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赘婿(一)

番外之赘婿(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佳阳县主一席话,堵住了娘家人的嘴,无人再吭声。

    待众少年簇拥着朗哥儿进了孙家,荣安王府众人不由得暗暗赞叹一声。

    好一个翩翩美少年!

    朗哥儿在宫中长大,通身气度远胜普通宗室子孙。文才武略皆通,又和当朝储君一起长大,情分深厚。便是不能入仕当差,阿奕也定会处处照拂。

    孙家有这样的女婿,以后也不愁无人撑门户了。

    和表妹无缘的萧天振,看了俊美如玉的朗哥儿一眼,默默地将头转到一旁。

    他自小便喜欢孙柔,待到年岁渐长,知晓父母有意结亲,更是满心欢喜。可惜,孙柔心有所属。姑父姑母疼女如命,竟进宫求了亲事回来。

    赐婚的凤旨到孙家的那一日,他躲在书房里哭了一回。再之后,父母另为他择了亲事,去岁末便娶了媳妇进门。

    他心里那点念头,也彻底熄灭。

    今日孙柔成亲,他身为孙柔表哥,自然要来。还要找机会“提点”萧天朗几句!也让萧天朗知道,孙柔也是有兄长撑腰的。

    ……

    喜堂设在正堂里。

    满目皆红,十分喜庆。

    孙武和佳阳县主也各自穿了鲜亮的衣服,眼角眉梢俱是笑意。

    孙柔穿着精致的大红嫁衣,顶着红盖头,站在丰神俊朗的朗哥儿身边。

    孙柔生得小巧玲珑,朗哥儿身材修长。并肩站在一起,十分悦目。两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待到夫妻对拜时,朗哥儿着意弯腰,行礼和孙柔平头。

    只从这一个小小的细节,便能看出朗哥儿的细心体贴。

    孙武看在眼里,微微点头。

    佳阳县主更是满心欢喜。

    礼成后,一对新人被送入洞房。

    亲事在孙家操办,来的俱是孙家亲眷好友。不过,当朝储君亲自来了,身为新郎的朗哥儿也得露面才是。

    孙武并未存着弹压女婿的心思,主动打发人去叫了朗哥儿出来招呼宾客。

    朗哥儿年少时性情急躁,这几年幽禁在会宁殿中,性子被磨炼得沉稳许多。跟在孙武身后,举止从容,毫无半丝身为赘婿的不甘或怯懦。

    阿奕咧咧嘴,冲朗哥儿眨眼。

    今日的表现,实在无可挑剔!

    朗哥儿回了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

    人心都是肉长的。岳父岳母处处为他着想,他岂能不感激于心?自要表现出最佳的风度仪态,为岳家长脸。

    ……

    阿奕等人一直留至晚上的喜宴结束,才各自散去。

    朗哥儿亲自送了几人出府,然后回转。

    他今日喝了几杯酒,此时酒意微熏。想到即将到来的洞房花烛夜,一颗心更是火热。恨不得立刻飞奔到孙柔身边。

    没想到,在新房外,被一个青年男子拦下了。

    “妹夫,请借一步说话。”

    是萧天振!

    按理来说,两人是远堂兄弟,见了面怎么也该称呼一声堂弟才对。萧天振张口喊妹夫,分明是故意提醒他的赘婿身份,也有为孙柔撑腰之意。

    朗哥儿早已不是往日动辄翻脸生气的脾气,笑着应了一声,和萧天振走到廊檐下:“不知表舅兄有何指教?”

    萧天振:“……”

    萧天振被不软不硬地噎了一回,心中窝着一股莫名的闷气,声音也有些冷硬:“你既是入赘孙家,便该谨记自己的身份。若你有半分对不住柔表妹,或是待姑母姑父,我绝不会坐视不理。我们荣安王府,也不会坐视不管。”

    朗哥儿淡淡应了回去:“孙家之事,就不劳表舅兄操心了。日后我自会一心待妻子,奉养岳父岳母。”

    没等萧天振出言,又说道:“表舅兄去岁成亲,我未能亲自道喜,委实对不住。改日我一定补上这份贺礼。”

    朗哥儿心头也憋着一股气!

    这个萧天振,是孙柔嫡亲的表哥。差一点就成了孙柔的夫婿。万幸岳父岳母疼爱女儿,知道孙柔心意后便打消了和荣安王府结亲的念头。否则,今日黯然失落的人就是他了。

    对着昔日情敌,哪还有什么好声气!

    萧天振和朗哥儿对视片刻,终于败下阵来:“希望你记得今日所说之言。他日若违背承诺,我饶不了你。”

    说了几句场面话,便转身离开。

    ……

    这个插曲,并未影响到朗哥儿的心情。

    朗哥儿推开新房的门时,心跳加速,身体发热。

    挑开盖头,看到孙柔含羞带怯的如花俏脸时,更是心尖发热。眼中只有自己的新婚娇妻,哪里还记得什么萧天振。

    喜娘丫鬟们都退了出去。

    朗哥儿坐到床榻上,伸手将孙柔搂进怀中。

    活泼大胆的孙柔,此时羞得不敢睁眼,略略挣扎一下,反而被朗哥儿搂得更紧了。

    朗哥儿将头凑到孙柔耳边,低声笑道:“我们今日已经成亲了。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夫婿。我抱着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可羞的。”

    孙柔脸上红晕未退,嘴角却扬了起来,靠着他的胸膛,小声说道:“我饿了!”

    其实,她今日已吃了两顿。只是过了午时,佳阳县主便不准她再进食。此时已近子时,肚子又饿了起来。

    听着孙柔撒娇,朗哥儿心中甜丝丝的,笑了起来:“桌上放着点心,我去拿。”

    果然起身去拿了一块糕点来,递到孙柔嘴边,喂着她吃。一次只掰一点,又细心地端来茶杯。喂一口糕点,再喂一口清茶。

    孙柔一开始被看得不好意思,待糕点进了口中,便将那点羞涩抛到脑后。吃完一块糕点,喝了半杯清茶,孙柔还觉得没饱,又扯了扯朗哥儿的袖子:“我还想吃!”

    孙柔自小被娇养到大,在一众伴读里年龄最小,也最喜撒娇。这一扯衣袖,朗哥儿只觉心旌摇曳全身发热,忍不住俯头,将唇覆在孙柔的唇上。

    孙柔先是一怔,然后脸颊通红。

    朗哥儿略略抬头,无奈又好笑地说道:“你先闭上眼。”

    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着他,让他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孙柔听话地乖乖闭眼,顺便抬起下巴噘起小嘴。

    朗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