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儿媳

番外之儿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月后,阿奕大婚。

    嫁女儿总有些怅然失落,娶儿媳便没这么多唏嘘,俱都满心喜悦。儿媳进门当晚,顾莞宁萧诩都睡得格外踏实。

    第二日早晨,新过门的儿媳羞答答地来敬茶。

    萧诩满面含笑,赏了丰厚的见面礼。

    顾莞宁果然准备了一处更大的庄子做见面礼。

    蕙姐儿羞涩地改口:“儿媳谢过父皇,谢过母后。”

    阿奕腆着脸问道:“父皇母后的见面礼只准备了一份么?有没有我的?”

    顾莞宁笑着白了他一眼。

    还是闵太后最疼孙子,立刻笑道:“皇祖母这儿早就备好了,还不快些过来。”

    阿奕喜滋滋地凑到闵太后身边,得了一匣子银票。闵太后还低声叮嘱:“这是给你平日花用的。若是不够,皇祖母那儿还有,只管来拿。”

    萧诩无奈笑道:“母后,你也别太惯着阿奕了。他是一朝储君,又不是几岁孩童。”

    闵太后乐呵呵地说道:“便是再大,在我面前也是孩子。你缺了银子,也只管找母后张口。”

    萧诩:“……”

    顾莞宁忍俊不禁。

    阿娇也为弟媳准备了见面礼。蕙姐儿改口称呼姐姐,阿娇眨眨眼笑道:“阿奕眼巴巴等了这么多年,总算将你娶进门了。”

    蕙姐儿红了脸,忍不住和阿奕对视一眼。

    阿奕咧嘴一笑。

    ……

    “前世蕙姐儿嫁给阿奕的时候,宫中可没这般热闹。”顾莞宁私下对萧诩感慨一回。

    当年宫中正经的主子只有她和阿奕母子两人,宫人再多,操办起喜事来也觉得冷清。这一世却完全不同。

    闵太后好端端地坐镇慈宁宫,萧诩经过数年调养,身体康健如常人。还有阿淳小四小五……宫中岂会不热闹?

    萧诩握着她的手,声音中满是怜惜和愧疚:“阿宁,都怪当年我走的早,留下你独自苦撑,教养儿子长大。”

    顾莞宁微微一笑:“前尘旧事,还说来做什么。眼下我们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萧诩伸手揽住顾莞宁的腰,正欲在她面颊上亲吻一口。门口已响起小五稚嫩娇脆的声音:“父皇,母后!”

    萧诩暗叹一声,只得松了手。

    十五个月的小五,走路颇为稳当,喊起父皇母后来,口齿颇为清楚。一张白嫩的圆乎乎的小脸上,总是浮着甜甜的笑容,实在讨喜。

    萧诩疼女如命,立刻将伸手抱起小五,高高举起,转了几圈。

    小五咯咯直笑,低头伸手,用力扯着亲爹的头发。

    萧诩也不呼痛,任由小五拉扯头发。

    顾莞宁看着父女两个嬉闹,心中一片温软。

    待到晚上用膳之时,阿奕和蕙姐儿竟迟迟未见踪影。

    阿娇新婚不久,隐隐猜出是怎么回事。张口为阿奕打圆场:“成亲之日最是疲累。阿奕约莫是睡了。我们再等上一等。”

    周梁略略垂眼,掩住眼底的笑意。

    顾莞宁又岂能猜不出来,嘴角微扬,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也好。”

    ……

    “都怪你!”

    蕙姐儿俏脸红通通,低声嗔道:“这个时辰,父皇母后姐姐驸马他们定然都到饭厅了。只我们两个迟迟不到,多羞人!”

    一脸餍足的阿奕理直气壮地应道:“午睡睡得迟了些,也是难免。”

    话一出口,蕙姐儿的脸更红了。

    亏他有脸说“午睡”!

    外面天都黑了……

    蕙姐儿俏脸滚烫,羞愤不已地拧了阿奕的胳膊一把:“总之,都怪你!”

    阿奕装模作样地哎哟一声,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保留了十八年的童子身,一朝娶了媳妇,哪里还能忍得住。借着午睡的名头哄着蕙姐儿到了床榻上,没曾想闹腾过了头,一睁眼天已黑了。

    蕙姐儿心中着急,无暇和他斗嘴,匆忙起身更衣。腰间酸软,双腿也没什么力气。一站到地上,便觉腿软。

    阿奕眼疾手快,立刻从身后搂住了蕙姐儿:“小心,别摔着。”

    少年情热,初识男欢女爱,身体贴得这般近,俱是心头一颤。

    蕙姐儿察觉到阿奕身体的变化,又羞又恼,瞪了过来:“我们立刻去椒房殿。你再敢胡闹,我再不理你了。”

    阿奕一脸无辜:“这也怪不得我。”低头看了一眼,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总得容我休息片刻。这样让我怎么出去?”

    蕙姐儿:“……”

    ……

    晚膳自然是迟了。

    蕙姐儿自觉无颜见人,一路垂着头。进了椒房殿后,更没勇气看任何人。

    倒是阿奕,颇为坦然自若,厚颜解释:“今日颇觉疲累,午睡得迟了,还请父皇母后见谅。”

    蕙姐儿耳后都快起火了。

    阿娇强忍住笑意,张口帮腔:“也只等了半个时辰罢了,不算太久。”

    阿奕:“……”

    蕙姐儿:“……”

    顾莞宁笑着扫了阿娇一眼,用目光示意她别胡闹。阿娇和阿奕笑闹惯了,说什么都无妨。蕙姐儿刚过门,正是脸皮薄的时候。

    阿娇果然不吭声了。

    顾莞宁神色如常地说道:“阿奕,你领着傅氏坐下,我让人传膳。”

    阿奕应了一声。

    蕙姐儿轻声道:“儿媳伺候母后用膳。”

    新媳妇进门,总得“立规矩”。伺候婆婆碗筷,也算常事。出嫁前,娘亲便叮嘱过:“皇后娘娘看着你长大,素来喜欢你。只是,你出嫁后便是儿媳,和往日再不相同。得好生孝敬伺候娘娘。”

    蕙姐儿谨记亲娘教诲,不肯入座用膳,要伺候婆婆用膳。

    顾莞宁目光掠过蕙姐儿秀雅的俏脸,笑着说道:“宫中这么多宫女,我用膳哪里需你伺候。又不是那等小门小户的人家无人伺候,要磨搓儿媳。你安心坐下用膳吧!”

    话语亲切温和,一如往常。

    蕙姐儿心头一热,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母后宽厚仁慈,儿媳感激不尽。只是,儿媳初进门,委实想尽一尽孝心。”

    顾莞宁笑了起来:“想尽孝,日后机会多的是,不必急在这一时半刻。只管坐下,别站着了。”

    蕙姐儿这才坐了下来。初为人媳的忐忑紧张,悄然散去。

    ……