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月圆(一)

番外之月圆(一)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过了片刻,玥姐儿走了进来。

    她穿着秋香色的罗裙,清秀白皙的脸孔温柔安静。

    玥姐儿比阿娇年长一岁,今年二十岁。过了这个年头,便有二十一岁了。这个年龄尚未婚嫁的少女,整个京城也找不出第二个。

    若不是身居后宫,不知会有多少流言蜚语。

    阿娇过的幸福顺遂,和周梁夫妻恩爱。对形影单只的玥姐儿颇为怜惜同情。只是,她并未将这份怜惜露于脸上,免得玥姐儿尴尬难堪。

    “玥堂姐,”阿娇笑着寒暄招呼:“多日不见,你似又清瘦了几分。”

    玥姐儿抿唇一笑,低声应道:“吴妈妈前些日子受了风寒,病倒在榻。我放心不下,时常去陪她。”

    玥姐儿和吴妈妈名为主仆,情同母女。

    吴妈妈病了,玥姐儿亲自喂药相陪。便是女儿待亲娘,也不过如此了。

    有情有义的姑娘,总令人喜欢。

    顾莞宁略一思忖,便道:“传本宫口谕,请徐太医为吴妈妈看诊一回。”

    徐沧医术之佳,举世无双,早已名闻天下。

    玥姐儿本想求一个普通太医为吴妈妈看诊,没想到顾莞宁竟派了徐沧,心中惊喜不已,忙行礼谢恩:“多谢皇伯母。”

    顾莞宁淡淡一笑:“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于一朝皇后而言,这确实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对吴妈妈来说,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玥姐儿心中满是感激,又谢了一回。

    阿娇笑道:“玥堂姐,你总是这般多礼。这点小事算什么。”

    玥姐儿进宫已有十年。说话行事一直小心谨慎。和阿娇的自信昂扬正好相反。

    玥姐儿看着阿娇美丽圆润的俏脸,微微一笑。

    她和阿娇怎么能一样?

    阿娇是大秦公主,是帝后最疼爱的掌上明珠,天生便该活在众人的娇宠中。而她,却是齐王府唯一的血脉。因着帝后宽容,才得以苟活于世。

    她心中满怀感激,愈发约束自己。

    ……

    徐沧为吴妈妈看诊开了药方,过了数日,吴妈妈大有好转,很快便下榻走动。

    “奴婢身子已经好了,郡主别总日守在奴婢身边了。”吴妈妈感动又羞愧地说道:“奴婢没能好好照顾郡主,倒劳烦郡主照顾,心中实在愧疚难安。”

    玥姐儿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吴妈妈和我还这般客气做什么。你好好保重身体,能长长久久地伴在我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吴妈妈红了眼眶,哽咽着应了一声。然后,满怀希冀地问道:“郡主之前应过奴婢,要请皇后娘娘为你择一门亲事,不知郡主说了没有?”

    玥姐儿:“……”

    吴妈妈这一场病症来势汹汹,躺在床榻上直抹泪,说她只身一人,自己难以合眼安心。为了哄吴妈妈高兴,她才应了吴妈妈的恳求。

    吴妈妈这记性也太好了。

    病刚好,就来催婚。

    玥姐儿头痛不已,想含糊其辞地应付过去。吴妈妈又自言自语道:“罢了,奴婢就厚着脸皮去椒房殿一回,求见皇后娘娘。请娘娘为郡主做主!”

    玥姐儿头更痛了,只得应道:“我自己去说。”

    吴妈妈欣然一笑。

    玥姐儿随口哄了吴妈妈几句,根本未放在心上。进了椒房殿,更是只字未提。

    可惜,她太低估吴妈妈希冀她成亲出嫁的渴切了。

    胆小怯懦的吴妈妈,竟趁着她读书之际,悄悄出了碧瑶宫。当玥姐儿出了书房时,才知吴妈妈独自去了椒房殿。

    玥姐儿哭笑不得,舍不得生吴妈妈的气,又怕吴妈妈出言不慎触怒顾莞宁,立刻便去了椒房殿。

    ……

    椒房殿。

    吴妈妈跪下,先是磕头谢恩,然后鼓起生平所有的勇气,道明来意:“……奴婢自知身份卑贱,今日言行,已逾越了为人奴婢的身份。”

    “只是,奴婢实在不忍见郡主孑然一人,蹉跎岁月。”

    “皇后娘娘心地仁厚,待郡主如己出。想来也一样盼着郡主能有个好归宿。奴婢今日厚颜来相求,请娘娘为郡主做主,择一门合宜的亲事。奴婢有触及宫规之处,娘娘只管责罚,奴婢绝无埋怨。”

    说完,深深地一跪到底。

    坐在凤椅上的顾莞宁,定定地看着头上已有了白发的吴妈妈。半晌才道:“此事你求了无用。”

    吴妈妈心里一沉。

    顾莞宁的声音再次响起:“当日她立意不嫁,张口相求,本宫已允了她。此事得玥姐儿自己想通想明白,亲自和本宫张口才行。”

    吴妈妈一急之下,抬头说道:“可是,郡主根本想不通想不明白。她将自己祖父父亲所犯的滔天大错,都背负在自己身上,认定了自己不配拥有幸福。所以坚持不肯成亲嫁人。其实,奴婢知道,她最怕孤单寂寞。”

    “如今有奴婢相陪,也就罢了。等日后奴婢老去闭眼,那个时候郡主便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想到那等光景,奴婢这颗心便如刀割一般。”

    说着,吴妈妈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顾莞宁不是铁石心肠,听着吴妈妈掏心掏肺的剖白之言,心中也有些酸意。

    玥姐儿心思极重。齐王府的旧事,令她无法释怀。俊哥儿之事,更令她对男女情爱畏之不前。

    罢了!

    她便主动张口,劝玥姐儿一回!

    顾莞宁正要张口,门口已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

    是玥姐儿来了!

    守在殿门外的玲珑拦下了玥姐儿,正要说话,殿内遥遥传来顾莞宁的声音:“让玥姐儿进来。”

    玲珑闻言之下,让到了一旁。

    玥姐儿一路匆忙跑来,急得额上汗珠也来不及擦拭,迈步进了殿内。

    一眼便看到跪地不起满面泪痕的吴妈妈。

    再看神色莫测的顾莞宁,玥姐儿心里更是惴惴不安。走上前跪下:“吴妈妈今日冒冒失失,言行举止不当之处,恳请皇伯母见谅。”

    顾莞宁目光一闪,淡淡说道:“身为奴婢,竟背着主子自作主张来椒房殿求亲事。如此刁奴,本宫岂能容她留在宫中?”

    吴妈妈吓得面无人色,连连磕头求饶。

    玥姐儿心里陡然一沉,不假思索地说道:“她不是自作主张,是我张口让她前来。”

    吴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