一酸。

    这世上,唯有吴妈妈全心全意疼她,为她着想。

    如此护主深情,纵然行事冒失,她如何忍心苛责?

    罢了!

    便如吴妈妈所愿,成亲出嫁吧!

    不管日后遇到什么样的夫婿,只要她心思端正,安心地过自己的日子就好。

    玥姐儿下定决心之后,心中再无犹豫:“求皇伯母做主。”

    顾莞宁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一扬:“既是如此,那本宫便应下你所请。趁着新年元日,众诰命夫人进宫觐见,为你择一门亲事。”

    玥姐儿只得磕头谢恩。

    顾莞宁又看吴妈妈一眼,别有所指地说道:“吴妈妈,你今日擅闯椒房殿,犯下大错。本宫看在玥姐儿的份上,饶过你这一回。只是,同样的错决不可再犯。否则,本宫立刻便将你撵出宫去!”

    吴妈妈连声应下。

    ……

    主仆两个谢了恩典之后,起身出了椒房殿。

    吴妈妈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又跪了许久。骤然起身走路,颇为吃不消。短短几步路,便气喘吁吁面色泛白。

    玥姐儿顾不得主仆之别,立刻伸手扶住吴妈妈,急急问道:“吴妈妈,你怎么了?若走不动,我扶着你回去?”

    吴妈妈连连告罪:“这可使不得。哪有主子扶着下人的道理。郡主快快松手,这般折煞奴婢,奴婢以后还有何颜面在宫中走动。”

    在碧瑶宫里亲近随意些无妨。出了碧瑶宫,却不得逾越。否则,玥姐儿定会被人嘲笑。

    吴妈妈坚持自己走,玥姐儿虽心疼,也没别的法子。有意放慢脚步,缓步而行。往日一盏茶功夫便能回碧瑶宫,今日几乎花了半个时辰。

    刚进碧瑶宫,玥姐儿便扬声喊了两个宫女来,扶着吴妈妈回屋歇下。

    吴妈妈也未再逞强。

    满头汗珠的吴妈妈躺下休息片刻,才有力气说话:“郡主,对不起,奴婢擅作主张,连累郡主了。”

    玥姐儿用帕子为吴妈妈擦拭汗珠,一边轻声说道:“吴妈妈一片忠心,俱是为了我。我心中岂能不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改了主意。待皇伯母为我择好夫婿,我便出嫁离宫。”

    吴妈妈一心盼着这一日,听到这番话,心中别提如何欢喜了。

    转念一想,又皱着眉头发愁:“郡主过了年便二十有一,皇后娘娘便是有心为郡主择夫婿,只怕也难以挑到好的了。”

    出众的少年郎,十六七岁便已成亲。哪有拖延到二十多岁还未成亲的?

    当然了,驸马周梁是例外!

    可到哪里,再找一个像周梁那般才貌出众的男子?

    玥姐儿倒是坦然,笑着安抚吴妈妈:“皇伯母既然应下,定会尽心。吴妈妈不必担心。”

    吴妈妈便是忧心,也没什么好法子。打定主意每日诚心拜佛。盼着佛祖看在她一片诚心的份上,赐玥姐儿一个好夫婿。

    ……

    当日晚上,顾莞宁便将此事告诉萧诩。

    萧诩听了之后,挑眉一笑:“这个吴妈妈,倒是对玥姐儿一片忠心。”

    顾莞宁微微一笑:“玥姐儿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姑娘。这些年对吴妈妈一直颇好,说了要为吴妈妈养老送终,便真的视她如亲母。”

    这样的好姑娘,确实不该将在宫中虚度光阴蹉跎年华。

    萧诩略一沉吟,便道:“玥姐儿年龄已不小,总得挑一个年龄相当的才合意。家世无需太出众,往四品以下的官宦子弟里挑。需品性出众心思端正。”

    “待挑定了合适的人选,找个机会让玥姐儿见上一面。总得玥姐儿相中了,再定下亲事。”

    “日后为玥姐儿多备些嫁妆,便是到了夫婿家中,也能挺直腰杆。不受半分闲气。”

    嫁妆丰厚,总能多些底气。

    顾莞宁点点头应了。

    宫中动静,自有人留心注意。

    平西伯夫人顾莞华进宫请安之际,顾莞宁有意无意透了口风。顾莞华心领神会,出宫之后,在和别人闲谈时,“一不小心”透了口风。

    然后,此事很快悄然传开。

    有心之人,自然有所举动。

    待到了新年元日,进宫请安的诰命夫人里,便有两位格外殷勤,话里话外提及家中有尚未成亲的儿子。

    顾莞宁微笑不语,不动声色地记下。之后吩咐下去,查一查这两家的底细。

    不出三日,调查的结果便呈到了顾莞宁面前。

    其中一个是户部员外郎家中的嫡长子,今年十八岁。去岁刚考中举人功名,意欲先进业再成家,所以一直未曾定亲。

    此子才学出众,相貌也生得英俊。

    另一个,则是工部主事家中嫡次子,今年二十二岁。曾定过亲事,女方体弱病重,婚期拖延两年。还未过门,便已病重离世。守了一年妻孝后,家中又择了一门亲事。偏巧定了亲事之后,女子竟又得了急症死了。落下克妻声名,亲事便一直拖延下来。

    品貌如何,尚不清楚。纸上只写了端正两个字。

    顾莞宁仔细看了一番,吩咐玲珑将这两张纸递到碧瑶宫。

    未过一日,玥姐儿便来椒房殿请安,轻声道:“皇伯母,我中意郑家公子。”

    郑家公子,便是顶着克妻声名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