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罗谦(四)

番外之罗谦(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话一入耳,周薇不敢置信地睁圆眼眸。

    很快,她脸颊便红了一片。

    那片红晕,迅速蔓延至脖子耳后。看着就像一颗红桃子。

    分外可爱。

    谦哥儿忍不住低声笑了一笑:“你怎么这般容易脸红?”

    他自小进宫读书,所见的少女便是阿娇几个。阿娇性子不必说,便是最内向的玥姐儿,也未像这般动辄面红耳赤。

    周薇红着脸低着头不吭声。

    谦哥儿心中怜意顿生,声音也格外轻柔:“你真的愿意嫁给我么?”

    周薇依旧没勇气抬头,却点点头。

    谦哥儿嘴角扬了起来:“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绝不让你受委屈。”

    周薇终于抬起头来,红红的俏脸如花苞一般:“我也会全心待你好。”

    ……

    周薇轻飘飘软绵绵地迈步上了马车。

    俏脸红通通的,红润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目中闪着前所未见的光彩。仿佛置身梦境一般,连大哥也忘了喊一声。

    周梁默默地打量周薇几眼,没有出声。

    直至马车行驶了盏茶功夫,才张口问道:“你可问明他的心意了?”

    周薇迅速抬头瞥了兄长一眼:“嗯。”

    周梁明知故问:“这门亲事,你可愿意?”

    周薇羞涩地应了一声是。想到谦哥儿温柔含笑的俊脸,心中俱是甜意。

    周梁看在眼中,忽然有些酸意。此时他忽然能体谅当年他和阿娇定亲时,阿奕兄弟三个为何对他百般不善了……

    以后,在妹妹心中,最重要的男子会是自己的未来夫婿。

    他这个兄长,只能屈居第二位了。

    周薇似是猜到兄长的心思,轻声道:“大哥,不管何时何地,你在我心中总是最重要的。”

    周梁定定神,笑了一笑:“大哥只盼着你嫁得良人,日后夫妻恩爱,过得幸福顺遂。”

    兄妹两个回府之后,阿娇立刻迎了上来,低声笑问:“如何?”

    周梁略一点头。

    周薇已羞红了脸,小声说了句:“我先回屋去了。”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了。

    阿娇失笑不已:“阿薇脸皮真是薄。我只问了两个字罢了!”又低声笑道:“你说来给我听听,到底怎么样?”

    周梁无奈笑道:“他们两个在雅间里说话,我在外候着。哪里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不过,阿薇已经点了头。想来已无碍了。”

    阿娇松了口气,释然一笑:“如此便好。”

    谦哥儿迟迟未成亲,阿娇口中不说,心里总有几分难言的愧疚。如今,这颗心总算能放下了。

    ……

    周家点头应了亲事。

    接下来,便是纳吉纳征请期。

    周薇今年及笄,谦哥儿却已满十八岁。婚期便定在了来年春日。

    定下亲事之后,姚若竹一桩心事彻底放下,心情愉悦,喜气洋洋。说起未来儿媳,更是百般满意:“……周小姐生得好容貌,性子也温柔和顺。定了亲事之后,便亲手为我这个婆婆做了新衣。我仔细看着,针线委实做得好。”

    罗霆见妻子满面欢容,也随之笑了起来:“当年我们两个定亲之后,你也曾为我娘做过新衣。周家姑娘行事,倒是像足了你。”

    姚若竹脸颊微微一红,娇嗔地白了罗霆一眼:“我还不是担心婆婆对我不满意,这才仔细讨好。”

    以己推人。

    想来这位周小姐,也一定十分在意谦哥儿。

    谦哥儿情路蹉跎几年,一直未曾定亲。现在想来,果然是缘分未到。

    罗霆笑道:“你现在总该放心了。”

    姚若竹笑意盈盈,连连点头。

    ……

    一个月后。

    孙柔生下一对白胖健康的双生子。

    喜讯传进宫中,林茹雪喜不自胜。身边的宫女人人得了厚赏。

    傅妍满面笑容的来贺喜:“实在是可喜可贺!柔姐儿肚皮真是争气,一次便生了两个儿子。比你当年可要强多了!”

    林茹雪清瘦的脸颊满是红晕,目中满是笑意:“可不是么?我也没料到,她竟生了一对双生子。”

    女儿自然也是好的。不过,第一胎生了儿子,总令人欣喜。

    孙武夫妇,不知高兴成什么样子。

    傅妍笑道:“前几日,瑜姐儿也让人送了喜信进宫。闵家早已有了第四辈。她这一胎生男生女都是喜事。”

    正说笑着,琳琅走了进来。

    琳琅是顾莞宁身边最得用的女官。她一来,必是来传顾皇后口谕。

    林茹雪傅妍不敢怠慢,立刻起身相迎。

    琳琅笑着裣衽行礼:“皇后娘娘有口谕,请两位世子妃一并去椒房殿。”

    林茹雪傅妍对视一眼,心中各自惴惴难安,口中一起应了下来。

    ……

    她们两人,自儿女各自成亲后,再未出过会宁殿。

    幽禁的生活冷清孤寂。没了孩子在身边,更显沉闷。

    每个月最期待的,便是儿女进宫探望的那一日。其余的日子,便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既无希望也无失落。

    顾莞宁忽然相召,两人不免有些忐忑。很快又各自平静下来。

    孩子都已有了归宿。她们心愿已了。便是顾莞宁赏了三丈白绫,她们也无遗憾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椒房殿。

    小五欢快的咯咯笑声响了起来,偌大的椒房殿也多了几许生气。顾莞宁也未端坐在凤椅上,正俯下身子,耐心地陪小五说话。

    听到脚步声,顾莞宁微笑着抬起头来。

    三十四岁的顾莞宁,眼角也有了些细纹。比年少时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锐气,多了温和从容。

    相较之下,林茹雪和傅妍却憔悴清瘦得多。看着比顾莞宁苍老了不少。

    “见过皇后娘娘!”两人一起行礼。

    顾莞宁含笑道:“免礼,赐座。”

    奶娘将小五抱了出去,一旁伺候的宫女也都退下。只留下琳琅玲珑两人。

    顾莞宁缓缓张口道:“本宫今日让你们过来,是有一事相告。”

    林茹雪傅妍一起恭敬地应道:“请皇后娘娘示下!”

    顾莞宁目光一扫,淡淡说道:“韩王世子魏王世子被关在天牢已有数年。皇上有意下旨,令他们出天牢。”

    林茹雪:“……”

    傅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