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罗谦(一)

番外之罗谦(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过十日,徐沧又去公主府请脉,确定了是喜脉。

    闵太后闻信大喜,命人准备一堆安胎的补药送去公主府。又在顾莞宁面前念叨:“阿娇成亲一年,便有喜讯。哀家看着,阿奕和蕙姐儿也恩爱的很,怎么一直没动静?”

    顾莞宁浅浅一笑:“母后不必心急。或许很快便有好消息了。”

    前世蕙姐儿在二十岁时生下长子。这一世若无变化,一年之内总该有喜。

    闵太后絮叨几句,不再提起。

    阿娇自有孕之后,便安心在公主府养胎。

    每隔几日,宫中便要送一堆安胎的补品来。公主府的库房都快被堆满了。阿奕阿淳和小四时常到公主府来探望。蕙姐儿瑜姐儿孙柔也经常登门。

    周梁每日要去翰林院点卯当值,无暇时时陪伴在阿娇身边,特意接了周薇进公主府,每日伴在阿娇身边。

    周薇十二岁时进京,如今正值及笄之年。

    周梁生得俊美无双,周薇也承袭了父母的好相貌,眉目如画,面容姣美。性子温柔和顺,十分讨喜。

    阿娇颇喜欢这个听话懂事的小姑,平日时常打发人接她进府小住。姑嫂两个性情截然不同,相处起来却颇为融洽。

    “公主,你走路慢一些。”姑嫂两个在园子里闲转,周薇细心地扶着阿娇的胳膊,一边轻声叮嘱。

    阿娇性情明快,说话行事利落,便是走路也比普通女子快得多。有了身孕,也改不了快步疾行的习惯。

    周薇一提醒,阿娇便自嘲地笑了一笑:“我天生的急性子,想改也改不了了。”到底慢下了脚步:“叫我大嫂就是了。这一年里,我可提醒你好多回了。怎么还叫我公主!”

    周薇面颊微红,乖乖改口叫了大嫂。

    闲步片刻,阿娇有些疲累,在凉亭里坐了下来。

    周薇坐在阿娇身侧,轻声细语:“大嫂走了半天,定然饿了。我这便让人送些点心来。”

    阿娇随口嗯了一声,目光在周薇秀美的脸孔上打了个转:“再过一个月,你就要及笄了。待及笄礼过后,你大哥便要为你定下亲事。你心中可有中意的少年郎?”

    周薇脸皮薄,一听这话,俏脸羞臊得通红。

    “男婚女嫁,天经地义,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阿娇笑道:“若有中意的,便悄悄告诉我。嫁一个自己喜欢的,总好过盲婚哑嫁。”

    周薇红着脸不吭声。

    一看这架势,阿娇倒是一怔。

    她只是随口说笑,没想到,竟一语成谶。

    周薇平日要么住在周家,要么来公主府,极少接触外人。见过的少年郎,更是寥寥无几。少女芳心萌动,到底中意的是谁?

    阿娇脑海中闪过一张俊秀洒脱的少年脸孔。

    “是不是谦表弟?”

    周薇:“……”

    周薇似被针戳中一般,猛地站起身来:“当然不是。”

    阿娇:“……”

    如果不是谦哥儿,哪来这么激烈的反应?

    ……

    姑嫂两个四目相对片刻。

    到底还是周薇先败下阵来,咬着嘴唇重新坐了下来。憋了许久,才挤出一句:“大嫂怎么会猜到?”

    她自见谦哥儿第一面起,便悄然心生恋慕。只是,她一直将这份心思严严实实地藏在心底,从未流露出来。

    阿娇是怎么知道的?

    阿娇坦然道:“你平日所见过的少年,委实不多。他们大多都成亲娶妻,唯有谦表弟一直未曾定亲。所以,我便猜是他。”

    一猜便猜了个正着。

    周薇脸上红晕更深,垂着头,许久都未说话。

    阿娇想了想,轻声道:“我让阿奕探一探谦表弟的口风如何?”

    周薇的反应却出人意料,抬起头来应道:“不用了。”

    阿娇挑了挑眉:“这又是为何?你属意于他,至少也该让他知晓你的心意。若他有意,自会求父母到周家提亲。”

    如果谦哥儿无意,周薇便早些打消这个念头,另择合意的亲事。

    这般磨磨蹭蹭拖拖拉拉,反而不美。

    可惜,周薇的性子和她截然不同。什么也不肯多说,只低着头道:“多谢大嫂美意。不过,探口风便不用了。”

    ……

    傍晚时分,周梁从翰林院回来了。

    自阿娇有喜,周梁再没有参加过任何酒宴应酬,每日忙完差事就回来。见了面,照例要先问上一番:“……今日胃口如何?有没有吐过?午饭吃了什么?可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阿娇这一胎怀得十分顺当,胃口颇佳,从未吐过。闻言笑道:“每日都要问这几句,你问得不厌,我听得都厌了。”

    周梁失笑,立刻改口:“好好好,我什么都不问了。”

    一旁伺候的宫女们各自抿唇而笑。

    驸马比公主年长几岁,性子沉稳持重不说,对公主也格外体贴温柔。

    阿娇满腹心事,当着宫女的面不宜张口。晚膳过后,夫妻两人独处之际,阿娇才蹙眉叹了口气。

    周梁立刻紧张起来:“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阿娇低声道:“我好的很。我是在为阿薇之事烦心。”

    周梁紧张之色尽去,神色淡淡:“是因为阿薇恋慕罗谦一事?”

    阿娇:“……”

    阿娇瞪圆了眼睛的惊讶模样,着实可爱。

    周梁轻笑一声,俯头在她嘴角轻吻一口。然后才抬头道:“此事我早就看出来了。阿薇文静羞怯,平日少言少语。见到罗谦的时候,总是格外愉悦,总不时多看他一眼。见过一面,之后几日心情都好。”

    到底是嫡亲兄妹。

    周梁对周薇的性子了如指掌,岂有看不出来之理?

    阿娇顺势依偎进周梁怀中,低声道:“我想让阿奕代为探谦表弟口风,阿薇却执意不肯。我也弄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

    周梁笑了一笑:“他一直未曾对你忘情,不肯定亲娶妻。阿薇心中也清楚,自不愿将你扯进来。免得你左右为难,也免得罗谦心中生怨。”

    阿娇:“……”

    心照不宣的隐秘就这么被挑破。

    阿娇和周梁对视片刻,然后无奈叹道:“我也盼着他早日娶妻成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